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神医嫡女 > 第1252章 大结局

神医嫡女

第1252章 大结局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杨十六 书名:神医嫡女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神医嫡女》最新章节...


    她回头问玄天冥:“你说要来的地方,是姑墨?不过好奇怪,为何城门上写的是国名?不应该是城池的名字吗?”

    宫车里头传来天武帝的哈哈大笑,“阿珩啊!这么些年你就从来没研究过姑墨吗?居然连整个姑墨国就只有一城的事都不知道。”

    整个姑墨国就只有一座城?凤羽珩有点儿发懵,还带这样的?她还真是没研究过啊!偏头向玄天冥求证实,但见自家夫君点了点头:“没错,就一座城,所以也没有城名,更不分是不是京都,直接就将国名姑墨上书于此。”他伸手指过去,面上带着傲然的笑,他说:“珩珩,这姑墨,是为夫送给你的礼物,是为迎娶你而准备的最大一份聘礼。”

    凤羽珩迷迷蹬蹬地就被拉进姑墨,城门大开,守卫竟没有多严格,往来人不多,好像每个人都跟守卫挺熟的样子,彼此打着招呼,时不时地就有笑声传了来。

    宫车靠近时,姑墨守卫瞪大了眼睛往这边瞧,总算瞧出究竟,居然大喊:“皇上回来了!是皇上回来了!”

    凤羽珩更懵了,皇上?是在叫天武帝吗?

    她回过头去,却见天武帝老老实实地坐在车里没动,只伸手往玄天冥处指了指,告诉她:“叫这小子呢!”

    “叫他?”她纳闷,“这里是姑墨,为何跟他叫皇上?”再想想,“哦,是不是当初都以为父皇您要把皇位留给他?如今大顺换了国君,姑墨这头消息闭塞,还以为新皇是玄天冥?”

    天武帝呵呵笑着,只摇头,却不吱声,就连云妃都悠哉浅笑,然后指指自个儿儿子:“你问他好了。”

    凤羽珩皱起秀眉,往玄天冥胳膊上用力拧了一把:“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玄天冥疼得咧嘴,赶紧告诉她:“你家夫君怎可能是池中之物,而我家娘子亦是天上星宿凤命临世,朕!朕怎么可能会亏待了你。”他说着,哈哈大笑,伸手指着前方:“夫人且看,这便是姑墨,是大顺极西之地一国。这天下人人皆知姑墨附属大顺,却不知,其实,姑墨其实一直都握在大顺国君之手,直至十年以前,父皇才把它传位于我。却是悄悄的,瞒着天下人,自家都很少有人知道。当初我平定西北,老三就是有所察觉才出手围劫于我,导致我被困深山,幸而遇到夫人你。”

    凤羽珩都听糊涂了,他说什么?姑墨国君?她家夫君是姑墨国君?

    虽然之前她也有所猜测所谓的要来西边是与姑墨有关,可却怎么也想不到,玄天冥居然是姑墨皇帝。

    再抬头去看,有好多百姓往这边围了过来,人们看着宫车面带笑意,甚至还有人正大声地道:“卧槽!皇上你还知道回来啊?还以为你在京都玩高兴了不想回来了呢!”

    另外又有人说:“可不!再不回来皇宫都要长毛了!到时候顾咱们除毛你可得给钱啊!”

    “哎?边上这位是谁?”

    “能跟皇上站到一起的,除了皇后还能有谁啊?”

    “皇后?我瞅瞅……哎玛,皇后长得真好看!”

    凤羽珩再度懵圈,这都什么人?姑墨的人都是这么跟皇帝唠嗑的么?

    玄天冥拉着她从宫车上跳下来,抬腿就往刚才说话的几个人身上踹了一脚。虽是踹,却并不重,到像是好兄弟之间互相开着玩笑。他说:“老子成个亲瞅把你们给激动的,礼呢?老子成亲你们不用送礼吗?”

    “切!”全场嘘声,“送你两筐土豆啊?”

    “我这还一篮子鸡蛋。”

    “山楂要不要?新采的,可酸呢!”

    人们一点儿都不怕皇上,有人大声提议:“想收礼行啊!但谁家收礼不得摆宴啊!皇上你开宴席,保管全姑墨的百姓都给你送礼。”说完还翻了个白眼,“你是皇帝,都富得流油,居然还好意思跟老百姓要礼,你脸皮咋那么厚呢?”

    说完,人们哈哈大笑。不过也很快就有人跟凤羽珩解释:“皇后,您别介意啊!咱们姑墨人就这个德行,都习惯了,您别觉得我们是不尊重皇上,实际上啊——”

    “我们就是不尊重皇上!哈哈哈!”

    又是一片哄笑声起,玄天冥也无奈了,跟凤羽珩道:“这帮猴崽子就是没良心,这么些年,要是没有朕庇佑着,他们哪来的这好日子过。一个个的不知道感恩,反而想敲朕的竹杠,真是皮紧得很啊!”

    “朕?”凤羽珩点点头,“恩,朕,你这角色转换得真不错啊!玄天冥!”她怒了,伸手拎起身边夫君的耳朵,“你给我说说,这么大的事儿为啥一直瞒着我?啊?为啥一直瞒着?”

    皇后体罚皇帝,把一众百姓给笑得肚子都疼了,人们纷纷给凤羽珩出主意:“再用力,得拧啊,不拧不疼!”

    凤羽珩都气乐了,只道这些人可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啊!

    玄天冥干脆把鞭子给拿在手里,冲着人群大声道:“再没大没小的,老子抽你们啊!”

    画风就这样突然的变了,凤羽珩站在原地,看着一众姑墨百姓无限感慨。这世上居然有以这种方式相处着的帝王和百姓,如此真实自然,简直令人惊叹。

    人们玩笑归玩笑,嘻嘻哈哈一阵子,便恢复了一本正经,开始给帝后行礼磕头。玄天冥笑着道:“行了,别整这些没用的,不是说朕的皇宫都长毛了么,你们有这功夫在这儿数落朕,怎的就不知道进宫去拔拔草除除毛呢?”

    “早就除完了!”人们笑着说:“哪能真让皇宫发霉了!咱们天天都盼着皇上回来,只有皇上回来了,姑墨才更像姑墨啊!”

    “拉倒吧!咱们实话实话,皇上,主要不是想您,是想皇后啊!听说皇后是仙女,皇后,你给咱们变一个呗?变啥都行!”

    人们一边说着一边簇拥着他们往前走,就连天武帝和云妃都从宫车里下来了,所有人都在姑墨的土地上踏实地走着,时不时地有人给天武帝和云妃递个水果,很是自来熟地说:“园了里刚摘的,可甜了。”

    老皇帝也乐呵呵地咬上一口,果然很甜,立即告诉云妃:“快尝尝,特别好吃。”

    云妃哪能客气,一口接一口里,吃完一个还问人家:“还有吗?”

    “有啊!有的是!”百姓们笑着问:“您是太后吧?太后和太上皇!哎玛真好,皇上出去一趟,不但拐回来个皇后,居然连爹娘都带来了,这就对嘛!这样才像一个家啊!”

    越来越多的人聚集过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真挚的笑,凤羽珩也来了兴致,还真就当众表演了一把所谓的仙女的法术——从袖子里掏出来一辆自行车。

    人们诧异这玩意是啥,子睿主动上前示范,当街把自行车给骑了起来。

    全员沸腾了,人们说:“这东西真好,有了它,以后东南西北的出行可方便多了。皇后,你开店吧!卖东西吧!咱们给你捧场。”

    凤羽珩觉得这真是一个好主意!若姑墨的民风是这样的,她真的可以考虑开个后世一样的百货商店,卖她空间里的吃用之物。

    其实这事儿她早在大顺的时候就想过,无奈大顺民风不允许,人们对她所有之物的来历总是很好奇,还会怀疑,她可不想给自己找太多麻烦。

    但姑墨这个情况就可以考虑了,这简直太完美!于是她点点头,大声道:“大家都别着急哈!明儿我就开始卖!”

    玄天冥提醒她:“要自称本宫,本宫,你现在是皇后。”

    民众:“切!你自己还不是一口一句老子老子的,别影响咱们皇后娘娘亲民。”

    他摊手,“看到没有?朕……我,我在这里,就是如此没有地位。”

    “可他们是真心爱戴你的不是吗?”凤羽珩笑着说,“我能看出来,大家真心喜欢你这个皇帝,不是不怕,是把你当做亲人。既然是亲人,就没有那么多的规矩。所以……”她由衷地笑了起来,“姑墨真好。”

    是啊!姑墨真好,从前只听说西方有个桃源,却没想到,竟是这样一处国家。

    帝后入宫,接受百官朝拜。玄天冥告诉凤羽珩:“在姑墨,讲求人人平等,皇上不是这片国土的统治者,不是高高在上被人供起来只为朝拜的。姑墨的国君为所有百姓做事的劳动者,姑墨的所有赋税也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每一年国库的开支都会向所有百姓公布出来,绝不会出现挪用国库靠着百姓缴纳赋税收上来的钱财去寻私用。在姑墨,百姓才是国家真正的主人!”

    凤羽珩在这一瞬间就爱上了这片国土,这里家家有水户户有花,一年四季分明,庄稼收成极好,百姓富饶,国泰民安。人们都很开心,也绝对自由,虽然他们可以随意出入姑墨,可以在大顺天下任意行走,但谁都不愿意离开,对外界之事也一概不理,只一门心思地建设自己的国土。青楼在是违法的,到是有艺馆,女子卖艺不卖身,是文人雅士听琴曲之处。

    她在进城次日就张罗起开百货商店一事,玄天冥亲自帮她选好铺子,上下三层,凤羽珩带着忘川黄泉班走还有子睿一起去“上货”。所以上货,就是由她从空间里往外拿东西,再由其它要按着她的指挥把东西摆到指定的地方去。子睿负责写价签,每一样东西都是明码实价,除非店里搞活动,其它情况下不讲价也不打折。

    不过凤羽珩的价钱标得都极低,本来这些东西于她来说就没有成本,再者,这是她夫君的国土,她是皇后,怎么可以赚自己子民的钱。这些东西基本就是半买半送,种类很齐全,大到自行车,小到香皂牙刷,总之,空间里但凡能拿出来卖的,她都拿出来了。

    百货商店五日后开业,收获了所有姑墨人的欢呼。

    玄天冥也在这几日应广大群众要求大开宴席,算是他跟凤羽珩婚宴的补宴。

    而姑墨的百姓也特别实在,还真就一人送了一篮子鸡蛋,那些鸡蛋差点儿没把皇宫都给堆满了。于是御膳房的人宣布,全宫上下,即日起一日三餐全部以鸡蛋为主,皇帝皇后也不能例外。他们负责把鸡蛋做出各种不同的菜式,可以是蒸的煮的酸辣的,也可以是炒的炸的椒盐的。反正就一个宗旨:吃鸡蛋。

    一连吃了三天,凤羽珩觉得她自己都快变成鸡蛋了,于是下令,把鸡蛋送到守着姑墨边关四方的军营里,给将士们改善伙食。

    不过这时候御膳房也来报,说他们有了新发现,原来,在每篮子鸡蛋的最底下,都放了一个红包,里头是用红纸包着的银块儿。这才是姑墨百姓送给帝后的大婚喜礼!

    渐渐地,日子过得久了。凤羽珩这才知道,这姑墨一国一城,国土相当于两个大顺的省府那么大,东西南北都各设了官员,但并不限制人们的往来。对于百姓来说,这就是一个平面,想到哪里就到哪里。

    姑墨的官员就生活在百姓中间,没有架子,一心一意地为百姓做事。偶尔有能提出好建议的百姓,还会由官员引领着入宫面见皇上。如果意见被采纳,就会得到奖赏。

    当然,人们可不在意什么奖赏,姑墨人不缺钱,这里的人,或是有田地种,或是做着小经营,就算是家里只有老人和孩子,朝廷也会下发下来足够他们衣食无忧的补助。

    而人们也并不是什么都依靠朝廷,对于没有劳动能力的家庭,周围邻里都不会干看着,大家都会搭一把手,让所有人的生活都能过得去。

    自从有了凤羽珩的自行车,姑墨的交通更加的便利了。人们往国土四方动走,不需要再坐繁琐的马车,更不用劳累步行,脚一蹬车,很快就到了,还能健身。

    当然,古人长衫骑车不方便,于是凤羽珩又着人通过她的口述画出许多衣裳的样子出来,都是后世简单利落的衣物,然后由裁缝铺子做出来,放到她的店里售卖。除去给裁缝铺子的钱之外,她基本没有加价,就是平价售给百姓,让人们的生活更加便捷。

    凤羽珩终于明白,这里真的就是个桃源,但不是世外桃园,而是一个人们理想中的生活方式。不管今生还是前世,这样的生活都只存在于人们的想像之中,她一直都认为这种生活方式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于世间。却没想到,在这一方大陆上,居然还真有这一处地方以这种理想中的状态存在着,她一度以为这是幻觉,直到生活数月,这才渐渐地有了真实感。

    于是,她加大力度帮助姑墨建设,不但效仿任惜枫的做法,在这里大力提倡男女平等入学,平等为官,她也把曾经用在济安郡实验过的那些政策带到了姑墨来。用大马车做公交车,用自行车的橡胶轮子把马车进行改造,以达到最佳的减震效果。还建立了完善的社会福利制度,设立了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险。

    百草堂和百草医学院也开到了姑墨来,很多有志于向医学方面发展的人们都来报名加入,凤羽珩帮不过来,不得不一纸书信写给姚家,请姚轩往这边来帮忙。

    天文帝二年四月,姚轩到达姑墨。只是谁都没想到,姚轩不是自己来的,他身后还跟了一票人——玄天风、任惜枫、李坤、风天玉、白泽、白芙蓉、他们的孩子白双双、玄天奕、凤想容、安氏、玄天琰、凤粉黛、小宝、以及姚家三位舅舅舅母还有五位表哥都跟着一起来了。

    凤羽珩看到这些人的一瞬间,眼泪哗哗地流。

    想容和粉黛跑上前来一把将她给抱住,粉黛大声地道:“二姐姐!皇上说你在这边过得可嚣张了,你知道我从小就喜欢嚣张,所以我就过来跟你蹭一下,你让我也嚣张两天呗!”

    想容也抹着眼泪说:“二姐姐,我们好想你,皇上说带我们过来旅游,我们就跟着来了。”

    凤羽珩拥着两个妹妹,心里想着她俩说的话。感情这帮人集体出行,是玄天风的主意?

    目光转向玄天风,就见玄天风冲她摆手:“也不完全是朕的主意,朕主要也是顺应民意。”

    反正不管怎样,大家都来了,大顺京都有丞相风擎守着,还有平南将军帮衬,乱不了,索性帝后就带着一队旅行团出游。

    一众人等在城门口的大街上站着唠了老半天,终于有百姓忍不了了,上前探问:“那什么,要不,你们到酒馆儿喝点儿?”

    玄天冥赶人:“一边儿去,谁上你那小破酒馆儿喝呀?”

    “那你们就回皇宫唠啊!堵着我的门儿该怎么做生意哟!真是的,皇上要不明儿小的也到皇宫门口儿去支一桌麻将啊?”

    自从天武帝和云妃来到姑墨,别的没干,到是把个打麻将和斗地主给发扬光大了。现在姑墨百姓闲来无事就打两局,但他们不赌,输赢也就是些玉米粒子,就算是个消遣。

    玄天冥被这掌柜气乐了,抬腿踹了一脚,赶紧拉着玄天风等人往皇宫里去。

    大顺来的人也是连连感叹,姑墨的民风真心特别啊!

    玄天冥在姑墨皇宫设宴招待众人,歌舞都很特别,是凤羽珩教他们的后世歌舞。也没有乐器吹打,声音是从cd机里传出来的。凤羽珩很庆幸空间里有一台可以充电的cd机,能拿出来用用。

    大家对这种歌舞都觉十分新奇,粉黛还爱上了二十一世纪的歌曲,缠着一位表演者非得跟人家学。

    任惜枫也觉乍舌,她以为自己对大顺的改造已经算是前无古人了,没想到凤羽珩这里的花样更多。不行不行,她得跟着好好学学,回去之后在大顺也推广实施。

    觥筹交错,高朋满座,轻歌曼舞,酒香四溢。人们相互谈论着,女人间说着贴心的闺蜜私话,男人们则豪气地推杯换盏,高谈阔论。

    天武帝又喝多了,大声地叫嚷着让玄天风陪他喝酒,说这么些年了,哪个儿子都跟他喝过,就老六从不上前,这次说什么也不能饶了你。

    玄天风没办法,只能一杯接一杯地陪着天武帝喝起来。

    渐渐地,所有人都喝得有点多了,包括女人们,此刻也是话语变多,瞅着什么地方都带了眩晕波光,特别是这一殿的琉璃,更觉晃眼。

    就在这时,但见大殿门外,有一白衣身影踱步而来,淡雅出尘,貌若谪仙。

    想容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盯盯地看着那个人,眼泪哗哗地流。

    玄天风也站了起来,玄天奕玄天琰,以及所有的人,全都站了起来,看着那个步步临近之人,激动得每一处神经都在颤抖。

    他醒了,在这样一个春日里,踏着和煦春光,重新回到了天地之间。

    想容捂住嘴巴呜呜哭泣,玄天奕却笑了起来,大声地道:“老七!你再不醒,你四哥我连媳妇儿都讨不到了!”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人们一拥而上,把玄天华围在中间,兄弟几人大声地欢呼着,笑着,跳着,将这几年最后的一缕愁绪彻底的摆脱掉。从今往后,玄家,团圆。

    玄天冥拥着怀中妻子,下巴抵在她的头顶,轻轻地说:“谢谢你,我的妻子,凤星耀世,光照了这个天下。”

    她转回头,看着她的相公,唇角扬起笑容弯弯。她说:“玄天冥,我要送给你一个礼物。”

    “哦?”他挑眉,“何礼?”

    凤羽珩掂起脚,凑到他的耳边,轻轻地说:“玄天冥,我怀孕了!”

    大顺,天文帝,三年元月;

    姑墨,神赐帝,十二年元月;

    玄天冥凤羽珩的龙凤儿女降于世间,取名玄飞礼、玄若灵。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