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玄幻小说 > 狂武战帝 > 第43章 重狂在手 天下沉浮

狂武战帝

第43章 重狂在手 天下沉浮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被罚站的豆豆 书名:狂武战帝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狂武战帝》最新章节...


    九霄云外,积云滚滚,天雷轰鸣,似乎在寻找渡劫的战兵,威压笼罩江宁郡,压的人无法呼吸。

    “有人渡劫吗?洞天境晋升道尊境才会有天劫,江宁郡有洞天境强者么?”太上长老一步跨出洞府,惊恐的看着天劫,根本无法力抗。

    七尺重狂刀身在两百米深处的崖底,再加上数十米的高山,相当于三百米深处,雷劫也无法迅速定位,给予七尺重狂刀成型的机会。

    叶轻寒虚汗直冒,七窍流血,若不是简沉雪在后方死死支撑,恐怕生命精华都可能被七尺重狂刀吸走。

    “凝!”

    叶轻寒低喝一声,指尖逼出一滴心血,冲入了母槽内,快速旋转,扩散于整个母槽内,温度疯狂的下降。

    噗……

    简沉雪喷出一口精血,神识涣散,哪怕有大量的真元丹提供补给,她也不能承受真元如此疯狂的倾泄。

    “撒开!我应该可以了!”叶轻寒感受到简沉雪的生机在溃散,低沉的喝道。

    “不……用!我可以……”简沉雪固执无比,双腿几乎插入了山石内,弯曲抽搐,妖孽般的脸蛋狰狞,失去了风华绝代。

    咕咕咕……咕咕……咕……

    燃烧的铁水气泡越来越少,代表着温度在急速下降,黝黑的重狂刀开始显露狰狞,消耗的真元不减反增!

    “给我凝!”

    叶轻寒声音嘶哑,一口精血喷入母槽内,好像冷却剂一样,七尺重狂刀可以凝固成固态。

    气海内的真元被吸干,叶轻寒浑身一颤,昏昏欲睡,却被简沉雪最后一点真元唤醒,气海深处喷出纯粹的真元,犹如海眼爆发,让他迅速清醒。

    轰轰轰……

    真元决堤,破开了瓶颈,直接打穿了燃血境中期的桎梏,磅礴的真元游走四肢百骸,逆冲到简沉雪的体内,让二人的脸色终于恢复一些红润。

    “呼呼呼……”

    二人粗重的喘气声交织,充斥整个房间,紫光缭绕,将炼神炉房内映衬的美轮美奂。

    五品战兵的威压迸射而出,将简沉雪击溃,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撞在石壁上昏迷了过去。

    还是没有开锋的五品战兵,一旦开锋,叶轻寒本人都未必能掌控的住。

    七尺重狂刀彻底凝固,叶轻寒收敛气息,将真元收回,救醒简沉雪后便等待重狂刀彻底冷却。

    有了重狂刀,虽然不能长时间的动用重狂刀法,却可以瞬间爆发,用于保命,有了重狂刀,根本无需顾忌司徒云霄,甚至可以一劳永逸,一刀劈了郡王府。

    “可以了么?”简沉雪激动且紧张的看着七尺重狂,兴奋的问道。

    “快了!”叶轻寒声音嘶哑,精神疲惫到了顶点,以燃血境锻造五品战兵,即便他有大武尊的灵魂,也禁不起这样的消耗。

    七尺重狂,刀长七尺,重达五百斤,给人一种狂傲的气息,让人敬畏,此刻哪怕只是藏在母槽内的半成品,都让人不敢亵渎,一旦成型,单凭气息都可以压死燃血境。

    “谢了,若不是你,材料可能会被浪费,重狂刀的锻造也将功亏一篑。”叶轻寒转身看着简沉雪,眼中多了一份情绪。

    眸子里简单的一抹情绪让简沉雪心乱如麻,小心脏扑通跳个不听,脸蛋红的像个苹果,酥、胸起伏不断。

    “没……没事,应该做的。”简沉雪连忙摇头道。

    “剩下的材料不足以打造五品玉女剑,送你一套四品子母剑,足够你用一段时间了。”叶轻寒思虑一番,决定好好培养简沉雪,她或许可以支撑天剑宗,让自己走的更加轻松一些,毕竟叶梦惜和王氏还是要生存在这里的。

    “谢谢,我这里还有一些材料,你需要么?”简沉雪激动的问道。

    “什么材料?”叶轻寒好奇的看着简沉雪,看来她也想锻造更高等级的灵兵。

    “不知道,去年我在洞天福地内找到的一块陨石,大概有十几斤,密度很强,我就收藏了。”简沉雪说着从乾坤戒指内取出一块鹅蛋大小的石头,竟然有十几斤,可见其密度大的吓人。

    叶轻寒瞳孔一缩,主动伸手接过‘石头’,眼中涌出精芒闪烁,因为这块石头上阵法交织,内含恐怖的力量,而且陨石的来源他更熟悉。

    七尺重狂刀的刀核!

    刀核内内置着重狂刀的精髓,大型聚灵阵,攻击阵,防御阵,有了它,这才是完整的七尺重狂!

    叶轻寒看着刀柄向上十公分处空余出来的小洞,咧嘴笑了!

    天意么?

    “这里距离枭战星至少几十光年,就算是动用星域域门,也要三五个月时间才能到达这里,没有想到七尺重狂刀的刀核竟然比我还早到这里一步。”

    叶轻寒兴奋无比,握着刀核凝视简沉雪,炙热的眸光深邃无比,让人沉沦。

    简沉雪第一次见到叶轻寒这般兴奋,那千年波澜不惊的道心终于波动了,心中不禁有些紧张。

    “怎么了?”简沉雪失声问道。

    “这个石头我要了,你可以提任何要求,只要我能办到,绝不皱眉!”叶轻寒低沉的说道。

    简沉雪想不到叶轻寒对这块石头竟然这么看重,连忙摆手道,“叶师兄,你要是有用就拿走吧,难道这块石头的价值还能超过飘渺飞仙步和四品子母剑么?”

    在别人看来,这个石头可能一文不值,在炼器大能手中,绝对价值连城,堪比一个王国的价值!在叶轻寒眼中,把青阳王国卖了,都买不到这刀核。

    “很昂贵,昂贵到你无法想象!这份人情我记着,日后绝不会亏待你!”叶轻寒转手收起刀核,并没有把它放置在七尺重狂刀内,因为现在的他没办法掌控巅峰的七尺重狂刀。

    到了深夜,叶轻寒将母槽放入冰水内,快速降低其温度,大量的水雾弥漫,充斥整个房间。

    温度降低之后,母槽粉碎,剩下纯粹的七尺重狂,叶轻寒握着刀柄,气势爆发,仿佛回到了枭战星上。

    轰……噌噌噌……

    气劲倾泄而出,将简沉雪硬生生推出七八米远,跌倒在通道内,一脸惊恐的望着叶轻寒。

    她从未见过这么恐怖的气息,仿佛神魔,高贵不可亵渎,煞气浓郁,与其冷傲的气息格格不入。

    孤傲,沧桑,狂妄,杀气凌然,汇聚于一身,一双眸子像龙眼一样具有震慑力,轻轻扫视简沉雪一眼,让她觉得身在地狱一样。

    “这是怎么样的一种眼神?他到底是谁?他到底经历了什么?”简沉雪浑身轻颤,彻底臣服在叶轻寒的眸子里。

    叶轻寒深吸一口气,收敛气息,低头看着凹凸不平的重狂刀,取出刀核不断打磨一身多高的刀身。

    刀核犀利无比,无坚不摧,突起的金属被不断磨去,露出寒芒,夺人心魄。

    清脆的声响在后山内回荡,整整一夜,简沉雪没有休息,也没有退走,就站在一旁看着叶轻寒反复的动作,心脏跟随着他的手势而跳动。

    因为没有刀核嵌入重狂刀内,根本不算五品战兵,虚空外的乌云散去,威压减弱,恢复了平静。

    第二天早上,七尺重狂刀终于被休整好,只剩下开锋这最后一道工序。

    成型的重狂刀被插入炼神炉内再次加温烘烤,稍稍软化的时候迅速抽出,利用开锋锤疯狂的打砸刀锋。

    外套退去,古铜色的肌肤流淌着汗水,浑身没有一丝赘肉,可是每一块肌肉都可以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轰轰轰……

    叶轻寒挥动大锤开锋,每一锤都重若万斤,砸的简沉雪心慌意乱,痴迷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天剑宗演武场上,十个擂台,同时选拔年轻一代最强者,破剑峰只有叶梦惜一个人参赛,导致她不得不在第一轮就要开始征战。

    鹦鹉仰头挺胸,满脸不屑的站在叶梦惜的肩膀上冲上了七号擂台,引来众人疯狂大笑。

    剑敖都笑了,充满了嘲弄。

    “我说师弟,叶梦惜才五岁,还是你的外孙女,你舍得让她上来送死?正所谓刀剑无眼,我可不敢保证她的安全。”剑敖冷声说道。

    王旭飞老脸通红,嘴角抽搐几下,想让叶梦惜下场,可是叶轻寒带来的那句话在耳边缭绕,经久不散。

    “放手,生死自知。”

    “实力是靠打出来的,不是靠练出来的!”

    是啊,没有谁可以在强者的羽翼下生存一辈子,叶梦惜必须学会自己长大,王旭飞老了,王氏不能修炼,以叶轻寒的资质,不可能在天剑宗停留,还要靠叶梦惜自己!

    “笑毛线!一群井底之蛙,谁能在我手中撑过三招再来笑,否则闭嘴!”叶梦惜目光冷咧,站在擂台赛俯视众人,竟爆发出一股不可亵渎的威势。

    玉师妾嘴角抽了抽,想笑怎么也笑不出,当初自己也是看不起叶轻寒,可是结果呢?江宁郡同阶谁敢争锋?

    叶轻寒如此,他的妹妹又会弱到哪里去?

    “战五渣们,小主人在七号擂台守擂,燃血境之下任何人皆可来挑战,三招不败你们,我们就认输。”鹦鹉嚣张的得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