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王牌神医 > 第64章 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二更)

王牌神医

第64章 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二更)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淡酒醉人 书名:王牌神医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王牌神医》最新章节...


    吸!

    我吸!

    我狠狠吸!

    ……

    叶凡转运丹田之力,不断的深吸着,那被蛇咬的伤口,甚至被他给吸出了一个红印。

    吸了这么多回,他已经将大部分残余的毒素给吸了出来。

    但是,这吸吮的感觉,让他根本就消不下来。

    每个男人为什么这么喜欢吸-奶?女人又为什么让男人吸?

    就是因为每个男人内心深处一直忘了不了幼儿吸吮母-乳的依赖。

    而女人天生就是母性泛滥,怎可能不让儿子吮吸呢?

    所以!

    每一口,都是儿子感恩之情啊!

    每一口,都是“饱满多汁”的母爱啊!

    ……

    此刻的叶凡,完全沉溺于吮吸的爽快当中。

    只不过,每当他深吸一口,林晓蕾的身子不由的紧绷一下,然后快速的抽搐了几下,整个人几近瘫软了下来。

    这种异样的感觉,几乎她感到快要窒息了,仿佛就这样子死去也值得了。

    “!”

    “!”

    “!”

    叶凡吸的正惬意呢,哪会会发现林晓蕾的脚时不时的绷紧一下,然后不时的在地上磨蹭着,一只手抓在旁边的杂草上,越来越用力。

    整个人开始慢慢的,轻微的颤抖了起来,特别是叶凡每次一吸,林晓蕾的身子就得微微的颤抖一下。

    ……

    接连吸了好几口蛇血后,叶凡看了看伤口,说道,“再吸一次估计就可以了!“

    “嗯!”

    林晓蕾双眼迷离,脸颊布满了醉酒般的桃-红,也没有再多说话,轻轻咬着樱唇,极力的忍住身子那一股酥软、麻麻的感觉。

    叶凡含着那口血,正想吐出来,却无意的察觉到此刻林晓蕾脸上的表情。

    顿时,他惊讶的睁大着双眼,仿佛看到了不可思议的场面般。

    这……这不是传说当中达到巅峰后的反应?

    阅片无数的他,怎么会不知道林晓蕾脸上那桃-红的表情代表着什么呢?

    靠!

    我不就是吸多了几口,咋就把她这个黄花大闺女给吸爽到巅峰了?

    此时叶凡才知道,原来林晓蕾的兴奋之处就是在胸器上。

    “咕噜!”

    叶凡不禁的咽了三两口唾液,却是没想到自己嘴里那口血还没吐掉呢。

    这一下,直接就把那口血给咽到了肚子里祸心

    “糟糕!“

    叶凡脸色一变,但是随即却是放松下来,这蛇毒已经吸了差不多了,刚才那一口应该不会含有多少的蛇毒的,按道理应该是没有办法伤到自己的。

    林晓蕾的额头上满是汗水,整张脸透着一股子的桃-红色,而身子,也同样是异常美丽的桃-红色。

    叶凡刚想说点什么,林晓蕾却首先开口说道:“叶凡,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无-耻?”

    诶?

    叶凡傻眼了,好奇地问道:“你在说些什么?”

    林晓蕾咬了咬嘴唇,几乎快要哭了出来。

    “我……我也不知道自已身体为何这么敏-感的,我也不想这样子的,可……可是我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已的感觉,我是一个无-耻的坏女人!呜呜!”

    说罢后,林晓蕾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像这种漂亮的女生,身体竟然出现这么敏-感的反应,她能不伤心难过吗?

    尽管她有些任性,但终究到底,她还是一个可爱、善良、单纯的女孩。

    如今身子出现那样子羞赧难忍的反应,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坏女人,突然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我靠!你哭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顿时,叶凡额头一黑,嘴角无奈的抽了抽。

    拜托!

    这可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咋能叫无-耻?

    再说了!

    连自已这么无-耻的人,都不觉得无-耻,你无-耻个屁啊?真是的!

    只是林晓蕾越哭越厉害,哭声也越来越大。

    叶凡这一回惊慌了,这人最怕女人哭了,尤其是美女。

    于是,叶凡一脸正经地说道:“晓蕾,不要哭,我会负责的!”

    林晓蕾稍微地止住了哭声,“你……你怎样负责?”

    叶凡解开胸前一个衣扣,露出结实的胸肌。

    “啊!你干嘛?不会是想非礼我吧?”

    林晓蕾吓了连忙后退的几步,要是这混-蛋突然兽-性大发,这荒山野岭的,我找谁叫冤去啊?

    此时,忽闻她哎哟一声,身体不小心的绊倒在地。

    “你……你没事吧?”

    叶凡欲上前搀扶起她,却被她给制止了。

    “你别过来,你快点说!你到底想对我怎样?”

    林晓蕾依然不敢掉以轻心,迅速的抓住了一根木棒,警惕的防范着叶凡突然袭击。

    “我想对你负责啊!”

    “你……你扯淡,负责就要脱光衣服的?不哪里叫负责,分明叫非礼!”

    “妹子,你误会了啊!刚才吸你胸,只是为了救你,吃了这点亏,我也认了,谁叫我好人,对不?可是我看到你哭得这么伤心,我心特么难受,所以我就想……”

    叶凡故意停顿了一下。

    “你想什么?”

    “要不这样子吧,我再吃亏一点,我胸-部也让你吸一次,最多大家扯平了!”

    “你……你做梦吧!!”

    林晓蕾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的,杏眼尽是熊熊的怒火。

    什么叫吃点亏啊?又什么叫扯平啊?

    明明就是你这大色-狼占了我便宜,如今还想让我吸你那恶心的地方?

    混-蛋!

    你想的倒美啊!

    ……

    “咋啦?你不愿意?我都作出这么大牺牲了,说句严重一点,我清白从此毁在你手上了。”

    叶凡见得她没有一点表现,心里挺纳闷的。

    靠!

    我都牺牲这么大?你让我这个纯情的小处-男情何以堪啊?

    “呕!”

    林晓蕾作出呕吐的动作,眼神鄙视了起来,“哼!就你心里那点小伎俩,我会看不出?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切!不吸就算,我还不乐意呢!”

    叶凡表情很不爽,把脸转过另外一边去,双手重新系好上衣的衣扣。

    然而,就在这时候。

    “呀呀呀!大色-狼,我饶不了你!”

    突然,有人愤怒的叫骂了一声。

    顿时,叶凡与林晓蕾都被吓倒了。

    只见不远处的李佳佳拎着一根木棒,怒气冲冲的跑了过来,那架势像是十分的吓人。

    “佳佳!”

    坐在地上的林晓蕾,表情兴奋,惊喜的叫了起来。

    “晓蕾姐,对不起,我来晚了!”

    李佳佳粉-嫩的俏脸伤心透了,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啥来晚了?”

    林晓蕾听得一头雾水,显然没有听懂对方的意思。

    “他……他刚才是不是圈圈叉叉了你?”

    “他圈圈叉叉?”

    林晓蕾傻眼了!

    “靠!我啥时候圈圈叉叉了她啊?”

    叶凡下面一阵子的蛋疼,有一种当场想吐血的冲动。

    这萌妹子,咋会觉得我非礼她姐妹呢?奇怪了!

    只见叶凡下意识的瞥了坐在地上的林晓蕾,由于刚才吸蛇毒,她衣服有些凌乱,再加上她刚哭过,双眼有些泛红,这很正常。

    最后再配合上自己系衣扣的动作!

    我靠!

    这……这不正是凶手施-暴得手后,准备穿衣服,拍拍p股就走人的举动嘛!

    尼妈!

    这一回,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