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闪婚成爱 > 082 你是我的心头好(三)

闪婚成爱

082 你是我的心头好(三)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柚子木 书名:闪婚成爱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闪婚成爱》最新章节...


    “你来做什么?”池淮南皱眉看着眼前的人,很明显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欢迎。

    而门外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今天带着江雨薇去找池淮南的江恒炜。

    江恒炜伸手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看着池淮南露出一个淡笑,声音清冷的问道:“我可以进去吗?”

    “有话就在这里说。”池淮南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喜。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和这个江恒炜并没有太多的接触,加上这一次也一共才见了两次面,但是池淮南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个男人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毕竟一个可以查到自己的私人手机号,找到自己私人住宅的男人,怎么可能简单?

    江恒炜听着池淮南这话,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满,也就真的站在门口出声说道:“我妹妹一直吵着见你,连晚饭都没吃,所以我才来找池先生,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不方便!”池淮南直接打断了江恒炜的话,然后看着他冷声说到:“这是你们家的私事,和我没关系,如果只是因为这件事的话,江先生慢走不送。”

    这样的结果似乎就在江恒炜的意料之中,所以他的脸上并没有意外的神情。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江恒炜的目光透过池淮南,看到客厅的衣架上正挂着一件白色的女士风衣,心中已经了然。

    说完这句话以后,他就转身迈开步子准备离开。

    只是刚刚走了两步,身后突然响起了池淮南的声音:“等一下。”

    “池先生还有什么事?”江恒炜转身看向池淮南,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淡笑。

    池淮南往外走了两步,深邃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沉声问道:“我想问一下,江先生有几个妹妹?”

    “池先生的问题真好笑,当然只有一个妹妹。”江恒炜朝着他勾唇笑了笑,随即又说道:“不过听你这样一问,我倒是想起来,我的这个妹妹,和池先生的妻子长得可真像。”

    因为上次的求婚新闻加上各种杂志上都是夏南星拍摄的封面,所以北城的很多人都知道池淮南的妻子是谁,长什么样子。

    如果是其他人说这话,池淮南是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的,可是这个人是江恒炜。

    即使他说话的表情和语气都是那么的自然,但是池淮南依旧可以感觉到那一丝异样。

    “江先生慢走。”池淮南将目光从他的身上收回,淡淡的说完这句话以后,转身进了屋子,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

    看着面前紧闭着的大门,江恒炜再次抬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隐藏在镜片下的目光中带着浓浓的笑意,也没有在门口过多的逗留,转身就离开了公寓。

    因为池淮南特意压低了说话的声音,再加上客厅里电视的声音比较大。所以夏南星并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

    “大叔,刚才外面是谁啊?”夏南星看到池淮南回来了,睁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问道。

    池淮南在她的身边坐下,长臂一伸就直接将她拥进自己怀里,轻声应了一句:“不认识,一个敲错门的人。”

    在他还没有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的时候,池淮南决定还是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夏南星,避免到时候会给她带来伤害。

    其实池淮南从见到江雨薇到现在,他的脑海中一直都在思索着一个问题。

    他对于夏南星的感情,到底是感激还是爱?

    一直到现在,他才终于是想明白了。

    十五年来,他一直都在寻找当初的那个女孩,想要好好的报答她,可是命运捉弄人,整整十五年他都没有找到她。

    直到十五年后,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遇到了她。哪怕时过境迁,他还是一眼都可以认出夏南星就是那个小女孩,一样狡黠的双眸,一样灵动的声音,俏皮的语调。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当初提出要娶夏南星,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感激,因为他想要像当年小女孩保护自己一样,好好的去保护她。

    但是随着两人的相处,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发现这种感激早已经在潜移默化之中变成了爱,深沉的爱。

    不管夏南星到底是不是那个小女孩,这辈子他都已经认定她了!

    他池淮南的妻子,也只会是夏南星,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如果唐景琰查出这个江雨薇才是当初那个女孩的话,那他愿意补偿她,但是这种补偿绝对不会包含情感,因为他的心里已经被夏南星一个人塞得满满当当,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的女人。

    想明白这些以后,池淮南突然拥紧夏南星,然后猛地低头吻上她的唇瓣。

    这一次的吻比以往更加炙热缠绵,结实的双臂紧紧的将她拥进自己的怀抱里,似乎是想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肉里,血液里。

    夏南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但也在他温柔的攻势下逐渐沉沦,两人双双倒在沙发上。

    直到池淮南快要褪去夏南星衣服的时候,她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他的双手,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微微气喘道:“大叔,等……等一下。”

    池淮南早已经情动,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但是听到夏南星这话。他还是强忍着身体的欲望,停了下来。

    “大叔,我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夏南星红着脸看着池淮南说完这句话以后,一下子从池淮南的怀抱中逃开,然后快速的跑上了二楼。

    池淮南看了看夏南星离开的方向,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炙热的下腹,嘴角扬起一丝无奈的笑容。

    没办法,老婆说等一下,那他就只能再等一下了。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以后,夏南星这才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只不过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掉,外面裹着一件浴袍。

    “大叔,生日礼物!”夏南星小跑到池淮南的面前,然后在他的身旁坐下,将藏在身后的一个方盒子拿出来递到了池淮南的面前。

    池淮南先是一愣,随即摇头笑了笑:“老婆,今天可不是我的生日。”

    “我当然知道今天不是啊。”夏南星有些无奈的轻叹一口气:“谁让某人怎么都不愿意告诉我自己的生日,我只能到处打听喽,不过没想到,大叔的生日……居然是儿童节啊!”

    说到这里,夏南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自从上次池淮南陪着自己度过了一个难忘的生日以后,夏南星就一直想着要给池淮南也准备一个生日礼物。

    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他的生日是在什么时候,每天在他耳边念叨,池淮南就是不愿意告诉她。

    而网上关于他的资料上,对于生日的一栏也都是空白的,似乎没有人知道他是哪月哪日出生的。

    最后夏南星想到了慕斯,和池淮南从下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一定会知道他的生日多少号才对。

    果然她在问过慕斯以后,才终于知道池淮南的生日居然是六月一号,一年一度的儿童节啊!难道大叔会一直瞒着她呢!

    不过因为儿童节已经过去了,所以夏南星只能今天来给他补一个生日了。

    池淮南听着夏南星的话,嘴角微微僵硬了一下,随即无奈的笑了笑,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尖,宠溺的说道:“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这可是大叔的生日,我怎么能够不知道呢?”夏南星将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扬唇开心的笑道:“往后大叔的生日我都会陪着你一起过!”

    “好。”池淮南轻笑着应了一声,手指轻轻抚平着她的头发。

    “不仅是我,还会有我们的宝宝!”夏南星抬头与池淮南对视,脸颊染上一丝绯红,娇羞的看着他说道:“以后我们有了小宝宝,儿童节和大叔的生日,就可以一起过了!”

    听着她的这番话,池淮南再次轻笑一声,伸手将她一把拥进了自己怀里,低头吻上她的额头:“好,一起过。”

    这一刻,池淮南真的是想要一个孩子了,一个属于他和南南的孩子。

    “大叔,快点拆开礼物看看!”夏南星将池淮南放在一旁的方盒子再次递到了他的手中,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池淮南在她期待的目光中,伸手打开了方盒,就看到盒子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条藏蓝色的领带。

    领带的花纹很简单,但是布料却很好,非常符合池淮南的气质。

    “这是第一个礼物,现在请拆开第二个礼物。”夏南星红着脸说完这句话以后,起身站到池淮南的面前,然后伸出双手握住他的手,将他的双手放在了自己浴袍的腰带上。

    虽然她接下来的话都没有说,但是意思却已经非常的明显了,池淮南此时要是还不懂她的心意,那就实在是太蠢了!

    池淮南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夏南星,她白皙的脸颊变得绯红,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的明艳动人。

    他的喉结微微滚动了一下,那双深邃的眼眸中充满了欲火,目不转睛的和她对视着。

    下一秒,池淮南的嘴角扬起一丝邪魅的笑意,长臂一伸就将她一把拥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一个转身将她压在身下。

    “南南,南南……”他沙哑着的声音一声又一声呼唤着她的名字,炙热的吻伴随着他的呼唤声,落在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夏南星的动作并不是很熟练,甚至可以说很青涩,但还是尽力的迎合着他。

    她身上的浴袍已经松垮,池淮南伸手将她一把抱起,夏南星的双腿顺势缠上他精精瘦结实的腰身,纤细的双臂环住他的脖子。

    池淮南的唇还覆在她柔软的唇瓣上,两人从客厅一路吻到卧室,最后双双倒在了双人床上。

    两人身上的衣服逐渐褪去,赤果果的身体亲密的交织在一起。月色正浓,屋子里一片春光……

    ……

    第二天一早,池淮南醒过来的时候,夏南星还在睡梦中。

    毕竟昨晚她实在是太累了,估计今天要到很晚才会醒过来。

    池淮南起床以后,体贴的给她盖好被子,然后将她穿的衣服整理好放在床边,又给她做好早餐端到房间里,低头在她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这次离开家去了公寓。

    其实他们现在所住的公寓离池淮南的公司比较远,相比较来说池家老宅更适合居住一些,但是因为那里对池淮南来说有着不好的记忆,所以他短时间内并没有搬进去的打算。

    将车开到池氏的地下车库停好,池淮南乘坐电梯刚刚达到顶楼,还没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就看到姚佳佳和一个女人在聊着天。

    那女人虽然背对着自己站立着。并不能看到她的脸,但是池淮南看着她手上拿着的盲杖以后,他就已经猜到这人是谁了。

    姚佳佳在看到池淮南来了以后,伸手轻拍了片江雨薇的手背,算是提醒了她一下,然后朝着池淮南点头打着招呼:“池总早。”  而江雨薇在听到她说的话以后,立刻激动的转过身,一边伸出手摸索着一边惊喜的喊着:“大哥哥是你来了吗?”

    池淮南看在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女人,每天微蹙起来,带着探究的目光在她们两人身上打量着。

    不知道为什么,池淮南总是觉得眼前的这两个人似乎非常的怪异,就好像是有着什么联系一样。

    “江小姐在这里等您半天了,我就陪着她聊了两句。”姚佳佳对上池淮南探究的目光,一脸平静的解释道:“既然池总您来了,我就先走了。”

    说完这句话以后,她就立刻迈开步子,快步离开了。

    正好这个时候,江雨薇摸索着碰到了池淮南,空着的一只手立刻紧紧抓住他的手臂,脸上扬着灿烂的笑容:“大哥哥,我抓到你了!”

    “松手。”看到她这个动作,池淮南的脸色是立刻一沉,冷声说出两个字。

    听到他冰冷冷的语气,江雨薇吓得立刻松开手,没有戴着墨镜的她,双眼里一下子溢出了泪水,委屈的抽泣道:“对……对不起,我只是看不见……所以想要扶着你……对不起……”

    因为她这张脸和夏南星的实在是太相像,看着她这副委屈难受的样子,池淮南就不由得想起了夏南星,最后也就没办法再对她太过冰冷了。

    “你来做什么?”池淮南蹙眉看着她冷声问道。

    江雨薇的眼睛里还闪烁着泪光,深吸了几口气以后。才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我想见见大哥哥……瞒着我哥,偷偷跑出来的……”她一边抬手抹了抹眼角的眼泪,哽咽着说道:“大哥哥是不是不想见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我马上就离开……”

    她喘着很厉害,似乎是难受到了极点,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是个男人都容易动容。

    只不过池淮南的身性本来就比较冷淡,再加上他所有的感情都放在了夏南星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情感可以施舍给别人,所以面对她这副样子,也只是皱皱眉,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语,也没有任何安抚的动作。

    似乎是因为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江雨薇哭了一会儿以后,很快就安静下来,抬手擦拭掉眼眶的泪水,唯唯诺诺的站在他的面前。不说话也不吭声,就那样站在那里。

    池淮南抬手揉了揉眉心,沉默了一会儿以后,突然出声问道:“你住在哪里?”

    “梨园路116号,距离大哥哥你的公司很近呢。”听到池淮南出声问话,江雨薇的脸上立刻扬起灿烂的笑容,一脸开心的出声应道。

    听着她的回答,池淮南的目光变得更加的深邃,然后再次开口说道:“我送你回去。”

    “真的吗?谢谢……谢谢大哥哥……”江雨薇受宠若惊的点点头,然后再次伸手想要去抓池淮南的手臂,结果被他灵敏的躲开了。

    “往前十米是电梯口。”池淮南对着她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以后,转身就朝着电梯口走去。

    江雨薇站在原地,唇瓣紧咬在一起,握着盲杖的手缓缓收紧,沉默了几秒钟以后,这才杵着盲杖一步步往前慢走着。

    每走一步她都在期待着池淮南会来扶自己。可是等了半天,一直都没有等到他有动静。

    池淮南没有伸手去搀扶她,而是用口述告诉她具体的方向是在哪里,毕竟他对女人还是有洁癖的,除了夏南星以外,并不喜欢其他人的触碰。

    两人坐着电梯到了地下停车场,池淮南出声提醒着江雨薇方向。

    两人走到他的车旁,池淮南刚刚坐上驾驶座,就看到江雨薇伸手想要拉开副驾驶的门,他的眉头微蹙,立刻冷声说道:“这不是你的位置,坐后面去。”

    “这里还有人吗?”江雨薇的脸色一僵,有些尴尬的扯起嘴角,似乎并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一个接近池淮南的机会而坐到后面去。

    池淮南转头看着站在门外的她,声音低沉而疏离的说道:“这是我太太的位置。”

    “喔……原来大哥哥,已经结婚了啊……”听到池淮南这话,江雨薇的脸色是变得更加的难看,心里虽然有些不愿,但还是拉开了后座的车门,坐到了后座。

    见她坐好以后,池淮南立刻发动引擎,开车驶出了停车场。

    一路上,江雨薇一直开口想要跟池淮南说话,但是不论自己说什么,他都不理会,所以到最后她也就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梨园路116号距离池氏集团大概只有几分钟的车程,所以没过多久,他们就到了。

    这是一栋单独的别墅,池淮南将车停好以后,主动下了车。

    听到池淮南关门的声音,江雨薇这才摸索着下了车,然后轻门熟路的上了台阶。掏出钥匙打开了别墅的大门。

    门刚一打开,就看到江恒炜穿着一身白色运动衫,一脸慌张的换着鞋子,似乎是准备出门。

    看到江雨薇回来,江恒炜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双手按在她的肩上将她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以后,这才出声问道:“雨薇,你跑哪里去了?出门怎么不说一声,我都被你给吓到了。”

    “哥,我去找大哥哥了……对不起,我看你还没睡醒就没跟你说,让你担心了,你千万别生我的气……”江雨薇的嘴角微微上扬起一丝弧度,讨好的对着江恒炜笑道。

    看到自家妹妹这副样子,江恒炜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没有再多说什么。

    “谢谢池先生送我妹妹回家,要不要进来坐一下?”江恒炜伸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看着池淮南轻笑着问道。

    本来他只是客套的问一下,但是没想到池淮南竟然破天荒的点点头,而且还率先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江恒炜沉默着看着池淮南走进别墅,目光闪烁了一下,然后伸手扶着江雨薇走进别墅,让她在客厅的沙发上坐好,自己则去给池淮南倒了一杯茶。

    池淮南走进别墅以后,目光就开始在别墅里四处打量着。

    别墅里面的装修很简单,收拾得也很干净,不过看上去有些冷清,似乎没有人常住的样子。

    看到这副情景,池淮南的心里隐隐有了猜测,只不过并灭有说出来,而是默默的记在了心里。

    江恒炜端着茶水从厨房出来以后。就看到池淮南打量着的目光,眉头微皱了一下,然后主动出声解释道:“这是我们在北城的老宅,从我妹妹三岁那年出事以后,我们就一直在国外治疗,最近才回来,所以家里有些冷清。”

    “池先生喝点茶。”说完这番话以后,江恒炜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池淮南的面前,然后走到他对面的江雨薇的身边坐下。

    然而池淮南听到他的这番解释,心里却是有了其他的想法。

    他这番话听上去是很正常的解释,但是在池淮南听来,这却是有着更加特殊的含义,似乎是在掩饰什么,看上去显得有些欲盖弥彰了。

    池淮南淡淡的点点头,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收回了打量的目光。

    江雨薇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池淮南说话,按耐不住的出声问道:“大哥哥,你吃早餐了吗?肚子饿不饿?想不想看电视或者杂志?或者需不需要我……”

    “雨薇!”江雨薇的话还没有说话,江恒炜就立刻喊了一声她的名字,然后握住她的手轻声说道:“你一定没有睡好,去上楼休息吧。”

    然而江雨薇听到江恒炜的话以后,非常激动的挥舞双手开始大喊起来:“我不要上去!我就要在这里陪着大哥哥!哥,我不要上去!”

    “好好好,不上去不上去,你先冷静下来!”江恒炜紧紧按住江雨薇的双臂,柔声安抚着她。

    池淮南坐在对面,目光一直凝聚在江雨薇的脸上,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对了雨薇,你不是说今天想要去商场买东西吗?哥陪你一起去好不好?我们现在就去……”江恒炜说着,伸手就准备把江雨薇拉起来。

    可是江雨薇是站起来,但嘴里却一直在念叨着:“我要大哥哥陪我一起去!我要大哥哥陪我一起去!”

    江恒炜被她吵得实在是受不了,转头看向池淮南:“池先生,你方便陪我妹妹去一趟吗?”

    “很快就会回来的!”江雨薇激动的点点头说了一句。

    池淮南看着面前的江雨薇,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沉默了一会儿以后,对着她点点头:“好。”

    听到池淮南会这么爽快的答应自己提出的要求,江雨薇显得是非常的开心,而一旁的江恒炜也是扬唇笑了笑,只是笑意却有些不太真实。

    “既然池先生陪着一起去,那我就不去了,我妹妹可就交给你了。”江恒炜轻笑一声,然后准备将江雨薇的手放到池淮南的手里,却被他一下子给躲开了。

    “走吧。”池淮南放下茶杯,淡淡的说了一句以后,起身就往门外走。

    江雨薇听到他要走,赶紧拄着盲杖迈开步子跟上了他的步伐。

    江恒炜站在门口看到他们的车离开以后,转身回到家里。然后拿出手机给一个号码发送了一条短信。

    而此时的夏南星已经醒了过来,换好衣服吃完早餐以后,她正准备出门,结果手机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不知道夏小姐今天有没有空,想约你出来见一面,和你谈一谈关于你身世的问题。】

    夏南星看着手机屏幕上的这条短信,眼睛中充满了震惊和错愕,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你是谁?】她手指快速的在屏幕上敲打出一条短信,然后发了过去。

    那边的人似乎是在等着她的回复,很快就又回了一条短信过来。

    【我是谁不重要,夏小姐只需要知道,我是唯一一个知道你身世的人,错过可就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

    看着发过来的这条短信,夏南星握着手机的手缓缓收紧,因为用力过度,指尖都有些发白了。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还没有等到她再回复,第三条短信又发了过来。

    【我在盛泰广场六号咖啡厅等你,半个小时内希望你能够赶到,过时不候。】

    看完着条短信以后,夏南星慌忙回拨过去,可是电话那头一直没有人接听。

    坐在客厅里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短信,夏南星的心里是非常的纠结。

    她自然是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世,可是现在连对方到底是谁都不知道,万一是有什么其他目的的人怎么办?

    只是如果这人真的知道自己的身世,而自己又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还能够有机会知道吗……

    一想到这些问题,夏南星就觉得一阵头疼。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半个小时很快就要完了,夏南星深吸一口气,终于是做出了决定。

    反正安排见面的地方是在人多的广场,应该是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夏南星这样想着。赶紧拿着手机就快速的出了家门,拦了一辆出租车就朝着盛泰广场赶去。

    池淮南开车载着江雨薇,一路都没有出声,而江雨薇也知道池淮南不愿意跟自己说话,所以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池淮南虽然是专心的在开车,但是目光却一直都在透过后视镜观察着江雨薇,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敲打着,心里则在默默的盘算着。

    虽然昨天他问过江恒炜,得出的回答是江家只有一个女儿,但是池淮南却并不相信他的话。

    毕竟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有无缘无故的两个人长得如此相似,这里面一定隐藏着某种秘密,只不过暂时还无法得知罢了。

    很快两人就抵到了盛泰广场,池淮南首先下了车,而江雨薇在后面摸索着打开了车门。

    “大哥哥,我对这里不是很熟悉。你能牵着我走吗?我害怕会走丢……”江雨薇将墨镜戴在眼睛上,然后伸出一只手,对着池淮南柔声说道。

    原本他以为池淮南会拒绝自己,但是没想到的是,池淮南居然应了一声:“好。”

    虽然只是一句简单的话,但是江雨薇的心里却满是感动,正期待着他来牵自己的手,结果池淮南突然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又继续说道:“不过我们不熟,你还是自己走吧。”

    说完这话以后,池淮南就又回到车上,将从江雨薇肩膀上拿到的头发,小心翼翼的用纸巾包起来收好,然后才又下了车。

    江雨薇没想到池淮南会改变主意,愣了一下以后才反应过来。

    心里虽然有些不甘,但是更害怕池淮南会直接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所以最后也就什么都没说,安静的拄着盲杖,在池淮南的口述引导之下慢慢的走着。

    走着走着,池淮南突然停下来,双手插在口袋里,转身看着她出声问道:“你对绑架的事情记得很清楚?”

    “是啊,那是大哥哥你给我唯一的记忆,我当然记得很清楚,到现在都可以想起你的模样……”说到这里,江雨薇突然停了下来,脸上又扬起一丝苦笑:“可惜现在就算大哥哥你站在我的面前,我也看不到你的模样了。”

    池淮南对于她这副可怜的模样并没有任何的同情心,反而是继续出声问道:“既然你记得这么清楚,那还记不记得,当初我除了玉佩以外,还给过你一个东西?”

    “还给过东西……”江雨薇听到池淮南这话,脸色突然一变,眉头紧皱着,似乎是在很仔细的回想,可是最后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大哥哥,是你记错了吗?好像……除了玉佩以后,你没有给过我东西。”江雨薇对着池淮南摇了摇头,说完这话的时候,她握着盲杖的掌心都被汗水浸湿了。

    “你再仔细想想,我有没有送给你其他的东西?”池淮南沉着一张脸看着她继续问道。

    被池淮南这样逼问着,江雨薇的心在猛烈的跳动着,沉凝了许久以后,才笑着说道:“好像是有一个东西……是什么来着……我记得不太清楚了。”

    “是不是一条手帕?你当时腿受伤,我用手帕给你包扎过。”池淮南看着她继续出声引诱道。

    “是是是,就是一条手帕!”江雨薇听到池淮南这话,赶紧激动的点点头:“大哥哥,我记得。你帮我包扎的时候用的就是手帕!”

    “可是我现在觉得,好像我没有给你包扎过……”池淮南眉眼一沉,声音也再次变得冰凉起来。

    “怎么会,我记得有啊……”江雨薇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有些艰难的挤出一个微笑:“大哥哥,是你记错了吧?”

    池淮南没有应声,目光如炬的紧盯着她,好久以后,才再次出声:“可能是我记错了吧。”

    “嗯,一定是大哥哥记错了。”江雨薇僵硬的笑了笑,然后低下头,拄着拐杖一点点的往前走。

    而池淮南却并没有跟着她的步子走,一直静静的站在身后看着她。

    事实上,他当时确实是给小女孩包扎过,但是不是用的手帕,而是自己的衣服。

    通过刚才江雨薇的这个反应和她的回答。池淮南已经可以百分百的肯定,她绝对不是当初的那个小女孩!

    只是她为什么要接近自己?冒充当初那个小女孩又有什么意义?还有那个江恒炜,又在计划着什么?

    池淮南一边在心里思索着这些问题,一边慢慢迈开步子,跟在了江雨薇的身后。

    现在正好是他们两人独处的时候,没有那个江恒炜在,也许自己可以从江雨薇的口中知道更多的消息!

    而另一边的夏南星也很快就到了盛泰广场,下了车以后正准备去找六号咖啡厅,就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唤了自己一声。

    她疑惑的转过身,在看清身后的人以后明显的愣了一下,因为她完全没有想到喊住自己的人竟然会是沈梦瑶的父亲!

    “沈伯父。”夏南星礼貌的朝他点头问候了一声。

    而沈家安的目光却一直落在她的脸上,似乎是透过她的脸在看什么东西,专注到都没有听到夏南星跟自己打招呼。

    看着他这副样子,夏南星忍不出疑惑的出声问道:“沈伯父,您在看什么啊?”

    “喔,没什么。”沈家安愣了一下神,随即摇头笑了笑:“我只是觉得,你和我的女儿瑶瑶长得有些相像。”

    “是有一点。”夏南星听到沈家安这话,也跟着勾唇笑着应了一声。

    沈家安也笑着点点头,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后所有的话都换做一声轻叹。

    夏南星抬手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快要来不及了,所以也就不跟沈家安多说,匆匆打了一声招呼以后就急忙朝着六号咖啡厅跑去。

    沈家安站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直到看着她进了咖啡厅以后,这才收回了视线。

    “会是她吗……应该不会是吧……”沈家安自言自语的说了两声,然后微微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夏南星刚刚进了咖啡厅,一位服务生就迎了上来:“夏南星小姐,请跟我这边来。”

    服务生一边说着,一边把她往一个靠边的窗户引去。

    夏南星的心里虽然疑惑,但还是迈开步子跟着走了过去,在位置上坐了下来。

    刚刚坐下没多久。手机就再次收到那个号码发来的短信。

    【夏小姐很守时,接下来我会送给你一个礼物。】

    夏南星的眉头一皱,再回拨过去,那边却还是没有人接电话,发短信也不再回了。

    最后没办法,夏南星只能继续等着,想要看看那人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池淮南跟在江雨薇的身后保持着一段不近但是也不远的距离,一边走路一边观察着她。

    既然她是冒充的,那说明她的眼睛也很有可能根本就没受伤,只是装出来骗他的,想要知道真相,验证一下就知道了。

    池淮南正想着要怎么验证,走在前面的江雨薇突然被人撞了一下,紧接着整个人都朝着池淮南的方向倒去。

    池淮南的脸色一沉,立刻侧身想要躲开,可是此时的江雨薇安静就好像能看到一样,及时的改变方向,最后直接倒在了池淮南的怀里。

    与此同时,一个人站在不远处将这一幕拍了下来,然后转发到夏南星的手机里。

    夏南星正坐在咖啡厅等待着,手机就再次响了一下,这次是一条彩信,一打开就看到了上面的照片。

    照片拍得很有技术水平,并没有完全清晰的拍出两人的模样,但就是这样的模糊,更给人一种说不清的暧昧感觉。

    照片中的池淮南伸出一只手抱住江雨薇,两人的姿势看上去非常的暧昧。

    虽然池淮南的脸看不清楚,但是夏南星实在是太熟悉他了,所以一下子就可以认出这就是池淮南!

    照片的下面还附有一条信息【这就是我送给你的大礼,如果想要验证的话,欢迎到广场中心,你会看到你想看到的。】

    夏南星握着手机的手缓缓收紧。沉思了一会以后,拿起手机就起身出了咖啡厅。

    因为六号咖啡厅就在广场一楼,所以夏南星一出咖啡厅就到了广场,没有往前走多久,果然就看到广场中间正站着池淮南和另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