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都市王牌保镖 > 第33章 逛酒吧的绅士

都市王牌保镖

第33章 逛酒吧的绅士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莫失初心 书名:都市王牌保镖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都市王牌保镖》最新章节...


    “哼,你死定了。”李德胜咬着牙,一字一句对林海说道。

    苏婉婧冷眼看着李德胜,道:“你想怎么样?”

    李德胜没好气道:“苏千金,光天化日动手打人,这件事情必须赔钱,道歉,不然,哼,老子立即把你们拘留了。”

    这话也是说给苏婉婧听得,他还在幻想着自己利用权势,逼苏婉婧退缩就范,到时候再装的大肚一点,既展现了自己的实力,又能博得苏婉婧的心。

    不过李德胜看错了人,苏婉婧绝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普通姑娘。

    堂堂苏氏集团千金,家产上百亿的身份,身边的朋友非富即贵,又怎么可能怕一个小小的警察局所长。

    苏婉婧冷冷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别太过分了。”

    “呵呵,赔你妹,我怕你消受不起,孙子。”林海冷笑一声。

    “你敢骂我?”

    “骂你又如何?老子揍都你随时可以。”林海笑着说道。

    李德胜顿时暴怒,想要冲上去揍林海,不过随即想到了什么,怒极反笑道:“小子,有种动手啊,老子告你袭警,到时候让你牢底坐穿。”

    “动手?”

    “对,动手啊,打我啊,你有种打我啊,打死我啊,我求求你动手打我,求求你打死我,来啊,你敢么?”

    李德胜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量这个小保安也不敢乱来。

    不过还没笑够,就感觉小腹如同被炮弹击中一样,剧烈的疼痛迅速蔓延全身,差点一口气被上来背过去。

    顿时,原本还得意洋洋的他倒在地上,一个劲倒抽冷气,身子如同虾米一般蜷缩在地上,嘴巴和眼睛张开的大大,呼呼喘息着。

    “老子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奇葩存在,竟然主动让人揍,呵呵。”林海笑了笑。

    李德胜原本还想装个逼,弥补一下自己方才受伤的玻璃心,没想到瞬间被林海秒成了狗,顿时惊慌失措挥动着双手,刺耳尖叫起来。

    林海大步上前,有力的手掌一把抓住李德胜的脖子,将他生生单臂提了起来。

    李德胜双脚离地,呼吸急促,双眼露出了惊骇万分的神色。

    苏婉婧忽然想起当初自己第一次和林海相遇时,那双惊人的臂力,如今再次展现在了她的眼前。

    “闭嘴,不然死。”林海残忍的对满脸惊恐的刘贱仁说道。

    “是,是…咳咳咳咳…”李德胜被掐着脖子喘不上气,双眼充满了惊恐之色,勉强从大张开的嘴巴里挤出字。

    林海一松手。

    噗通一声,李德胜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不断大口喘息着,望向林海时心有余悸。

    李德胜蜷缩在地上,惊恐的望着林海一步步正朝他走来,急忙慌乱喊道:“你,你,你别过来,我可是新区所的所长,你要是敢再动我,我立刻逮捕你。”

    林海不为所动,依然朝着他走来,身影覆盖了李德胜,在他惊恐的注视下,轻轻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

    顿时,李德胜眼珠子差点蹦出来,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令他大口喘息着,额头上冷汗疯狂直冒。

    林海再次提起了脚。

    李德胜看到此时,瞳孔骤然紧缩,急忙哭爹喊娘的求饶道:“啊,啊,啊,哎哟,呃啊,哎哟,大哥啊,求求你别打了,别打了,小弟认错,小弟错了……”

    “真是犯|贱。”林海冷哼一声。

    “够了,我们走吧。”苏婉婧牵住林海的胳膊,该适可而止了,否则再照这么打下去,李德胜估计不死也得脱层皮。

    二人走上街,苏婉婧细细打量着林海,心底有些吃惊,她见过家里的那些保镖,其中不乏一些自称从精锐特种部队出来的好手,身手也确实了得。

    但方才林海只是随意的一脚,却速度奇快无比,力道之准确,令人惊叹不已。

    “你以前是特种兵?”苏婉婧好奇问道,她倒是不在意得罪李德胜,一个小小的所长而已,自己一个电话就可以帮林海摆平后事,不过这种话她不会当面说出来,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在意起林海的尊严和面子,这和她那温柔善良贤惠母亲的培养也有着一种必然的因果关系。

    “哪有,以前干后勤保障,炊事班砸煤,切菜的。”林海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

    苏婉婧没有再追问,不过女人的直觉告诉他,林海绝非像他口中说的那样,是个炊事班砸煤炭的后勤兵。

    “李德胜一直对我图谋不轨,想用不正当的手段追求我,甚至还想帮着他顶头上司的儿子萧吉霸来泡我。”苏婉婧对林海说道。

    “其实,你没必要这样,得罪了他,对你不好。”苏婉婧顿了下,关切对林海说道。

    林海点点头,笑眯眯说着:“我看他不顺眼,所以我顺便收拾一下。”

    “就为这个?”苏婉婧沉默了一下,没想到林海竟然是为了自己才动手打人。

    “呵呵,李德胜看不起我,我不在意,可是他想调戏你,就绝对不行,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的朋友,就绝对不允许其他人去欺辱,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林海说完,双眼望向了天空,迷茫的眼神覆盖了他的内心,记忆犹如潮水般涌来,曾几何时,当年那个热血的他,也曾对着一帮弟兄做出过这样的承诺,说过类似的话。

    暮然回首,物是人非,当年忠心耿耿跟在自己身后拼杀的弟兄们,仅仅剩下了三四个,其他人,全部埋骨异乡,付出了短暂的青春和人生。

    “…………”苏婉婧沉默了,她从林海的身影中,看到了一种叫做血性的东西。

    男人,最怕缺的就是血性,放眼整个大都市,如今有热血的男儿还剩几何?

    “要不?喝一杯?”苏婉婧忽然觉得,此时此刻,只有饮酒,或许可以抒发内心的那种感觉。

    “喝一杯?”

    “好啊。”林海笑了起来。

    走在酒吧的路上,林海对苏婉婧忽然说道:“对了,婉婧,你以后离那个李德胜远一点。”

    “为什么?”

    “他有那种病,而且再不治就严重了。”林海说道。

    那种病,苏婉婧明白,绝比是指某些不健康的不良黄|色行为导致中标后造成的传染疾病,大家懂得。

    苏婉婧愣了一下,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一些不值得一提的医术而已,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从面相可以看出来。”林海笑着解释。

    “你懂医术?”苏婉婧略带惊讶。

    “略懂,略懂。”林海装逼的说道。

    这个男人,自己越来越觉得看不透了,真的只是一个简单的保安吗?或许不是……

    第一次来酒吧的人,会被那种迷醉的感觉吸引,渐渐在酒精中忘却自我和压力,或许这便是人们喜欢泡酒吧的原因之一。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运气好的时候,万一遇到什么寂寞空虚冷的极品美女,谈的投机,可以约一下,晚上做一些啪啪啪的快乐事情。

    苏婉婧平时很少来酒吧,即便来了,也定然会坐在包厢中,和去ktv唱歌没什么区别,不过今天却是和林海坐在一个小卡座上,看着舞池里的年轻人疯狂的扭动,尖叫,尽情挥霍着青春的资本。

    酒吧本就是男人狩猎的地方,而苏婉婧在明暗交替的灯红酒绿下,那份与普通人格格不入,又令人心生爱慕的气质,顿时吸引了不少的注意,怎么会放过这种好机会。

    一个英俊的年轻人捏着一支高脚杯,向这边走了过来,绅士般微微弯腰,凝视着苏婉婧,缓缓道:“尊贵的女士,可以和你喝一杯吗?”

    林海眨巴眨巴眼睛,捕捉到苏婉婧在面对这个绅士般的男子时,眼底闪过的那一丝厌恶。

    随即,林海大笑一声,提起二只杯子,将没有兑任何饮料的洋酒倒满,对绅士年轻男子道:“想和我老婆喝酒,得先过我这一关,来,放倒我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