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玄幻小说 > 狂武战帝 > 第4章 妹妹受辱

狂武战帝

第4章 妹妹受辱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被罚站的豆豆 书名:狂武战帝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狂武战帝》最新章节...


    一听下酒菜,老头咽下一口唾液,看着肥壮的野兔子,比看见月灵草还激动。

    “我去,好肥的野兔,你小子从哪里搞来的这么多野兔子?我都买了,多少银子?”老头急忙说道。

    “只卖十头,剩下的我自己用,一头野兔二十个铜板,十头野兔二两银子。”叶轻寒快人快语,这个价格和市场价很靠近,甚至低一些,因为这大冬天的没人愿意去打猎。

    “给你三两银子,明天再给我搞十头来,还是这个价!”老头更爽快,大方的丢出三两银子,伸手就抓野兔子,生怕叶轻寒不给一样。

    叶轻寒笑了笑,这个老头人不错,没有引起他的反感。

    丢下十头野兔子,藏好银子,便提着剩下的六头走向镇中心,买了两件换身的衣服,给梦惜买了两套最暖身的衣服,又给王氏买了两套,总共花掉了二两银子,若是让王氏知道,肯定心疼死。

    “还剩下三十一两,看看能不能在租一个房子。”叶轻寒低语,实在不愿意让王氏和小梦惜住在那样的环境下。

    可是街道上没有多少人,在万山镇也不认识什么人,突然想起了灵宝阁的那个老头,转身就朝灵宝阁跑去。

    跑到灵宝阁内外,一阵香气扑鼻,叶轻寒朝里一看,不禁无语,这个老头未免也太馋嘴了!刚刚拿到野兔子,人家这边就烤熟了!而且就在灵宝阁的大厅里烤的。

    咕咕……。

    肚子狂叫,咽下一口唾液,忍住饥饿,叶轻寒瞧了瞧门,老头不耐烦的吼道,“没看老子忙吗?今天不做生意了!”

    “是我!老先生。”叶轻寒看着老头头也不抬就拿出酒壶,不禁更加无语,有这样的看门先生,这灵宝阁居然没倒闭也算是奇葩了。

    “额?是你,有事吗?想把那六头野兔也卖给我?价格我翻倍!”老头眼馋的望着叶轻寒手中的野兔,急忙说道。

    “不卖!”叶轻寒果断拒绝了。

    “那你回来干什么?”老头不耐烦的问道。

    “我想请问,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卖房子或者出租房子的么?如果你告诉我,我每天都给你搞来十头这样的兔子!”叶轻寒诱惑道。

    “你确定?”老头惊喜的问道。

    “当然,百分之百的确定,不过钱我还是得要的。”叶轻寒撇嘴说道。

    “这偌大的灵宝阁就住我一个人,后面还有一座别院空着,租给你,一个月租金十两银子,如果你想买的话,恐怕没有五百两是不行的,看你之前穿那破烂样,买不起吧?”老头嘲笑道。

    “额……。暂时买不起,我先租,这六头野兔子先放你这,你写个租赁凭证,我交银子。”叶轻寒苦笑道。

    “写个屁租赁凭证?老爷子我还会贪你那十两银子?月底付账,随时入住,家具什么的都齐全,损坏照价赔偿,懒得和你废话,你去搬家吧,别耽误我喝酒!”老头不屑,十两银子,自己哪个口袋里翻出来都不止这个钱,要不是看在那每天十头野兔子的份上,才不会让人打扰他的清修呢。

    “多谢老爷子,这野兔子我先放你这,我去接娘亲和妹妹。”叶轻寒也不管对方同意不同意,扔下野兔就朝家中跑去。

    叶家,一群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女围着拐角处的小破屋,不时的指手画脚,哈哈大笑。

    人群中心,小梦惜坐在地上,恼怒的看着众人,如同星辰一般的眼睛透着愤怒,衣服全湿透了,头发还在嘀着水,分明是被人用水泼的!王氏搂着小梦惜,一脸无助的望着少年少女,不断的求饶。

    “求你们了!放过我们吧!梦惜还小,哪能这样欺负……。”王氏哀求道。

    “哈哈哈……。她小吗?刚刚她说要打我呢!”

    “我好怕怕哟,叶梦惜,你和你哥哥一样是个废物,还想练拳?”

    叶家年轻一代的几个‘二流子’依靠父母,仗势欺人,为首的便是叶清风和叶小梦,一对兄妹,无恶不作,平日里不修炼,专门以欺负叶轻寒为乐,已经十七岁了,才炼体二重,是叶家的垫底存在,当然,他们比叶轻寒强大的多。

    “我哥哥不是废物!”叶梦惜咆哮,没有丝毫的怯意,执着和愤怒的眼睛看起来让人心疼,可是却成了众人嘲笑的导火索。

    “哈哈哈……叶轻寒不是废物么?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果然欺负小的比欺负叶轻寒还好玩……。”叶清风狂笑道。

    “是么?”

    一道阴寒而又嘶哑的声音让人如坠冰窟,杀机笼罩众人,让人不寒而栗。

    叶清风浑身一颤,好像被毒蛇盯上了一般,敢乱动一下就会被活活咬死,叶小梦等人也是一样,没人敢乱动,那声音太陌生,杀气太浓了。

    “你们欺负我可以,我打不赢你们,说明我是废物,但是你们欺负才五岁的梦惜,简直禽兽不如!这盆水是谁泼的?”叶轻寒走到叶梦惜身前,目射杀机,冰冷的问道。

    众人一见是叶轻寒,即便此刻叶轻寒的眼光有些诡异,那种紧张感也消失的一干二净,嘴角纷纷露出一抹嘲笑。

    “我泼的,怎么样?”叶小梦嚣张的问道。

    十五岁的叶小梦,算不上漂亮,连清秀都算不上,却歹毒无比,连五岁的孩子都如此欺负,彻底激怒了叶轻寒。

    “我第一次打女人!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叶轻寒体内的火山爆发,身影如同猛虎,一把拉过叶小梦的头发,猛一顶膝,直接撞在了她的脸上,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只见他向后狠狠一甩,抬脚一踹,正中腹部,直接把她踹进了破屋内。

    “啊……呕……。”叶小梦惨叫干呕,凄厉无比。

    “你敢打我妹!”叶清风好像老虎被踩了尾巴,愤怒的咆哮,身后的几个狗腿子也围了上来,张牙舞爪。

    “我还敢杀你!”

    叶轻寒的愤怒一旦爆发就不可收拾,抬脚便踹,正好踢在了叶清风的命根子上,这些只知道欺负弱小的人根本没有多少战斗力,更没有实战经验,哪里是叶轻寒的对手。

    叶轻寒乱拳打虎,力量虽然不大,却招招正中要害,要么咽喉,要么鼻尖,甚至是命根子,很辣无比,毫不留情!

    六七个和他差不多大,却都比他壮的少年瞬间倒地不起,狼狈不堪。

    “哎呀……。”

    “呜呜呜……。爹!娘!快来救我啊!”

    “哎哟……。”

    看着这些废物一般的废物,叶轻寒不屑,敛去杀机,抱起叶梦惜,对着王氏说道,“娘亲,咱们走……。”

    “你朝哪里走?你个小杂种,敢伤我儿子,给我跪下磕十个响头再走!”一个大汉从远方跑来,人未到,声音便至,像个泼妇一般,挥拳就朝叶轻寒砸来。

    叶轻寒身体轻轻一侧,伸出腿直接踢到了大汉的脚踝上,大汉一个不注意,直接扑到在地,来了一个实实在在的狗啃屎,引的小梦惜直接破涕为笑。

    “啊……。”大汉鼻子都被磕平了,嘴巴正好撞在石板上,牙齿脱落,眼泪和鲜血直流,混入口中,让他愤怒滔天。

    “小资……。里敢暗算我!”大汉口齿都不清了,艰难的爬了起来抱起石头就朝叶轻寒砸来,丝毫不顾及他怀中还有个五岁的孩子。

    叶轻寒眼中凶光一闪,将王氏拉到身后,还未来得及放下小梦惜,石板就被大汉扔了过来,只见他一个高踢,直接把石板踢了回去,又砸中了大汉的脸。

    大汉顿时被砸的头晕脑胀,鲜血直流。

    王氏大惊,连忙拉住叶轻寒,生怕惹怒这些叶家族人,她受惯了欺辱,根本不敢反抗。

    “你带着妹妹靠后,我看今天谁敢阻拦我走!”叶轻寒将小梦惜交给了王氏,杀机四射,寒气逼人,附近几米的地方冰冷的无法站人,连王氏都不禁带着叶梦惜退了好几步。

    这里的喧闹很快惊动了叶家强者,小破屋四周挤满了人,很多人对叶轻寒都露出了凶光,很显然倒在地上的孩子也有他们的孩子。

    叶清风的父亲,叶重,叶家的执事,掌管着叶家的一座门店,每年给叶家营收两千多两银子,地位很高,修为更是达到了炼体五重,力量已经逼近两千斤了,此刻走了过来,一脸阴沉的看着叶轻寒。

    叶小梦此刻从破屋内爬了出来,一脸灰尘,眼泪哗啦,一看见叶重,顿时嚎啕大哭,对着叶轻寒破口大骂道,“你这个废物,杂种!敢打我,我今天要你死!”

    叶轻寒眼中的凶光越来越浓,拾起叶清风掉落在地上的短剑,怒视着叶家众人。

    “怎么?你个小杂种还想继续伤人不成?”叶重冷哼一声,杀机涌出,若不是这么多人看着,怕人说闲话,恐怕直接就出手了。

    “杂种骂谁?”叶轻寒不屑的反问道。

    “杂种骂你!”叶重毫不犹豫的冷声说道。

    “呵呵呵……。果然是杂种,就知道骂人!”叶轻寒嘴角上扬,藐视般的望着叶重,实则身体绷紧,像个欲要冲起的毒蛇,不出手则以,出手必杀人。

    “操!你敢当众阴老子,我送你去见你爹!”叶重暴怒,铁拳一握,趁机就要斩杀叶轻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