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神医嫡女 > 第47章 诊治子睿

神医嫡女

第47章 诊治子睿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杨十六 书名:神医嫡女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神医嫡女》最新章节...


    见众人离开,凤羽珩这才趁子睿没注意时轻抚腕间,将意念探入药房。找了一圈,翻出一袋儿童用的肠胃抑菌冲剂。

    将孩子在床榻安顿好,她起身走到桌前,将冲剂倒入茶碗内,再随手将袋子扔回药房。

    不多会儿的工夫,忘川烧好了开水进来,她就着开水将药冲好,待水温后喂着子睿喝了。

    忘川看着碗中的药汤子,吸吸鼻子,发现并没有太重的苦味,反而有一丝甘甜在里头。她很想问问这是什么药,二小姐什么时候拿来的药。但随即想到临出御王府时王爷的亲口嘱咐:“不要过于深究有关凤二小姐的事,她做什么你们只管看着就行,不许过问,更不许对旁人说起。”忘川便收起了好奇心,帮着凤羽珩一起守着子睿。

    孩子喝了药,很快便止了吐,也不再嚷着去茅房,没多一会儿,就呼吸均匀地睡着了。

    忘川再一次暗暗感叹那药汤的神奇。

    凤羽珩见她没问,便也没做解释。毕竟是以后要贴身侍候自己的人,如果好奇心太重凡事都要解释个清清楚楚,只怕她要崩溃的。

    柳园这边折腾半宿,第二天一早,子睿生病的消息不出意外地传到了沈氏耳朵里。

    凤羽珩看着满喜偷偷递来的眼色,便知这消息是孙嬷嬷早起传出去的。她并没追究,沈氏昨日受了气,这口气总是要出来的,只怕眼下就是个突破口。她到要看看,对方是要使什么样的手段出来。

    客卿大夫进门时,沈氏带着安氏和韩氏都来了,就连老太太那边都派了赵嬷嬷过来。

    沈氏一进柳园,眼睛就没从那些箱子上移开过,贪婪尽现,想掩都掩不住。

    黄泉轻哼了一声,大声招呼她:“夫人请里面坐。”

    沈氏厌烦地挥了挥帕子,扭动着肥圆的身体进了子睿的屋,却只象征性地看了一眼便嫌弃地不再上前。

    韩氏向来巴结着沈氏,见她靠了后,便也跟着退到外间。

    到是安氏跟着赵嬷嬷一直凑在前头,不时地跟大夫问上几句。

    这大夫到是认真负责,仔细问了孙嬷嬷昨晚子睿发病的情况,又对着子睿又是掐脉又是翻眼皮的一番诊治。最后下了结论:“小少爷这是肠胃不适,在下开几副药,吃上几日就会好了。”

    姚氏见这大夫说的跟凤羽珩一样,不由得对凤羽珩的医术又信任了几分。

    忘川与凤羽珩对视了一眼,没说什么。她记得昨日小姐给喂过药之后,少爷分明已经好了,就算还要养几日,怕也用不着再喝苦药汤子吧?明明小姐那里有更好的药。

    但接过凤羽珩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忘川心下了然,没有多说什么。

    听说是肠胃不适,等在外间的沈氏嗤笑了一声,“我还当是什么大病,原来是吃饱了撑的。”

    韩氏原本掩口娇笑,但见凤羽珩信步而来,生生的把那笑从脸上卸了去。

    “母亲说得是,子睿当然没有大病,凤府的少爷健康着呢。”

    她提醒沈氏,子睿也是凤家的少爷,可别太过得意。

    沈氏又哼了一声,站起身道:“既然没事,我就先走了。”转身的时候又看到院子里那一堆箱子,火气就腾腾的往上冒:“得了东西也不说孝敬长辈,也不知道是谁教出来的规矩!”

    凤羽珩对着她的背景轻笑说道:“多谢母亲提醒,待会儿阿珩就挑个好物件儿去孝敬祖母。”

    沈氏一个跟头差点儿没跌倒,想回身说我也是长辈,却又坚信不管自己说什么都会换来一句悉落,干脆把火气发到李嬷嬷几人身上——“你们三个!送你们过来真是白费心思!居然把二少爷侍候成这样,还不给我滚回金玉院儿去!”

    李嬷嬷三人太了解沈氏的脾气了,也不多话,低头跟着走了。

    谁知沈氏走到月亮门处又起了妖蛾子,指挥着跟她一起来的金珍:“你去跟着大夫看看方子,记得要用好药,凤家的二少爷不能慢待了!”

    金珍俯了俯身,留了下来。

    凤羽珩瞅着那金珍,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就觉着这经了人事的丫头不管是眉眼还是身体看起来都比她身边这几个成熟许多,心思也更沉稳。但金珍两手缩在长袖里的动作还是被她看到,依稀瞅见那腕间的几道掐痕,便知昨日之事定是引了沈氏的责打。

    金珍见凤羽珩盯着她看,有些不自在,冲着她拜了拜,说了声:“奴婢去跟大夫问问方子。”匆匆的就往屋子里去了。

    大夫开的药方没有问题,凤羽珩看了一遍就交给了金珍:“既然母亲让你过问方子的事,那便有劳金珍姑娘亲自去抓药吧。”

    金珍后退了一步,没接,只道:“夫人说了,柳园这边由二小姐说了算,奴婢只是看一眼方子回去好让主子们安心,其它的还是二小姐自己作主吧。”

    凤羽珩便也不再强求,又将方子扔给黄泉,“拿去抓药。”

    黄泉领命离开,金珍向凤羽珩告了退,也离开了柳园。

    大夫是最后出来的,跟凤羽珩抱了抱拳,说:“老夫姓许,是凤里的客卿大夫,二小姐让下人抓好药后送到客院就好,老夫亲自为二少爷煎熬。”

    凤羽珩不着痕迹地嵌了嵌唇角,心道是在这里等着呢么?面上却并未有特殊的反应,只点了点头:“如此便有劳大夫了。”

    “二小姐客气了,老夫告退。”

    大夫离开,忘川小声问凤羽珩:“大夫有问题?”

    她摇头:“还不知道,且先等等,看他将药熬完再说。”

    两个时辰后,有下人端了熬好的药来到柳园,见了凤羽珩主动道:“奴婢是在许大夫身边侍候的,这是许大夫亲自为二少爷煎好的药,命奴婢端来了。许大夫说了,从客院儿端到这边,温度就刚好不烫,请二少爷马上服用效果才为上佳。”

    凤羽珩点点头,示意忘川将药接过来,再跟那小丫头说:“回去告诉你们许大夫,这药二少爷马上就喝。”

    小丫头行了行礼,又匆匆离开了。

    忘川端着那药站在院中没动,凤羽珩走到托盘前,伸手开了药罐的盖子,凑上前去闻了闻,眉心瞬间就拧了起来。

    “小姐,有问题?”

    她冷笑,“问题可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