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玄幻小说 > 狂武战帝 > 第13章 身世 仇恨

狂武战帝

第13章 身世 仇恨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被罚站的豆豆 书名:狂武战帝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狂武战帝》最新章节...


    “我父亲不是病死的?”叶轻寒思虑片刻,从原主中找到了一些关于父亲的记忆,很温馨,让他嘴角露出一抹杀机,终究收到原主的影响,对父亲很敬爱,若父亲的死真的不是因为生病,那仇恨必报。

    “病死?一个年仅三十六岁,炼体九重的强者会病死吗?那是我叶家几百年来唯一一个可能突破燃血境的存在,怎么可能会病死?”叶狂愤怒的吼道。

    叶轻寒指尖微微一颤,抬眸看着叶狂,暗道,“这五年来母亲一直告诉原主,父亲是因病而死,看来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你们自家的事情到后面解决去,老夫不想问,也不过问。”荀先生似乎知道什么,直接挥手示意道。

    “到后面来。”叶轻寒收起自己的包裹和刀,率先走向后院。

    叶狂心情低沉,默不吭声,跟着叶轻寒来到了后院。

    王氏看着叶狂进来,连忙走出自己的房间,恭敬的行礼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我来把真相告诉轻寒!”叶狂凝声说道。

    “不!大哥,你当年答应我的,不把真相说出来的,我求您了!难道你要轻寒背负一辈子仇恨吗?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让他去送死吗?”王氏顿时歇斯底里,死死拉着叶狂,少了往日的温顺,多了一些疯狂。

    “以前是因为轻寒不能修炼,现在已经能修炼了,难道就让小七白死了吗?到现在尸骨未寒,你真的忍心吗?他遭的罪可都是因为你!”叶狂愤怒的喝道。

    “娘亲,这件事我做主,你带着梦惜去前院!”叶轻寒低沉的说道,语气中的意志不容抗衡。

    “孩子,求你了,别去打听这些事情!”王氏哀求道。

    “梦惜,带着娘亲去前院!”叶轻寒冰冷的说道。

    “哦……”叶梦惜急忙跑回客厅拉着王氏离开了后院,房间里只留下叶轻寒和叶狂两个人,气息有些压抑。

    “说!”叶轻寒坐下,示意叶狂自便。

    “你的母亲不是万山镇的人,是江宁郡天剑宗破剑峰峰主的女儿,地位崇高,你看她现在很苍老,却只有三十七岁,生下你的时候只有二十一岁,而且在十年前,她是公认的江宁第一美人!”

    “很好奇,她的地位这么高,为何会有如此下场,是么?你且听我说完就明白了。”叶狂声音低沉,一眸光芒全部注视在叶轻寒波澜不惊的脸上。

    “十八年前,我叶家出一天才,他是我最小的亲弟弟,叫叶沉,排行老七,那时候他才二十岁,已经炼体八重了,比我的天赋要好太多太多,整个叶家都十分开心,认为他可以带领叶家走上辉煌,就费尽千辛万苦把他送上天剑宗修行,他进入了破剑峰,没有令大家失望,短短一年时间,成就了炼体九重,那时候他才二十一岁。”

    叶狂顿了顿,眼中满是幸福和兴奋,随即语气一沉,低语道,“可是好景不长,传出他和破剑峰峰主的女儿王仙儿私定终身的消息,本来叶家能攀上这样的亲事,应该是祖坟上冒青烟了,可是事实却不是如此!”

    “破剑峰峰主强烈反对,甚至要把老七踢出天剑宗,因为王仙儿从小指腹为婚,对象不是别人,而是当年江宁郡少郡王司徒云霄,这两个超级势力随便出来一个人都能捏死叶家,家族的长辈不得不出来阻止二人的感情,可是王仙儿和老七铁了心,非要在一起,最后害的老七被人下毒,实力停滞不前,本以为王仙儿会嫌弃,老七会自动放弃这份该死的感情,可是不久后传出王仙儿竟然怀孕了,孩子就是老七的!”

    叶狂深吸一口冷气,眼中出现一抹惶恐,沉声说道,“老七和王仙儿的行为彻底惹怒了少郡王司徒云霄,老七和王仙儿趁夜逃离了天剑宗,而我叶家为了自保,率先将老七踢出家门,并且宣布和老七势不两立,正是因为如此,叶家才得以保存!”

    “其实少郡王不知道的是,老七和王仙儿就躲在叶家,都说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果然,少郡王没派人搜查叶家,而老七和王仙儿一直装成普通人,混迹在叶家的底层,像个仆役一般生活了十年,这十年,你出生到不能修炼,老七绝望,哪怕你被殴打,被欺辱,也不敢吭声,就怕暴露位置,牵连叶家,牵连你。”

    “可是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就在王仙儿第二次怀孕的时候,少郡王得知了他们两个的消息,令人给王仙儿下毒,苍颜毒丹,让王仙儿这个号称江宁第一美人的绝色女神瞬间苍老成五六十岁的模样!而老七更惨,被人强行灌下一种叫做‘七夜逆魂夺命’的毒药,这种毒药歹毒无比,七天之内可以让人七窍流血,血液逆流,全身发黑,不管是灵魂还是肉身都遭遇到恐怖的折磨,一直折磨七天七夜,血流尽而死,他的血都充斥着剧毒,触之必死!”

    “你不知道老七被下毒的那七天,遭受的折磨!我很想给他一个痛快,可是江宁郡传来消息,老七要是敢自杀或者被人杀死,叶家必遭满门屠灭!”

    叶轻寒指尖轻颤,七夜逆魂夺命,这种毒药他自然是知道的,毒发的时候让人绝望,一般情况中毒第二天就会自杀,叶沉居然忍受了七天!

    “他最后为了防止自己身上的毒液伤害到你和王仙儿,选择孤身进入了十万大山的血骨峰下,他身上的每一处都是毒药,触之必死,最后在那里孤独的饱受折磨,惨死深山,到现在也没人敢去收尸,因为那附近到处都是毒药!寸草不生!”

    咔嚓……。

    叶轻寒铁拳紧握,眼中涌出一道杀机,这种仇恨刻苦铭心,哪怕叶沉不是自己的亲身父亲,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结果。

    “我很想去收尸,可是触碰到尸体,我就会中毒,叶家怎么办?王仙儿也想去收尸,可是她死了你们兄妹两又怎么办?”叶狂苦笑,心情跌入谷底。

    “这些年来,少郡王不杀你们,不杀王仙儿,就是要折磨她,让她活在痛苦中,甚至暗下许诺万山镇的年轻一代,对你折磨却不杀,无非就是想折磨你的母亲,而我想帮,可是我无能为力,少郡王亲口对我说,只要我敢插手,就灭我叶家一脉!我也不想你受委屈,你终究是我亲侄儿!”

    叶狂一生傲骨,此刻却抱头痛哭,身为叔伯,族长,却连自己的亲弟弟,亲侄儿都保护不了,那种无助就像当初叶轻寒在枭战星亲眼看着枭战星破碎,无数族人惨死一样,心中痛的无法言喻。

    看着叶狂,似乎看到了当初的自己,叶轻寒轻轻抬手,想安抚叶狂,终究是忍住了。

    “带我去帮父亲收尸吧,他不应该沉睡荒山中。”叶轻寒低沉的说道。

    “不,他的尸体你不能碰,现在他只剩下一堆黑色的尸骨了,谁碰谁死,就算用绳子间隔,都会传到体内!”叶狂连忙摇头提醒道。

    “我知道,但是这点毒药对我来说还不算什么,带我去。”叶轻寒坚定的回道。

    叶轻寒的决定的意志不容其他人反驳,身为一个道尊境强者,他不是一个冲动的小孩子,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不该让父亲的尸骨饱受寒风肆虐,即便这个父亲只是血缘关系的父亲。

    叶狂无奈,如今的叶轻寒变了,变得很强势,他只能听叶轻寒的。

    叶狂带着叶轻寒快速进入血骨峰外围,一座山脚下,寸草不生,尸骸遍地,每一具尸骸都是黑色的,显得有些诡异,其中有一具尸骸扭曲,乌黑阴森,散发着恶臭,让人作呕。

    以那具最扭曲的尸骸为中心,至少有近百具尸体,有人类,也有野狼或者其他凶兽。

    叶轻寒青筋暴起,看着那具尸体,可以想象他要承受多么痛苦的折磨,而且要承受七天之久,就是不想牵连叶家,牵连妻儿。

    父爱如山,让人沉默。

    “他的仇恨就是我的仇恨,一个小小的江宁郡而已,迟早踏平你!”叶轻寒心底涌出一道杀机,毅然踏向那具尸骸,体表的毛孔收缩,全身都被封死,毒气无法靠近他。

    叶狂脸色微变,欲言又止,远离了那一处,不是他怕死,而是暂时叶家离不开他。

    “轻寒,暂时先把他入土为安吧,过些年等你强大的再迁入祖坟,如何?”叶狂思虑周全,现在叶轻寒能修炼了,如今的郡守肯定知道了,若叶沉的尸体再回到祖地,不知道会暴怒成什么样子。

    “嗯。”叶轻寒没有多说什么,体内真气倾泄,将叶沉的尸骸卷起,朝深山处走去。

    嘶嘶……。

    毒气甚至连真气都被污染,不断朝叶轻寒身体内窜去。

    “哼!”叶轻寒闷哼一声,更多的真气破体而出,护住了整个尸骸。

    “你终究是我的父亲,即便灵魂上不是,但是血脉上却是,这个仇我会帮你报,母亲和梦惜我也会照顾好,您就安息吧,三年之内我会把你迁入祖地!”

    血骨峰,一片赤红色的落叶,如同血一般,寒风一吹,红色乱舞,叶轻寒长发纵舞,挥动重狂刀开辟出一个巨大的石棺,将尸骸放入其内,开凿出一个巨大的深坑,将石棺放入地底,彻底封死。

    刻下一个石碑,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叶轻寒之父,叶沉之墓!大字龙飞凤舞,欲要冲出石碑,气势超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