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武侠修真 > 我欲封天 > 第四十六章 三把长枪

我欲封天

第四十六章 三把长枪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耳根 书名:我欲封天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我欲封天》最新章节...


    云开县,孟浩曾经来过几次,大都是在这里买些笔墨纸砚。或许是此地财主颇多,需要文人点缀的关系,使得这里的笔墨在价格上,竟出奇的便宜。

    就算是如今三年过去,此地依旧,孟浩走在县城的街道上,注意到了不少的店铺门外,都挂着灯笼,上面写着龙飞凤舞的李字。

    按照小胖子的说法,他爹是云开县第一财主,几乎小半个县城都是他爹的,家中除了地多,更有不少店铺,但凡是挂着李字的店铺,都是他们家的。

    略一打听,就知道了小胖子的家所在方向,迈步走去时,天色已是黄昏,夕阳落下,余辉洒满大地。

    不多时,就看到了在这云开县东头,一处占地极为广阔,其内阁楼林立的府衙,牌匾很是气派,李府二字极为显眼,门口还有家丁守着,府内歌舞升平,来来往往很是热闹。

    孟浩看了一眼,身子一晃之下,就进入了这府衙内。

    李府很大,正中还有一片庭院,此刻庭院内有戏子唱戏,更有舞子翩影,一个身子肥胖的中年男子,穿着华贵的衣袍,此人与小胖子有些相似,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小胖子的父亲,他此刻站在那里,一脸小心翼翼,陪着身边端坐的一个青年。

    那青年一脸狂傲,衣着华贵,可身子却有些单薄,一副被酒色掏空的样子,此刻正端着酒杯,双眼时而露出色芒,不断扫视那些歌舞戏子。

    “怎么还没来。”青年许是看的腻了,皱起眉头,冷声说道。

    “快了快了,还请赵公子再等一会,我家那儿媳妇性子慢。”小胖子的父亲眼中露出一抹屈辱,可却不得不低头赔笑,正说着,不远处有几个丫鬟走来,她们身后跟着一个女子,这女子穿着水罗长裙,头戴凤钗,容颜清美,但此刻却露出惊慌,来临时身子瑟瑟发抖。

    “爹……”这女子临近,向着小胖子的父亲欠身一拜。

    “湘儿,这位是云海县赵家的大公子,你去敬杯酒。”小胖子的父亲柔声开口,眼前这个儿媳妇他始终觉得对不住,自己的儿子失踪多年,可这儿媳妇一直等待,从无怨言,对自己很是孝顺。

    “见过赵公子。”女子尽管害怕,可知晓这段日子家里的困境,低头轻声开口,上前拿起酒壶倒满酒杯,双手端着递给那如今双眼露出强烈光芒的赵公子。

    赵公子用力吞下一口吐沫,眼前这女子在他看来惊若天人,内心早已蠢蠢欲动,脸上露出淫笑,接酒杯时一手就要抓向对方的小手,吓的女子立刻退后,使得酒杯咣当一声摔在了地上。

    “好大的胆子!”赵公子眼睛一翻,一脚踢开面前的案几,酒水菜肴满地狼藉,他一指小胖子的父亲。

    “我告诉你李大富,我弟弟外出归来,他如今是仙人,他要你李家财产而已,又不是要你们去死,我可怜你们家,说了好话,可你却如此羞辱我!”

    “赵公子,这……”小胖子的父亲连忙开口。

    “你给我闭嘴,我告诉你,今日之事没完,你若识相,就让你这儿媳妇今晚陪本公子,等本公子快活了,自然会在我弟弟面前说些好话,否则的话……”青年冷笑,目光扫过此刻面色惨白的那女子,再次露出淫意。

    小胖子的父亲面色渐渐铁青,对方开始只是提出敬酒的要求,他这才同意,可如今却如此过分,他一咬牙,暗道自己儿子失踪,若做爹的连他媳妇都保不住,活着又有何用。

    “滚,你给我滚!来人,把此人给我轰出去,我李家就算是倾家荡产,也绝不受你赵家羞辱。”他大吼一声。

    “好大的威风。”赵公子冷笑,转身就走,眼中已露出杀机。

    宴席散了,那女子咬着下唇,眼泪流下,正要低头说些什么。

    “你不用理会此事,这天下还是有王法的!送小姐回去。”小胖子的父亲平静的开口,立刻有下人上前,将那女子送走,直至这四周安静下来,小胖子的父亲这才身子一颤,踉跄的退后几步,整个人似乎一下子老了不少。

    他摇着头,向前走去,不多时来到了一间屋舍外,推门走了进去,这是一间看起来很奢华的房间,若非是整个屋舍内几乎所有地方都有密密麻麻的牙印,看起来会更好。

    “富贵,你到底去哪了,怎么还不回来……”小胖子的父亲坐在椅子上,身影看起来越加的苍老,摸着桌子上的牙印,喃喃低语。

    “他过的很好。”就在这时,一个平静的声音,突然的在这屋舍内回荡,让小胖子的父亲猛地抬头,立刻神色露出惊恐,他看到在这屋舍的窗旁,竟不知何时站着一人。

    此人穿着文士长衫,看起来似一个书生,正是孟浩。

    “你……”李大富立刻站起,眼中露出警惕之意,身子更是退后几步。

    “我是李富贵的宗门好友,云杰县孟浩。”孟浩转过身,收回看向窗檐牙印的目光,看向李大富。

    “孟浩!”李大富一愣,他猛然想起了这个名字,当年他儿子失踪后他查了附近八方,知道在那一段时间,一共失踪了四人,除了他儿子外,其中一人正是叫做孟浩。

    “富贵他……”李大富身子颤抖,眼中露出激动,可内心多少还是有些迟疑。

    “他如今不再赵国,但想来不会多久应可回来。”孟浩走来几步,坐在一处椅子上。

    “方才院子的一幕我看到了,我将在这里住几天,此事,我会处理。”孟浩淡淡开口时,右手一翻,立刻一张纸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被他放在了桌面上。

    “按照上面的样子,打造三把长枪,一把铁,一把银,一把金。”说完,孟浩闭上了眼。

    李大富脸上露出迟疑,但很快就点了点头,不管此事的可信度如何,但他宁可相信,此刻二话不说拿起那张纸,匆匆离去。

    再说那赵公子,一脸阴沉的离开了李家,带着仆从出了云开县,深夜时回到了云海县的家中后一咬牙,直接抬起右手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留下清晰的手印后,这才来到一处庭院外,立刻神色变成了恭敬,甚至隐隐带着敬畏,低声开口。

    “小弟,你睡了么?”

    “何事!”片刻后,一个淡淡的声音传出,这声音有些尖锐,如正处于变声的孩童。

    “那李家非但不同意小弟的建议,更是对我赵家多加羞辱,还打了我一巴掌。”赵公子一副受到了羞辱的样子说道。

    屋舍的门此刻忽然打开,一个看起来约莫十二三岁的少年,穿着华贵锦袍,迈步走出,他眉清目秀,看起来很是俊美,若孟浩在此,定会让这少年立刻神色成为阿谀,他正是靠山宗解散后,被欧阳大长老送出来的弟子之一,也是孟浩的童子,赵海。

    他与小胖子的理想一样,都是要成为大财主,如今小胖子被带走,他则回来开始搜刮附近财主的家产,至于李大富是小胖子的父亲,此事以他在靠山宗的地位,根本不就知晓,毕竟家宅之地,除非近亲之人,很是避讳被外人打探。

    “没用的废物,你当我与你一样愚笨不成,这巴掌的方向都不对,是你自己扇的吧。”赵海冷哼一声,神色露出厌恶,但无论如何,眼前之人是自己的哥哥,赵海皱起眉头。

    “罢了,我近日要修行突破,七日我与你走一趟这李家。”赵海转身,回到了屋舍内,房门砰的一声关上,赵公子一脸得意,抬头看向云开县的方向,内心化作了火热,脑海开始幻想七日后那小娘子在自己身下的凄惨。

    时间一晃七天过去,这一日云海县的赵家,赵海背着手走出,他身后赵公子跟随,还带了一群家丁,众人一脸煞气,直奔云开县。

    云开县内,孟浩盘膝坐在小胖子的屋舍内,默默打坐,直至晌午,房门轻敲,在孟浩淡淡开口睁开眼时,李大富推门走来,他身后跟着十多个家丁,每三人抬着一把长枪,分别是铁、银、金。

    上面雕刻纹络,看起来有种虽古朴但却奢华之感,孟浩右手抬起一抓,立刻铁枪刹那飞来,落入他的手里,这一幕被李大富以及四周的仆从看到,立刻目瞪口呆倒吸口气,看向孟浩的目光带着震惊。

    这铁枪极沉,且孟浩如隔空取物的一幕,更是让人心惊。

    李大富身子颤抖,双眼立刻露出明亮之芒,他之前便觉得这孟浩似不是寻常之人,故而哪怕是将信将疑,也都完好的按照对方的要求让人制作这三把枪,此刻已经确定,对方绝非等闲。

    孟浩点了点头,又取过银枪、金枪尝试了一下,这才甩袖间将三把长枪放入储物袋内,这一幕露出,顿时噗通之声传来,四周那些仆从一个个神色震撼,立刻跪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