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神医嫡女 > 第65章 大哥你子嗣艰难啊

神医嫡女

第65章 大哥你子嗣艰难啊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杨十六 书名:神医嫡女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神医嫡女》最新章节...


    凤羽珩反问:“该抬到哪个屋呢?这里一共就三间正房,祖母是让他再回我屋里去,还是住姚姨娘的屋子?子睿病还没好,不怕过了病气么?”

    让她这一说,好像真没地方给凤子皓住。

    “如果大哥不嫌弃,就住下人房吧!”

    金珍跟了一句:“大少爷金玉之体,怎么能住下人的房间。”

    凤羽珩挑唇笑笑,她听得出来,金珍这一晚上的表示是在向她示好呢。刚爬上妾位的一个下人,沈氏那边她是根本指望不上了,安氏又向来不多事,韩氏干脆把她当情敌。金珍这丫头便把眼光放到了她的身上,更何况金珍不傻,有把柄握在她手里,不示好又能如何?

    凤瑾元不想跟女人们多废话,只看向他身边随侍的小厮:“不是让你去叫大夫么?为何还在这里?”

    小厮为难地道:“回禀老爷,白日里许大夫出了事,府里另外两位客卿大夫吓得在天黑之前就都离府了。”

    “什么?都走了?”老太太惊呼,“那可该如何是好啊!”

    凤羽珩笑笑,声音放了缓:“要不就让阿珩来看看吧。”

    “你?”老太太现了几分怀疑,再瞅瞅凤子皓被打得那样,拒绝道:“人是你打的,你看了自然说他没事。”

    凤羽珩耸耸肩,不再说话。

    不让看拉倒,当她爱管这闲事呢?

    凤瑾元到觉得让她看看也行,“左右就是应个急,明日自会再去请大夫来,阿珩先看看吧。”

    她冲着凤瑾元眨眨眼:“女儿不敢忤逆祖母。”

    “哼!”老太太闷哼一声。

    凤瑾元一挥手:“看吧!是为父让你看的。”

    凤羽珩这才点点头,上前走了两步,就要把手搭在凤子皓的腕上。

    凤子皓条件反射地躲她,可是一动身上就疼,气得欲哭无泪,只能冲老太太撒娇:“祖母,不要让她碰我!她好可怕,她会打我的!”

    “不怕不怕!”老太太抱着凤子皓,像抱个小孩子一样还轻拍着背,“皓儿乖,就先让她看看,明日让你父亲去外面请大夫来,实在不行咱们就请宫里的太医。”

    凤羽珩成心恶心这一家人:“是啊,凭大姐姐的面子,宫里太医一定会来凤府走一趟的。”

    “都把嘴给我闭上!”凤瑾元大吼,“看病!”

    凤羽珩抿着嘴笑,强行的握住凤子皓的手腕。

    凤子皓还算不糊涂,挣扎着叫道:“我是被打出了外伤,你掐脉干什么?”

    “外伤还需内药医,我顺便给你看看里子。”

    凤子皓挣扎了几下,发现根本挣不脱,干脆放弃,老老实实地让凤羽珩给他掐脉。

    老太太也没再排斥。

    其实说起来,老太太是很相信凤羽珩的医术的,不凭别的,就凭她这副老腰。

    也不知道凤羽珩给她的那些个膏药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先凉,后又发热,贴上一会儿就全身都舒坦。早上那会儿还僵直的腰,这夜里醒来竟能稍微弯了些。而且她听了凤羽珩的话,把床榻下面的软垫子撤了两个。以前只一门心思的想着睡得越软越好,如今才知道硬板也不错。

    凤瑾元一直注意着凤羽珩的表情,眼见她把着把着脉眉心就拧成了一个结,不由得担心起来:“可是伤得严重?”

    凤羽珩摇头:“伤到没事,都是皮外伤,根本没伤到筋骨,用点外涂的药就行了,只是这内里……”

    “内里怎样?”老太太也急了,“是不是把他打出内伤来了?”

    “母亲。”凤瑾元沉声道:“阿珩都说了没伤到筋骨。”

    “那为何内里有事?”

    凤羽珩起身,看了一眼凤子皓,心头泛起冷笑,回禀了凤瑾元:“父亲,大哥体内精力虚空,消耗过度,如此下去,子嗣艰难。”

    “什么?”众人大惊,凤瑾元霍然起身瞪向凤子皓:“他才十七岁,怎么可能?”

    凤羽珩也不与之争辩,只道:“或者是阿珩医术不精,父亲再请旁的大夫看看吧。”

    老太太急忙点头:“一定是你医术不精,皓儿怎么可能子嗣艰难?瑾元!派人去请大夫!请最好的大夫!”

    凤瑾元点点头,吩咐小厮:“拿我的贴子去请刘太医往府里走一趟。”

    老太太这才放下心来,“那刘太医最擅看这门病症,有他来看我也就放心了。”

    凤羽珩心说,等刘太医也说了同样的话之后,你们就彻底放心了。

    凤瑾元在得知凤子皓外伤没事后,这才命人将他抬回自己的剑凌轩。

    一众人等都怀着极大的好奇心一起跟了过去,凤羽珩也不例外。左右都睡不着了,不如看看热闹。

    她安排孙嬷嬷带着一众丫头留下照顾姚氏和子睿早点睡觉,自带着忘川和清玉准备跟过去。姚氏只劝她小心些,也没多说什么。

    凤羽珩知姚氏并不喜欢与凤府人太多接触,特别是过去那些老下人,姚氏曾经是做主母的,如今轮为妾室,情何以堪。

    凤子皓的剑凌轩实在出乎凤羽珩的意料,她原本想着既然能起这样一个名字,那至少应该是气派非常,而且带着点威武霸气的。

    谁知,这根本就是金玉院儿的翻版。

    沈氏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凤子皓堆了进来,就差用金砖铺地了。奢华足够,霸气却一点都没体现出来,不但跟“剑凌”二字完全不挨边儿,甚至有着浓重的脂粉气。

    就连韩氏都以帕子掩住了口鼻子,小声跟身边的安氏嘟囔了句:“咱们府上这大少爷呀,啧啧!”

    她只扎扎嘴,并没有把话说下去,因为凤瑾元已经开始发脾气:“回头把这院子给我重新装饰一遍,把你母亲给你的那些个东西全都扔出去!”

    凤子皓沉默着一句话也不敢说。

    总算把那刘太医给等来了,凤瑾元和老太太一阵寒暄过后,太医开始给凤子皓看诊。

    为了表示对左相大人的尊重,老太医足足给凤子皓把了三次脉,这才给出了结论:“凤大人,令郎体内精力虚空,损耗过度,恐怕今后子嗣上会有些艰难啊!”

    凤家人全傻了。

    韩氏冷哼一声,自语道:“不许别人有孩子,自己的孩子还不中用。”

    这话声音虽小,可离着她不远的凤瑾元却听见了。他哪能不明白自个儿的爱妾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此时的凤瑾元恨沈氏恨得牙痒痒。韩氏肚子里那个孩子,若不是当时有事求着沈家,他那时就想扒了沈氏的皮。

    “太医。”老太太都傻了,“这病怎么治?您给开个方子吧!不管多少钱我们都出。”

    刘太医摇摇头:“老太太,药是能治病,但这种病症更需要平日里注意调理。我可以给凤小公子开个方子,可是治标不治本,这种事情总得凤公子愿意配合才好。”

    老太医的话说得算是含蓄,说白了,就是告诉凤子皓平时注意生活作风,有些事情做多了是会把人体掏空的。

    凤瑾元这个没脸啊!他开始后悔叫这刘太医来了,如果对方透露一句话出去,明日他就会成为朝堂上的笑柄,甚至很快就会成为全京城的笑柄。

    刘太医起身写好了方子交给凤府的丫鬟,再冲着凤瑾元抱抱拳:“凤大人,下官告辞。”

    凤瑾元赶紧亲自送了出去,自然少不了一番打点。

    凤羽珩心知这种事情再怎么打点估计也封不住口,这些太医天天给后宫的娘娘们看病,最是八卦,得着这个秘闻不当成乐子嚼个过瘾怎么可能放弃。

    果然,再回来时,凤瑾元面上一点都不乐观,显然是对这一番封口行为没有半点把握。

    老太太几乎都傻了,一个劲儿地呢喃自语:“这可怎么办才好?这可怎么办才好?”

    就见凤瑾元走到床榻边,一把将榻上仰面躺着的凤子皓给揪了起来,啪啪两个大耳光子就甩了过去——“孽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