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玄幻小说 > 狂武战帝 > 第28章 天剑宗的态度

狂武战帝

第28章 天剑宗的态度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被罚站的豆豆 书名:狂武战帝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狂武战帝》最新章节...


    陈长生被鹦鹉气的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天剑宗的弟子表情抽搐,看着鹦鹉如此模样,想笑不敢笑,面部肌肉都快抽搐了。

    “玄飞,拿下他们!敢反抗者,杀无赦!”陈长生阴冷的喝斥道。

    玄飞一听,顿时冷笑,以多欺负人少,以强凌弱,这是他最爱干的事情!

    “给我上!弄残这个贱种!”玄飞一声令下,十多个弟子扑了上来。

    叶轻寒铁拳一握,化作一道幽灵在人群中疯狂的出手,拳头,肘,膝盖,腿,都成了最锋利的兵器,所过之处倒下一片!

    轰……砰!咔嚓……

    拳拳入肉,断骨声格外清脆,山脚倒下一大片天剑宗的弟子,哀号惨叫,满地打滚。

    “啊……哎呦……。”

    玄飞瞳孔一缩,挥剑刺向叶轻寒,剑势如虹,竟然要直接斩杀叶轻寒。

    吟……

    一道剑气摧枯拉朽,转眼间杀到叶轻寒的咽喉前,却见叶轻寒直接伸手抓向长剑,玄飞顿时大喜,暗叫一声:“好机会!”

    可是激动的表情没有维持一个呼吸,便露出骇然的目光,因为叶轻寒两指直接捏住了剑尖,任由他如何发力都刺不进半寸,甚至抽都抽不回来!

    砰……

    铁剑竟然被叶轻寒生生掰断,二人身体一交错,叶轻寒手中的断剑刺入了玄飞的肩胛骨内。

    噗呲……

    “啊……”

    玄飞惨叫一声,惊动了陈长生,抬眼一看,却发现叶轻寒一脚踢中玄飞的小腿骨,直接把玄飞的腿骨踢断,身体朝前扑去,刚刚倾斜至叶轻寒的肩膀,就见他一个肘击撞在了玄飞的咽喉出。

    噗……

    玄飞咳出一口精血,咽喉被重击无法呼吸,头部重重撞在了石头上,白眼一翻,直接昏迷过去。

    炼体八重,仅次于各峰大师兄的存在,在叶轻寒手中没有撑过一招,让几百名弟子浑身一哆嗦。

    叶轻寒淡然无比,微微抬眸看着陈长生,迸发出一股无敌的气势,压的他不断倒退,那些弟子更是不堪,惊骇的望着眼前的叶轻寒,眼中尽是敬畏和恐慌。

    整个山脚出奇的安静,呼吸声都可以听的清清楚楚。

    “不是说这个贱种不能修炼吗?怎么这么强大?”所有人都迷茫了,都看向叶轻寒。

    “这不可能是真的!我怎么可能败给这样一个贱种!一招,居然只有一招!”玄飞昏迷前只有这一想法,现在连想都没机会想了。

    陈长生眼中有了凝重之色,仔细观摩叶轻寒的出手,这才想起来自己根本没有看清叶轻寒是怎么出手的。

    “有真元!他是燃血境?不可能,他才十六岁,前些日子还传出不能修炼,是个废物,难道叶轻寒是天才,一直扮猪吃老虎?”陈长生心底暗暗说道。

    “不过他是不是天才都无所谓了,郡王一旦知道他是天才,必然会绞杀,我若送给人情,破剑峰一旦解散重组,他必然会支持我担任峰主!”陈长生思考片刻,不怒反喜,抬眸看着叶轻寒,像看着猎物一样。

    “这蠢货,被我打傻了么?居然还笑。”鹦鹉无语的鄙视道。

    “神鸟居然还有压制别人智商的能力,果然是神鸟呢。”小梦惜上前一步,和鹦鹉一唱一和。

    “咳咳,这个能力我没有,是他智商本来就存在问题,本神鸟实事求是,从不贪功。”鹦鹉讥讽道。

    叶轻寒淡淡的看了看一对活宝,没有阻止梦惜和鹦鹉胡闹,这个陈长生让他很厌恶。

    “陈长老,你是去通知破剑峰呢还是我自己闯上去?”叶轻寒漠然问道。

    “小杂种,看来你们一家的心机很重啊,居然知道装疯卖傻来欺骗郡王,欺骗天剑宗,现在暴露出来了,是觉得天下无敌了,江宁郡没人能收得了你了么?”陈长生冷笑道。

    “别再满嘴喷粪,否则我会杀了你!现在给你一次机会,要么去通知破剑峰,要么滚开,我不喜欢重复话。”叶轻寒眼中射出一道让人骇然的精光,杀机四射。

    陈长生被叶轻寒这一道目光镇住了,竟然没敢再说出难听的话,心中暗怒。

    “混蛋,我竟然被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吓住了,以后还怎么在天剑宗的弟子面前抬起头?”陈长生铁拳一握,踏向叶轻寒。

    终究是老牌的燃血境强者,二品宗门的执剑长老,气势一爆发,顿时引来众多弟子的声援喝彩。

    “长老威武!”

    数百名弟子齐声怒吼,震溃山林,惊动了天剑宗众多强者,几个年轻一辈的主峰首席大弟子全部走了出来,每一个修为都不逊炼体九重,而且气海开辟的十分强悍,算是同阶中的佼佼者。

    叶轻寒握住了刀柄,一步步踏向山峰,气势爆发,和陈长生的气势撞在一起,彼此毫不退让。

    陈长生心中暗惊,不断提升气势,可是双腿如灌铅一般沉重,不仅没有震溃叶轻寒前进的步伐,自己反而有倒退的趋势。

    轰……

    二人一步一个脚印,刻在了山脚的石板上,脚印让人触目惊心,叶轻寒看似年纪轻轻,可是眸子里射出的寒芒让近百岁的陈长生都惊恐。

    “这个陈长生是燃血境中期,恐怕单凭气势打败不了他,现在又不宜和天剑宗彻底撕破脸皮……”叶轻寒暗暗思考,气劲迸射,卷动长发飘舞,渐渐逼近了陈长生。

    陈长生更是恼怒万分,这个时候退了,以后就别想抬起头了,可是他更不想和叶轻寒硬拼,因为他根本看不透叶轻寒,如果现在有个台阶给他下,他会毫不犹豫的顺势滚下去。

    “看来你是要阻住我的去路了。”叶轻寒抽出重狂刀,幽幽质问道。

    陈长生不知道如何回答,天剑宗的人越聚越多,都在看着他呢,进退维谷。

    ……。

    破剑峰上,一个孤独的老者仿佛一柄绝世宝剑,傲立山巅,俯瞰着茫茫大山,衣衫随风摆动,散发着强大的气息。

    “师尊,山脚听说来了三个人,好像是仙儿师姐和她的两个孩子,说是来拜访破剑峰的,但是被陈长老拦住,已经打起来了。”一个苍劲的中年男子匆忙爬上山顶恭敬的说道。

    “什么?”老人瞳孔猛然一睁,射出一道寒光,转身化作一道利剑直扑山脚,看来对他唯一的女儿还是很在乎的。

    “陈长生,你敢伤我女儿一家,老夫宰了你!”

    一声怒喝响彻天地,在天剑宗内荡开,震耳欲溃,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天而降,气冲星河。

    陈长生闷哼一声,脸色惨白,连续倒退十多步才堪堪站稳,看着恼羞成怒的破剑峰峰主王旭飞,心不禁一沉。

    “王峰主,你这是要作甚?老夫身外外门长老,难道还不能执法了?”陈长生气愤的问道。

    王旭飞的气息像一头凶猛的老虎,看似迟暮,实则气血正旺的时候,即将步入苦海境,是天剑宗中坚力量,若不然,天剑宗早就放弃破剑峰了。

    “执法?你当老夫垂朽不堪好欺负么?还是真当我破剑峰无人?我女儿和外孙,外孙女从外归来,你凭什么拦着?又凭什么出手?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否则我和你没完!”王旭飞漠然质问道。

    “王峰主,当年可是你亲自将王仙儿和叶沉逐出破剑峰,并且说断绝关系……。”陈长生气急败坏,没有想到王旭飞竟然这般指责自己。

    “老夫当年急火攻心,才酿下大错,可是我一辈子就这一个女儿,怎么可能不认!我的外孙,外孙女更是无辜的,谁敢欺负就是欺负我!”王旭飞黯然,看着叶轻寒和苍老的王氏,稚嫩的叶梦惜,一脸愧疚和心疼。

    “仙儿,这些年父亲知道错了,你们走后我才明白,若是就此孤独终老,还不如索性答应你们的婚事,就算得罪了郡王,大不了一死而已,当年我太懦弱,让你们受苦了,从今天开始,回破剑峰吧!”王旭飞沉声说道。

    “慢着,王师弟,这件事可不是你说的算,当年将王仙儿和叶沉逐出天剑宗,乃是经过大家共同商议的,现在你想返回,牵连天剑宗,绝不可能!”

    又一道身影出现,气势丝毫不比王旭飞弱,他便是竹剑峰的峰主,竹蕴,燃血境巅峰存在,半只脚已经跨入了苦海境。

    “我火剑峰也不同意!”火剑峰峰主火云洛身着一身赤红长袍,低沉的说道。

    “我玉女峰同意王仙儿回归,女人就没有自主选择夫君的权利了吗?你们这般退缩,简直有辱天剑宗威严!是不是个男人?”

    极其貌美的少妇玉师妾翩翩而来,身后跟着几个风华绝代的年轻女弟子,各个气势不凡。

    天剑峰峰主,天剑宗宗主,剑敖亲出,八大主峰峰主也全部出现,一脸漠然的看着叶轻寒等人,大部分的人不愿意为了破剑峰得罪郡王府。

    玉女峰坚定支持王仙儿,当然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若是女人连自己选择夫君的权利都没有,全权听从天剑宗的安排,岂不是成了没有灵魂的附庸!

    叶轻寒淡淡的看着众人的态度,没有情绪波动,他只是想看看这个所谓外公的态度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