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玄幻小说 > 狂武战帝 > 第38章 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

狂武战帝

第38章 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被罚站的豆豆 书名:狂武战帝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狂武战帝》最新章节...


    剑敖等三大强者一见叶轻寒没有收手的趋势,都想制住叶轻寒,但是又怕伤了他不好和灵宝阁交代,互视一眼,联手欺身而进。

    “都给我滚开!谁敢靠近演武场,我毙了谁!”叶轻寒一脚踢中器梵天的小腹,将其踢飞数十米开外,重重的撞在山岩上,砸的沙石四溅,随即转身怒视剑敖等人,一身血衣迎风猎猎作响,血液四溅,虽然这些血大部分都是自己被三品灵甲真伤的,但是现在看来却极具震慑,像个疯魔一样。

    “叶轻寒!老夫念你是灵宝阁的贵宾,不愿出重手,但是不代表可以让你在天剑宗胡作非为,你眼中还有没有天剑宗?还有没有天剑宗的律法!”剑敖愤怒的喝道。

    “我是被迫反击,并没有触犯天剑宗的律法,你这样质问我是否有欠公平?”叶轻寒用俯视的姿态看着剑敖,眼中凶戾的冰焰让人头皮发麻。

    玉师妾脸色微变,感觉叶轻寒就是一头即将爆发的雄狮,而他们都只不过是凡人,随时都可能被叶轻寒的怒火烧成灰烬。

    “叶轻寒,大家同为天剑宗弟子,有事可以商量,最起码你可以让执法峰的长老出来依法处置犯了宗规的弟子,你没有权利私自执法!”玉师妾沉声说道。

    王旭飞脸色难看,他知道叶轻寒肯定是怒急了才出杀手的,可是叶轻寒的确犯了宗规。

    演武场上从来没有出现这么恶劣的事件,天剑宗自建宗以来也没有哪个弟子出手殴打峰主之事,叶轻寒也算是破天荒了,打破了天剑宗的传统。

    所有人都被叶轻寒疯狂的气息震慑住了,没有哪个弟子敢出言指责,生怕遭到疯子的含怒报复。

    “噗……”

    器梵天艰难的爬起,脸色惨白,不断咳血,若不是有灵甲守护,绝对会被叶轻寒活活打死。

    “你个杂种!敢攻击长辈!今天我看你能不能仗着灵宝阁的贵宾身份逃脱天剑宗的处罚!”器梵天不知死活,还在继续咒骂,甚至抽出一把犀利的灵剑,至少是三品以上的灵剑,准备强行轰杀了叶轻寒。

    “呵呵呵呵……”

    一连串阴沉的冷笑声仿佛从地狱深处传来,让人不寒而栗,发出冷笑的正是叶轻寒,此刻的他嘴角微微上扬,杀机四射,凶残的目光看着器梵天好像看着死人一样。

    简沉雪连忙冲进演武场,拉住了叶轻寒,低声说道,“你不能私自执法,否则引出太上长老,你没有好处,现在你占理,再动手可就理亏了!”

    “器梵天!你给老夫闭嘴!身为其他主峰之一的峰主,主动言语攻击晚辈,成何体统!”剑敖愤怒的呵斥道。

    剑敖不得不阻止,防止叶轻寒再次暴走,若是叶轻寒再次出手,而他无力阻止的时候,引出太上长老,连他这个宗主都要收到责罚。

    “他先伤我儿,难道我还不能骂他一句吗?我身份长辈,只不过出口重了点,他当众无视宗规,无视长辈威严,还请宗主做主!”器梵天愤怒的喝道。

    “宗主大人,各位峰主师叔师伯,还请允许沉雪说一句公道话!”简沉雪上前一步,散发出燃血境中期的威严,让众人大惊失色。

    “简沉雪突破了!成为了江宁郡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剑敖等人心中一惊,有欣喜,也有警惕,毕竟简沉雪是玉女峰的人,而不是其他峰的弟子。

    玉师妾大喜过望,眼中尽是满意之色。

    “你说。”剑敖脸色缓和,面对这样的天才弟子,他也不愿得罪。

    “今天本是我和叶师兄约好比试之日,希望以叶师兄的战力给我死亡的危机,逼我以战突破,可是火琛师兄和器连尘师兄突然出现,非要把这场友好的比试弄成极端危险的赌注比试,这本是无关紧要,促进大家荣耀和团结,可是叶师兄成功助我突破,并且手下留情,但是器连尘师兄不愿承认我输了,欲要否定赌注,并且主动挑衅叶师兄,这才有了三拳之约,这就是整件事的经过。”

    简沉雪急忙帮叶轻寒撇清责任,将责任全部推给了器连尘和器梵天。

    器梵天脸色铁青,愤怒无比,这种赤裸裸的指责,毫不留情面的指正,让他名誉扫地,虽然这些人都是见证者,可是在他眼中,谁也不能指责器剑锋,更不能指责他和器连尘。

    “宗主大人,谁也不愿自己被人骂成杂碎,更何况是无端指责咒骂?我只能说那名死去的弟子死有余辜,但是叶师兄不该私自处理,不过叶师兄刚入天剑宗,不懂宗规,还请轻罚。”简沉雪微微躬身说道。

    “我同意沉雪的意思,若是同门之间都肆意人身攻击,并涉及父母,还有什么同门友谊之说?”玉师妾看着器梵天的脸色便知道玉女峰和器剑锋的关系不可能修复了,便直接卖了一个人情给叶轻寒。

    “你们什么意思?都在指责我器剑锋吗?谁知道简沉雪和叶轻寒是不是串通好的来坑连尘的?”器梵天愤怒大喝,怨毒的看着玉师妾和简沉雪,阴冷的嘲讽道,“简沉雪,好歹我儿子喜欢了你十几年,你这个贱货有了新欢抛弃他也就算了,为何还要害他!”

    简沉雪脸色青紫,愤怒无比,粉拳攥紧,恨不得一拳打残这个为老不尊的混账。

    “器梵天!请你注意言辞,想翻脸本座随时奉陪!别以为有了三品灵甲就可以胡说八道!”玉师妾气势爆发,握剑走向演武场。

    “器师弟,你太过分了!立刻给我道歉!”剑敖脸色也变了,现在就算他没错也变得有错了,想偏袒都没机会。

    “我不道歉!凭什么要我道歉?你为何不惩罚叶轻寒这个杂碎?他当众杀同门,伤师兄,侮辱长辈,按罪应处死!”器连尘仗着自己是三品炼器师,觉得剑敖绝对不敢得罪,便冷声说道。

    “看来我对你还是太仁慈了,你想惩罚我是吧?那今天我和你不死不休!”

    叶轻寒气息变得冰寒,威严滔天,好像上古强者降临,压的众人心惊胆战。

    器梵天脸色一沉,竟觉得叶轻寒可以击穿自己的防御灵甲,面对同阶,他自认有了灵甲便处于不败之地,可是面对燃血境初期境界的叶轻寒,却有了这种感觉,让他杀机越来越浓。

    “宗主师兄,你听见了,他目无尊长,到现在还要对我喊打喊杀,还请宗主执法!”器梵天冷笑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尊长?在我眼里,你就是一坨烂泥而已,我想杀你不过挥手之间。”叶轻寒握了握拳头,眼中的凶戾光芒让人恶寒。

    “都给我闭嘴,想死战是吧?老夫成全你们,我会向太上长老申请燃血境之间的死战之约,一旦太上长老点头同意,你们想退缩都不可能。”剑敖愤怒的呵斥道。

    燃血境,是天剑宗的中坚力量,并不能私自决战,必须经过太上长老的点头,这是规矩,剑敖也不能改变,一旦太上长老点头,这场死战就不能避免,否则都将被长老强势扼杀。

    “现在都散了,三日之内太上长老必定出关回话。”剑敖不耐烦,自从叶轻寒出现,他一次次颜面扫地,再不彻底镇压,这个宗主的位置就不长久了。

    “慢着,赌约已经下了,有些人收了那么多赌注,就把赌账给我清了,不是我的一分不要,是我的,谁也赖不了!”叶轻寒扫视火琛和器梵天一眼,冷声说道。

    火琛浑身一颤,被叶轻寒的眼睛盯着就像被毒蛇盯着一样。

    “火琛,你要赖账么?”叶轻寒淡淡的问道。

    火琛苦笑,这个时候当着宗主的面说赖账,岂不是要找死?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厮模样的少年身背一柄二品灵剑,抱着一个铁盒走进了演武场,很多人认出了他,他就是剑十三的侍剑童子,没有名字,大家都叫他‘侍剑’。

    “侍剑特奉主人之意前来送上赌资,主人说愿赌服输,还请大人收下这十万两金票。”

    剑十三倒也是爽快,没有拖拉,倒是引起叶轻寒的好感,随手接过铁盒大开一看,全是千两金票,而且皆是灵宝钱庄的金票,枭陨星上任何地方都可以兑换。

    叶轻寒点了点头道,“那就替我谢谢你家的主人了。”

    侍剑小童离去,火琛不好意思再不说话了,咬牙说道,“我认账,三天之内我定还清赌债,这里有五千多枚真元丹和燃血丹,价值……”

    “你先把薰儿那些赌我赢的人的外债先还了。”叶轻寒打断了火琛的话,直接说道。

    火琛脸色微微一变,不过并没有犹豫,除了薰儿的赌注比较大,其他人的并不多。

    薰儿领走了本金,资产瞬间扩大十倍,三百枚真元丹,三十枚燃血丹外加三千两银子。

    还有一些人总共加起来拿走了一千多枚真元丹,一百多枚燃血丹,让火琛一阵肉疼。

    剩余的真元丹和燃血丹还有不少,总价值约一万两黄金,叶轻寒全部接下,冷眼看着其他几个主峰的大弟子。

    “我等也将三日内奉上银子,绝不拖欠。”几个大弟子连忙说道。

    最后,叶轻寒看着器梵天和昏迷的器连尘,淡淡的说道,“器梵天,你儿子的账你要帮忙还是我找他要?”

    器连尘的外债可不是十万两黄金,而是三十万两!一旦一次性付清,器剑锋很可能会因此而没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