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ld not connect to memcache and try to use file cache now!
妖王独宠狠辣妃_ 第三百五十章 够阴险_人人小说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女生小说 > 妖王独宠狠辣妃 > 第三百五十章 够阴险

妖王独宠狠辣妃

第三百五十章 够阴险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李家宝 书名:妖王独宠狠辣妃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妖王独宠狠辣妃》最新章节...


    “祖母喊孙女过来,可是为了三妹妹的事儿?”李长安一脸孺慕之情,瞅着老夫人,声音清淡温柔。

    老夫人叹口气,“我老了,精神不济,芙蕖的嫁妆,怕是不能好好置办了,你帮祖母瞅着,让下人去买就行。”

    “祖母,孙女……”李长安虽不乐意操心李仙宁的事儿,一脸为难。

    她与李仙宁是不死不休的状态,老夫人却让她给李仙宁置办嫁妆,想想,怎么透着一股阴谋的味呢。

    老夫人看了眼李长安,枯瘦的手掌握住李长安的手,“这事儿确实难为你了,不过,终归是皇家的侧妃,咱们也不能太寒酸了。”

    李长安愣了下,轻微地瞥瞥嘴角,她就说老夫人咋这么放心,让她置办李仙宁的嫁妆呢,原来在这等着她呢。

    老夫人这是让她掏钱给李仙宁呢,真当她是傻子呢。

    “祖母,侧妃虽然是妾,却也是皇家的妾,嫁妆必定要贵重才行,孙女才疏学浅,又没管事儿的经验,祖母吩咐的事儿,孙女怕是要辜负您的厚爱了。”李长安笑着婉拒。

    老夫人不想给李仙宁出嫁妆,但,皇家纳妾,那嫁妆也不能太少。

    李仙宁就算入了瑞王府,也没有子嗣,又是个妾侍,尚书府以后指望不上李仙宁了,那老夫人更不会给她出嫁妆了。

    出了嫁妆,那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啊。

    她李长安,什么都缺,就不缺钱,看来老夫人也明白这一点啊。

    她亲娘高氏虽然死了,却把十里红妆的嫁妆留给了她,光那些摆在明面上的宝贝,就够让人眼热的了,更何况还有压箱底的钱财,难怪老夫人会算计到她头上。

    老夫人语气一噎,这个不省心的孙女,一点脸面都不给她留,竟敢驳斥她的话。

    老夫人虽然心底恼怒,却也没表现在脸上,眼神含着淡淡的哀求,手紧紧抓着李长安的手,“你这丫头,先别忙着拒绝,三丫头的嫁妆也不是要多贵重,稍微对付过去就行,再说,置办嫁妆又不用你出面,你吩咐下面的人去办就行。”

    都说人老成精,李长安真想啐口唾沫,仰天骂娘,让下面的人去办,那谁掏钱呢,还不是花她李长安的钱。

    李长安抽回手,从椅子上起身,垂着眸子,恭敬道,“祖母,出嫁这样的大事儿,长安自认无能,办不了,万一办砸了,瑞王怪罪,影响父亲的仕途啊。”

    李长安不得已,把瑞王抬了出来镇压老夫人,把渣爹搬出了说服老夫人。

    老夫人心里掀起惊涛骇浪,面上却仅仅皱了下眉头,很快恢复如常,叹息一声,“唉,这事儿确实为难你,你且回去吧。”

    李长安恭敬地行礼,“那孙女先告退了。”

    老夫人望着李长安的背影,不知是被光刺了一下,还是想起了什么,眼睛眯起。

    她这个孙女啊,真是越来越精明了。

    李长安回了秋菊苑,吩咐行云去吩咐车夫,她要去一趟定国侯府。

    她这次出门,除了见见二房的高媛外,还要去趟泰悦酒楼。

    泰悦酒楼是她的表哥高翔的私产,说白了,他是暗地里的老板,否则,上次上官玉与李仙宁勾搭在一起,也不会那么顺利。

    李长安刚踏进酒楼,就有小二热情的迎出来,“这位姑娘,想吃什么菜?”

    李长安轻启朱唇,“龙肝凤胆,店家可有?”

    店小二愣了下,随即,笑容更加热切了,“我们这酒楼可是一等一的好去处,龙肝凤胆没有,但,桃花酿却有一壶,姑娘可敢喝?”

    “本姑娘海量,上两壶。”李长安伸出两根手指头。

    “那姑娘楼上请。”店小二笑嘻嘻的前面领路,将李长安带到了地字一号房。

    李长安推门进去,果然见到她的二表哥高翔在屋内,打趣道,“表哥这暗号可没几个姑娘敢喊啊。”

    “我家表妹艺高人胆大,喊两声怕什么,没人笑话你。”高翔笑的一脸亲切,“表妹请坐。”

    刚刚她与店小二的对话,是她与高翔的暗号,这样传递消息方便一些。

    李长安坐在椅子上,行云,流云两个人自动退出屋,关上门。

    高翔抬头看了眼,笑道,“这俩丫鬟你用的很顺手啊。”

    李长安点点头,抿了口上好的雨前龙井,“她俩确实是不可多得的好人才。”

    “丫鬟用着顺手,蜀王的情分,你可就算是接受了。”高翔一脸凝重,随后恢复成了嬉皮笑脸。

    李长安勾了勾春,“接受就接受,难道我还怕上官炎吃了我不成。”

    高翔朝她伸出大拇指,“表妹真乃女孩子也,不过我还是要提醒表妹一句,皇家可不是个好去处。”

    “表哥放心,我自由打算。”李长安为了让高翔安心,豪迈地说道。

    高翔点点头,乐了,“你有分寸就好,今天来可是有事?”

    今日也是凑巧,他正好在泰悦酒楼,否则,李长安来,还不一定能找到他。

    “表哥不在定国侯府,我一猜,你肯定在这猫着呢。”李长安笑了笑,眸中闪过一抹慧黠,“我今日来是想问问,吴贵妃赐婚的事儿。”

    高翔低声道,“吴贵妃给高媛赐婚的事儿?”

    “嗯。”李长安点点头,也不绕圈子,径直道,“上官玉与吴贵妃那对母子,阴险毒辣,连这种损招都用上了,让人忍不住想要劈了他们。”

    “是啊,他们是死活都要把定国候拽到他们的贼船上啊。”高翔语气沉重,不容乐观。

    李长安认同地点点头,接着道,“上官玉一旦娶了高媛,那定国候就是瑞王的人了,就算不是,外边那些朝臣,还有昏庸的皇上,也会以为是,所以这门亲事,不能成!”

    她语气一顿,接着分析道,“上官玉的毒辣,我见识过,所以,我猜测不错的话,定国候不能为上官玉所用,上官玉一定会派暗卫除掉定国候一家,然后扶植二房上位,这样,就能得到二房的支持,一样能登上皇位。”

    高翔陷入沉思,喊道,“上官玉够阴险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