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神医嫡女 > 第29章 有个事情 阿珩你不要伤心

神医嫡女

第29章 有个事情 阿珩你不要伤心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杨十六 书名:神医嫡女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神医嫡女》最新章节...


    粉黛脸都白了,她拿这些衣裳时凤羽珩已经被赶出府,虽说是不合规矩,可也没人说什么。如今被凤羽珩这样解释一番可不是好事,凤沉鱼或许碍着面子不好怪她,但沈氏还在呢!

    果然,一听这话,沈氏立马又炸毛了——“我大顺朝嫡庶有别,庶女穿着嫡女的衣裳算是怎么回事?四丫头,可是怪母亲平日里亏待了你没给你做好衣裳?还是说你只稀罕嫡女的东西?”

    粉黛赶紧站起来解释:“没有没有!母亲,粉黛从来没有觊觎嫡位的意思,当初是看二姐姐走了才拿去穿的,如果二姐姐没离府,粉黛是万万不敢的。”

    “没离府?”沈氏很会挑字眼儿找毛病,“你还指望她没离府?”

    “粉黛没有!”凤粉黛就觉着一对上沈氏,那是一百张嘴也辨不过去的,因为她这位母亲根本就不讲理。不但不讲理,她还根本就听不懂别人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太太!”沈氏这回也学聪明了,光自己较真儿不行,得把老太太也拉下水。“您看这事儿是不是得有个说法了?府里的规矩可不能坏。”

    老太太眼一翻,她可不是那么好拖拽的,沈氏这样说,她便把球又给踢了回去:“你是当家主母,立规矩的事怎的还问起我来了?”

    沈氏吃了个瘪,心里更不痛快,“四丫头,近日就在屋子里抄抄女戒,没事不要出门了。”

    一句话,宣了粉黛禁足。

    凤粉黛自然不敢跟沈氏对着干,委屈地行了个礼,表示自己认了。

    可转过头,狠狠的目光就瞪向凤羽珩。

    她可不会忘,今日之事都是这个二姐姐挑起来的。一个被赶下嫡女位的人居然还敢这般嚣张,早晚有一天这笔帐她会算回来。

    凤羽珩冲着那道凶狠的目光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到是又冲着凤沉鱼说了句:“既然母亲已经罚了四妹妹,大姐姐就不要再怪她了吧。”

    凤沉鱼也憋了一肚子气,什么叫不要再怪?她什么时候说怪了?虽然心里是不太痛快,但面子上可从来没有跟谁过不去过。

    当下冲着凤粉黛展了个安慰的笑,“四妹妹不用放在心上,姐姐从未怪过你。女戒姐姐帮你一起抄,母亲不会生气的。”再转过头冲着沈氏:“是吧,母亲?”

    沈氏自然不会抚了亲生女儿的颜面,笑着点了点头:“母亲当然不会生沉鱼的气。咱们沉鱼就是明事理,又友爱姐妹,是最当得起凤府嫡女这个位份的。”

    “沉鱼本来就是嫡女,自然当得起!”门外一个娇媚的声音扬起来,再带了两声咯咯的笑,人人皆知,这是四姨娘到了。

    四姨娘韩氏是最后一个入府的,却跟三姨娘安氏同年生下孩子,前后只差了四个月。

    这韩氏生得一副媚态,又天生媚骨,别说男人了,连很多女人一见了她的笑骨头都跟着发麻。

    她原本是个艺馆里的清倌儿,凤瑾元有一次陪人应酬,一眼就把她给相中了。回府之后不顾老太太的反对,硬是把人从后门给抬了进来,还给了四姨娘的位置。

    这些年,韩氏的恩宠从未断过,凤瑾元更是从此再没纳过任何一个姨娘。再加上如今的沈氏就是凤瑾元宠妾灭妻的成果,凤粉黛就总有一种错觉,认为她爹同样的事能做第一次就能再做第二次,保不齐哪天沈氏下台,她的姨娘韩氏就上去了。

    再说韩氏这一声媚语,听得屋里众人除了凤粉黛之外都是好一阵嫌弃。

    她再好看,再能笼络人心,那也是对男人和外人,同府里的女人是一个也看不上她的。

    一个清倌儿出身,即便是沈氏这样的商户之女也觉得丢不起那个人,所以每逢有宴请之类的,她从不让韩氏上台面儿,只养在院子里,省得出来寒碜。

    而韩氏也是个待得住的,更从不争名争份,再加上会时不时的在凤瑾元枕边说沈氏些好处,一来二去的,沈氏待她便也不似以往那样敌视。

    跟着韩氏一起来的还有三姨娘安氏,两人一进来就先给老太太请安,沈氏出言提醒:“你们今日可是来得晚了。”

    安氏是个低调的,从不喜跟沈氏多废话,更何况有韩氏在,什么话都有人抢在前头,她到得了个省事。

    果然,一听沈氏这样说,韩氏马上就又掩着唇笑了一气,然后道:“夫人有所不知,妾身跟安姐姐其实早就出来了,谁知来的路上遇到了老爷,说了会儿话,这才晚了些。”

    “老爷?”沈氏一愣,“老爷不是上朝去了么?”

    韩氏又是咯咯一笑,“是呀,天还没亮就上朝去了,原本想着至少也得晌午才能露面儿,没想到这会儿就回来了。”

    安氏在旁边站了半天,合计再不开口说话也不好,便补充道:“老爷去换官袍,听说我们都来给老太太请安,便说让咱们暂且在这里等上一等,他一会儿也往这边来。”

    老太太一听这话,皱了皱眉:“只怕是朝中有事。”

    沈氏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手里摇着帕子,一口把丫鬟上的茶喝去半碗,才道:“有事也不关咱们女人家家的事,老爷定是来给老太太问安的。”

    这话说得没毛病,朝中事再大,也与后院儿女人无关。

    可老太太却依稀觉得,凤瑾元今日到舒雅园来,估计没有请安那样简单。

    她往目光往凤羽珩处移转了去,心里猜了十之七八。怕是事情跟这丫头有关吧,毕竟昨日突然决定将人留在府里,总得跟众人有个交代。

    众人等了没多一会儿,已经换下官袍的凤瑾元就走了进来。

    先是给老太太请了个安,然后挨着沈氏身边坐了下来,有丫鬟上茶,他也只小小地抿了一口,果不其然,很快地,目光就落在凤羽珩身上。

    凤羽珩突然就有些紧张,这种紧张并不是凤瑾元给她带来的,而是她也依稀猜到对方只怕要与她说事,而这事情百分之百与九皇子有关。

    虽说她昨夜已经知道那人出事了,但毕竟没有得到进一步消息。这又经了一个早朝,指不定又有什么事情发生。

    她隐隐有些担心,开始也摸不到担心的头绪,自琢磨了一会儿,突然发现自己在担心的竟然是……那人该不会与她退婚吧?

    这边,凤瑾元已经开口:“正好阿珩也在,有个事情为父说了,阿珩你不要太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