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玄幻小说 > 狂武战帝 > 第68章 麻烦不断

狂武战帝

第68章 麻烦不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被罚站的豆豆 书名:狂武战帝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狂武战帝》最新章节...


    血刺凌厉,影丰霸道,所过之处,青草尽数枯萎,升级不错,杀气可以抹杀一切。()

    轰……

    叶轻寒不动则已,动则山崩地裂,重狂出击,天下沉浮,整个迎宾区都被震动,狂躁霸道的气息逆天而去,卷碎枯草,有些枯木甚至被连根拔起。

    “斩!”

    哗……

    真元顺着重狂刀倾泄而出,仿佛火山喷发,势不可挡,一刀劈出,大地崩裂,刀光一闪,平斩而去。

    两个人化作流行闪电,刀光剑影,划破了虚空,几乎踏着枯草飞行,闪过,攻击,防御,每一步都做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一招不慎,都可能身陨道消,绝无机会反败为胜!

    “十二式连环斩!”

    叶轻寒的招式多变,变化间行云流水,每一个动作都阐释了暴力极致,却又有三分美感。

    唰唰唰……

    重狂舞动,重达五百斤的重狂刀劈出,收发自如,影丰如幽灵般闪躲,时而刺出一剑,从不和叶轻寒正面撞击!

    影丰极其聪明,看得出叶轻寒的力量绝对是苦海境的第一人,就算自己倾尽全力也无法挡住叶轻寒的疯狂一击。

    “你躲的了吗!”

    叶轻寒闷哼一声,脚步碾碎大地,化作离弦之箭拧腰送髋,飘渺飞仙步法诡异至极,重狂横扫千军,从四面八方冲来,让影丰躲无可躲!

    “开!”

    一声爆喝,重狂刀转眼之间劈到了影丰的胸前,影丰大吃一惊,身影疾驰倒飞,想躲过叶轻寒这一刀,可是以血煞顶级步法速度,也不如飘渺飞仙,只能抬剑硬抗。

    “杀!”影丰真元流转周身,包裹血刺,剑锋撞向重狂刀锋,却不知道血刺在重狂刀面前就像孱弱不堪的孩童。

    轰……

    噌噌噌……

    一刀击实,影丰双手发麻,血刺有真元包裹也被重狂刀砍出一道豁口,身体更是如断线的风筝,不断朝后跌去,脚步碾碎大地,也阻止不了他败退的局势。

    “哼……”影丰闷哼一声,脸色苍白,双手一起握住血刺,止不住的颤抖,发麻的手臂已经感觉不到血刺的存在。

    “好强的力量!好快的速度……”影丰瞳孔一缩,见叶轻寒和自己全力对轰一次,不仅没有倒退,反而欺身而进,气势更甚。

    “回旋斩!”

    叶轻寒身体旋转,一纵十多米,从高空扑来,如苍鹰扑食,势如闪电奔雷,一刀从天而降,势不可挡。

    影丰再也顾及不了面子,一个懒驴打滚,顺着山坡滚出十多米远,仓皇逃出叶轻寒的杀伤范围。

    地面的沙土岩石崩碎,重狂刀犀利无比,刀气都可以削平山石。

    叶轻寒步步紧逼,仗刀而行,化身战神,背后之地皆是敌人禁地,强如影丰只能后退。

    影丰眼中涌出一道精光,暗道一句,“此人力量太强,近身作战不是我的强项,不能力抗!”

    “叶轻寒,来日再战,必取你项上人头,以立我血煞之威!”

    影丰明白叶轻寒的长处便是自己的短处,不愿再继续战下去,留下一句狠话,嘴角溢出一口鲜血,转身激射,血煞的血盾术施展到了极限,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叶轻寒看着影丰退走,没有去追,更没有看不起他,反而更加警惕,影丰是杀手,靠的隐匿身影,刺杀之术,如今和自己硬抗到现在,只是受了一点轻伤,足够证明他的强大了。

    秦皇抱着古琴站在窗前,没有半点情绪波动,感受到影丰退走,嘴角露出一抹清甜的微笑。

    “师尊,您胜了。”秦皇柔声说道,腼腆的像个女孩。

    “嗯。”叶轻寒点了点头,看着柔弱的秦皇,总觉得差了点什么,秦皇和他简直是两个极端,一个柔弱的像个姑娘,一个狂暴的像条苍龙,一刚一柔,一烈一温,完全不像是师徒。

    “皇儿,你对武道感兴趣吗?”叶轻寒皱眉,想让秦皇多点阳刚之气,少点娇柔之美。

    秦皇讪笑,抿嘴摇了摇头,把古琴抱的更紧,好像只有古琴才能给他安全感。

    叶轻寒看着阴柔的秦皇,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不过修琴道者,文弱一些不算什么,也没有多想。

    ……

    火云客栈,鹦鹉满脸傲然,对着闲无郁指手画脚,大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你可真够蠢的,身体本身就是一个宇宙,内部自成聚灵阵,你要了解你自身,才能最大强度的吸收灵气,加快修炼速度,你的师尊都没有教你吗?”鹦鹉愤怒的问道。

    闲无郁额间涌出一道黑线,向来只有人夸赞自己是天才,可是这头鹦鹉出现后,就没有一句好话!

    “真元不纯粹,肉身不强,修炼的功法杂乱不精纯,气海也没用拓展到极限,哎……”鹦鹉直摇头,根据叶轻寒平日里的话语,生搬硬套,倒是让它蒙对了,闲无郁此刻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紧张的看着鹦鹉。

    “神鸟,还能补救吗?”闲无郁恭敬的问道。

    “这个嘛……想淬炼真元,可以用炼丹之法,不断消耗真元,然后淬炼其纯度……”鹦鹉深的叶轻寒熏陶,倒是知道一些,理论上一套一套的,要是让它亲自来教,绝对一问三不知。

    闲无郁此刻把鹦鹉奉若神灵,一脸敬重的问道,“我不会炼丹啊,神鸟看我可有炼丹资质?”

    “你问我有个鸟用?自己看看体内有没有火元素,至于丹方,你师傅乃是噬风老魔,难道连三品丹方都搞不到?”鹦鹉不屑的说道,把剩下的事情推的一干二净。

    “我师傅最近闭关去了,我也找不到,我体内倒是有些火元素,不过三品丹方至少价值几千块中品,我也消耗不起啊。”闲无郁无奈的说道。

    “要不咱们去坑叶轻寒?他手里有不少宝贝!”鹦鹉低声说道。

    “好!你带我去找他,我好好教训下他,把他收了,然后让他解除和你的契约!”闲无郁精芒一闪,想把鹦鹉占为己有。

    鹦鹉这货典型是想摆脱闲无郁,可是又怕他发疯,直接烤了他,只能忽悠闲无郁主动去找叶轻寒。

    果然,闲无郁一听说要去找叶轻寒,一马当先,在鹦鹉的指导下直扑灵宝阁的迎宾区,因为有鹦鹉开路,灵宝阁的护卫并未阻拦闲无郁。

    叶轻寒刚刚击溃影丰,闲无郁就冲来了,让他不禁有些不耐烦。

    “叶轻寒,给我滚出来!”闲无郁一脚踹开别院大门,冷冷的喝道。

    叶轻寒指尖微微一颤,看着闲无郁一脸狂傲,真想一巴掌把他打进地底去。

    “什么事情?堂堂年轻一代精英,竟然如此没有教养,你的师尊都没有教过你么?”叶轻寒沉声问道。

    “少废话!今天我来,就是问你要个神物的,你给最好,不给我就强取,还会要了你的命。”闲无郁傲然说道。

    叶轻寒望着闲无郁肩膀上一脸得瑟的鹦鹉,嘴角一抽,看来又是这头贱鸟给自己惹来麻烦了。

    “你想要什么?”叶轻寒无语的问道。

    “这头神鸟!我要了,本来本公子准备灭了你,收取血煞的赏金,不过若你主动放弃和神鸟的契约,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就饶你一命。”闲无郁气势爆发,压向叶轻寒。

    两个人相距不到五米,叶轻寒看着闲无郁,嘴角挂着一抹冷笑,这个闲无郁绝对是纨绔,没有经历过生死,或许是被噬风老魔给宠坏了,觉得天下人没人敢偷袭或者对他出手。

    “哈哈,你想要鹦鹉,它要是跟你走,我绝不拦着。”叶轻寒冷笑一声道,对于这个无节操的坑货鹦鹉,放在叶轻寒身边还好,若是被其他人收服,它的主人绝对能被它玩死。

    “主人!我不要离开你,我是诈降啊,我对您是忠心耿耿,对您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怎么可能因为一个蠢货而背叛您呢!”

    鹦鹉一个闪身,直接扑到叶轻寒的肩膀上,老泪纵横,看起来真是天见尤怜。

    闲无郁:“……。”

    叶轻寒:“……。”

    “咯咯咯……哈哈哈……”秦皇咯咯一笑,随后觉得声音有些稚嫩柔弱,脸蛋微微一红,连忙改变声音,捂嘴浅笑。

    “呀,好有灵气的丫头,主人,你是从哪弄来的。”鹦鹉顺着笑声抬头看去,一眼瞟过秦皇,不禁一愣,被他身上纯净的气息吸引。

    “师傅,您的鹦鹉真可爱,就是脑子不太好使,连男女都分不清。”秦皇抱琴走了出来,虽然眼睛瞎了,可是一点都不耽误他走路,神识向外扩散,好像蝙蝠的雷达一般,十分灵便。

    “你丫脑子才不好使!本神鸟天下独一无二,怎么可能看不穿你的本质,别以为是平胸就可以伪装成男人!”鹦鹉大怒,丝毫不顾及身后闲无郁那双可以吃人的眼睛,直接咆哮道。

    秦皇脸色微微一变,抿嘴不再说话。

    叶轻寒还未来得及呵斥,就见闲无郁杀气冲天,真灵道翅冲天而起,拍击长空,将整个迎宾区搅乱。

    “好好好!你这个贱鸟,居然敢耍我!今天我要你和你的主人一起下地狱!”闲无郁愤怒无比,他真心待鹦鹉,可惜真心喂了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