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都市王牌保镖 > 第44章 秋意浓

都市王牌保镖

第44章 秋意浓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莫失初心 书名:都市王牌保镖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都市王牌保镖》最新章节...


    车中,一首劲爆至极的重金属音乐响起,令苏婉婧皱起眉头,念叨一声:“小妹真是的,不懂得这种音乐有什么好听。”

    换了一张cd,里面传来一首《李香兰》,轻吟的音乐缓缓响起,苏大美人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车里,轻柔的声音缓缓拨弄着心湖泛起的涟漪。

    一杯酒,情绪万种

    离别多,叶落的季节离别多

    不怕相思痛,只怕你伤痛

    怨只怨人在风中,聚散都不由我

    不怕我孤单,只怕你寂寞,无处说离愁。

    略带伤感和怅惘的词调,令林海沉默抽着烟,眼底闪过窗外的风景,心却无处寄托。

    自从见到李长风,当年的人,当年的事,当年的热血豪迈,情同手足的兄弟情义,以及那最后一场近似离别的飙血战斗,以及最终深深的自责,深深的怨恨,深深的懊悔……

    “林海,你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苏婉婧戴着墨镜,任凭跑车风驰电掣,缓缓开口。

    “和我说说你的过去,好吗?”

    一口浊烟轻吐出,林海凝望着远方,眼底陷入了深深回忆中,喃喃:“过去……”

    “海哥,你快走,别管我!”小石头临死的时候,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的地方,鲜血浸染了地面,眼神却带着执着和坚定,冲着林海怒吼一声,拉断了自己身上手雷的引信。

    自己就那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在一团暴怒的火焰中,化作了灰烬。

    小石头的死,令小蛇在愤怒中,失去了理智,抱着一杆冲锋枪,脱离了掩护的躲藏,流着泪,发疯一样冲着敌人疯狂的冲锋和扫射。

    那个浑身上下中了几十强的小伙子,硬是杀了对方五十多个人,最终被对方最远处隐藏极深的狙击手一枪爆头,子弹穿过他头颅的瞬间,林海甚至听到他依然在怒吼咆哮着要为小石头报仇!

    小蛇当时,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一个跟了自己不到一年半的新兵蛋子,一个总是在傍晚乐呵呵跑到自己身边,用略带稚嫩的少年音,询问自己如何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兵王”。

    还有小黑,为了抢回小蛇的尸体,永远的失去了双腿和一只手臂,在凄厉的痛苦中,被林海一拳打晕,冒着无数枪林弹雨把他救了下来,为此,林海身上中了十七颗子弹,其中有一处离心脏仅仅不到一寸的位置。

    当年的弟兄,算上自己,一共二十一个人,活着回来的,仅仅四个人,其中小黑属于特等残废,除了背负着仇恨和失去兄弟的痛苦,以及自身伤势的严重之外,还要背负着上级的处分,最终只能咬着牙,带着屈辱,泪水,仇恨,和无法言语的沉默的愤怒,背井离乡,逃亡到了国外。

    此时此刻,林海的眼前,仿佛看到那些当年兄弟们的音容笑貌,仿佛听到了他们的声音,过往历历在目,不知道为什么,眼底觉得有一种湿润的感觉。

    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当初的梦想是兵王,如今,自己是一个实力纵横世界所向睥睨,被国际上的无数强者誉为兵王之王的存在,可是自己为什么不高兴?为什么不开心?为什么没有一点点骄傲的感觉?为什么只有痛苦,只有自责,只有悔恨!

    为什么自己的眼底湿润了?为什么泪水总是在这个时候无法控制……

    还有当年那个女人,就是那个该死的女人,让自己尝到了爱情的滋味,让自己心中有了守护与呵护的珍贵东西,让自己这块百炼钢感受到了绕指柔的温馨。

    就是那个该死的女人,轻轻依靠在自己肩上,月半夜中,一手倚着钢枪,一手轻抚月光下她修长的秀发,听着自己豪迈的讲:“总有一天,我会让全天下的女人都羡慕你,羡慕你有我这样的男人,别的女人有的,我一定会全部给你,别的女人没有的,我林海拿这一身铮铮铁骨去换来亲手送给你面前!”

    “我要用一生守护你,哪怕没有城墙,但永远有男人的胸膛,可以保护你。”

    就是那个该死的女人,在那些神秘的人口贩子组织和无数枪口的威胁下,冷眼嘲讽着他们,毫不畏惧生死,让他们的威胁变得那么可笑,而又用极为温柔的口吻向对面自己隐藏的草丛中说着:“林海,永远不要向敌人低头,你做什么,在我心目中,都永远是对的,感谢命运能够让我遇到你,如果有来生,我还愿意做你的女人,不,我要做你的妻子,遮你半世流离后的哀伤,林海,我会在黄泉路上等着你,别怕我孤单,因为我怕你若有一天离开了这个世界,独自一个人去轮回时会孤单,所以,我要陪着你。”说完,那回眸一笑百媚生,浅尝辄止的微笑,以及自己无限痛苦的咆哮和悲伤中,亲眼望着自己一生最挚爱的女人倒在血泊中,直到死,她仍然以微笑的姿态,望着自己所在的方向。

    泪水,从眼眶不争气的流落双颊,顺着下巴,滴落在起伏而又坚强的胸膛上,林海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些。

    苏婉婧愕然望着此刻的林海,那泪水,那急促的呼吸,那陷入回忆中带着自责的眼神,让她感觉心口狠狠的一痛,为这个有故事的男人莫名的心口仿佛被狠狠扎了一下。

    “小蝎子……”林海喃喃着,是啊,那个从小到大带着天蝎座独有的执拗、固执和痴情,以及坚强和柔弱并存的小傻妞,总是在林海叫她“小蝎子”的时候,俏皮皱起可爱的小鼻子,却满心欢喜的喜笑颜开。

    一切的画面,定格在了林海的脑海中。

    《李香兰》的歌曲依然在轻唱着:

    雨点透射到照片中,回头似梦,无法弹动

    迷住凝望你,褪色的照片中

    像花虽未红,如冰虽不冻

    是杯酒渐浓,或我心真空

    …………

    “他,到底有怎样的过去?”

    轻柔而又怅惘的音乐中,此刻的林海犹如一匹坚强、果敢、独当一面,却又永远的孤狼,冷冷的眸中却难掩那最后一丝的柔情,夹着泪水,给人一种莫名的心疼。

    不知道为什么,苏婉婧芊芊玉手轻浮着林海那张棱角分明的面颊,擦拭掉上面的泪痕,深深的将他那雄壮结实的身躯,搂在自己娇小的怀中。

    “小蝎子……”林海望着苏婉婧,眼神却空洞、迷茫的自言自语着。

    “吻我,林海。”苏婉婧闭上了美眸,轻轻的主动投上来,轻轻吻住了林海的嘴唇。

    一股热流涌入脑海中,林海最后的理智彻底失去,猛然反手抱着苏婉婧,怒吼一声:“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