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爱我,是你最完美的欺诈 > 第64章 阿言 别再伪装了……

爱我,是你最完美的欺诈

第64章 阿言 别再伪装了……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纳兰雪儿 书名:爱我,是你最完美的欺诈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爱我,是你最完美的欺诈》最新章节...


    午后商场的结账柜台处,有斑斓的阳光照在顾言脸上。ziom

    逆光中,她心跳砰砰加速的抬头一看,“……”四目相对的一瞬,耳畔似乎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整个世界因为猝不及防对上的这张俊彦而静止。

    看着咫尺前,这张久违又熟悉的脸上,明显带着风尘仆仆的疲倦感,顾言略有些慌乱的说道,“云先生,怎么是你呀,好巧哟!”

    她故意风情万种的笑笑,然后趁机快速朝四周看了看。

    刚在心里庆幸自己反应敏捷的时候,手腕又是一腕,是那只戴着她熟悉的婚戒的大手,用它干燥炙热的掌温,紧紧的包裹着她细纤略冰的手腕。

    下一刻,听到他用沙哑的男声说,“麻烦,结账!”云少卿说着,给收银员递了张黑卡。

    “不用不用,我自己有带现金!”顾言反应过来后,迅速拿出现金,赶在收银员接下黑卡前,把现金压在黑卡之上。

    见收银员微怔,她笑笑,解释的说。“我和他不是一起的!”

    柜台下面,顾言试图挣脱自己被握住的手腕,可云少卿不仅力道掌握的很好,不会弄疼她,还温和的对收银员说,“不用听我太太的,用我的卡,结账!”

    话落,那张被她用现金遮住的黑卡再一次递过去!

    他的太太?

    该不会认出她来了吧!

    “不是不是。用我……”顾言刚抬手,想把现金递出去,收银员已经恭敬的说,“云总下午好,祝您和太太购物愉快!”然后拿着黑卡,结账完了!

    见自己选购的食材,在收银员的收纳下,最后到了云少卿手上,顾言忙道,“喂喂,那是我的,云先生,你什么意思?”

    她追着,想抢回手提袋。

    云少卿转身躲过去,放肆的睨着这张陌生的脸,“你说我什么意思?”

    他审视的眼神,令顾言心跳漏了半拍,面上努力做着康子该有的反应。“哦哦,我明白了,刚才有听到收银员叫您云总,云总!就算这家商场是你的,可你这勾引人家未婚妻的手段是不是太老套了?”

    顾言说着,还非常不屑的白了他一眼,“还说什么:不用听我太太的?请问云总,你哪只眼看到我是你的太太了?”

    从前的顾言,多数冷静又寡言少语,这一刻的康子世俗外加喋喋不休。

    站在商场门口,云少卿不在意来往的顾客,把手提袋丢在地上,然后走过去,“既然如此,我感觉我有必要,当众证明证明你到底是不是我……嘶~”

    倒抽凉气下,是顾言一脚踩在他鞋面。

    “神经病,我告诉你,无论你用什么方法,我都不会被你勾引的,我姓康,叫康子,是赵庭深的未婚妻,根本就不是你的云太太!”

    丢下这句,看上去泼辣又镇定的顾言,慌张的转身就跑。

    却是刚抬腿,手腕又一次被握住。

    云少卿忍着脚面传来的疼痛,拉着挣扎不停的女人,疾步来到车前,哐!他把后备箱打开,然后指着从温哥华带回来的木板条说:“这些东西,也不认识?”

    “……”顾言揉着手腕一看,所有尘封在心底,每晚都会折磨她的痛苦记忆涌出脑海。

    看着木板条上,自己曾在无数个想他的夜里,用钉子刻出来的思念,她咬了咬牙,“不认识,一点都不认识,你到底想做什么!你说!”

    “阿言,别再伪装了!”看着她陌生脸上的惊讶,云少卿继续诈她,“我不想像上次在酒吧那样,再唐突的掀开你脸上的面具!这一生,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在乎,我要的是你!

    你应该猜到我去过温哥华了,而且我在西雅图港口遇到了一对有个女儿叫海星的夫妇,更知道云宅的云太太是假的,她是假死的李慧整容后伪装的。

    之前是顾士杰他们告诉我,在安置兰咏荷的时候车子发生意外,你脸上擦伤之类的,然后又染上了需要隔离的病源,在温哥华一待就是半年。直到一个多月前的愚人节,她们才回国。目前兰咏荷已经被我控制起来,她们再不会伤害你,而且你不在的时间里,我和李慧没有更深一层的接触,她带回来的孩子也不是我的,阿言,你还在犹豫什么吗?”

    阳光下,他紧紧的盯着她脸上的反应,想要验证她就是顾言的推测!

    他不相信,远在西雅图的海星和江桃学校的海星不是一个人,更不相信一周前,她和赵庭深回安城那天的起飞点,刚好只是西雅图。

    即使西雅图的那对渔民,什么都不说,可他还是感觉眼前的女人就是他的小妻子!

    听云少卿一口气说出来这么多爆炸性的信息,顾言唯一庆幸的就是脸上有人皮面具,不会暴露她太多的情绪。只是李慧没死?孩子也不是他的!

    那她和他的儿子丢了?还是被兰咏荷藏起来了?

    她眼里的重重疑惑,虽然没说出来,但云少卿已然猜到什么,“之前,兰咏荷和李子诚都说你已经死了,孩子也死了,可现在你不是还好好的活着吗?阿言,跟我回家,我们一起把孩子找回来。好不好?”

    “我……”顾言刚张嘴,这时身后咯吱一声,是赵庭深驾车匆忙停下,“云少卿,你特么的放开我未婚妻,她是康子,根本就不是顾言!”

    冲下来的赵庭深手里拿着电棍,嘴里是叫着云少卿的名字,可袭击的方向是顾言。

    云少卿下意识的抬胳膊去挡。太过强劲的电流,使得他身影一晃,再站稳顾言已经被赵庭深扯过去。

    “康子,你没事吧!”拉着顾言的手,赵庭深趁机在她耳边说,“你们的儿子在我手里!”

    闻言,顾言狠狠的一怔,“赵庭深!”

    她乌鸦般的嗓音里尽是怒意,隐隐有一种想要杀了他的冲动,可赵庭深根本就不怕,“亲爱的,你这样叫我,让我想到了昨晚你在我身下……啊!”

    赵庭深话没说完,是云少卿稳了稳神,一脚踢飞他手里的电棍,又一拳打过去。

    赵庭深一记吃痛,很快发了狠的反击过去。

    “云先生这是吃醋了?只是我和我的未婚妻就算啪啪哒,么么哒。你急什么眼?难不成你又想像抢顾言一样,把我的康子抢走?”赵庭深意味深的扫了顾言,“告诉他,你到底是谁!”

    “阿言,不要怕,到我身边来!”不等顾言开口,云少卿已经宣誓。

    顾言知道以云少卿的实力,可以护她周全,可他们的儿子呢,要是真在赵庭深手里,惹怒了他会有怎样的下场,她不敢赌!一点都不敢!

    “云总!你的确是认错人了!”她用属于康子的样子,妩媚的走到赵庭深身旁,知道单单的一句话不够份量,证明似的踮脚吻向赵庭深的脸颊。

    根本就没想到,赵庭深在这个时候,忽然扣住她的腰,“我要法式舌吻!”

    “很好。法式舌吻是吧!”没给顾言开口的机会,云少卿外套都没脱,只是解开了纽扣,那冲向赵庭深的敏捷身手,根本就不容赵庭深喘息或抵抗。

    如果说赵庭深刚才的打法只是三教九流的小混混身手,那么这一刻,云少卿的身手就是真正的格斗。

    一拳一脚,单单看上去都处处生风,没两下赵庭深已经节节败退。

    这样两个外表出众的男人,在商场门口,别说是上下班时间,就算凌晨都够惹人注目的。

    时间不长,周围就围满了顾客,甚至开始私私窃语的议论起来。

    顾言站在旁边,“住手,你们不要再打了,都给我住手!”

    她大声的喊,试图让他们停下来,奈何越打越猛烈的两人完全不理会,赵庭深更是被打倒在地,脸上和嘴角都挂了彩。

    看着云少卿又扬起胳膊,顾言跑上去,“云总!”她不顾一切的迎上去,“要打你就打我吧!”闭上眼,她任由他动手。

    “很好!”云少卿闷着气,“你确定?!”

    “我确定以及肯定!”顾言闭着眼,感觉他有力的拳头在打到她脸上的一瞬擦过去。所带过来的风力,从她耳边险险刮过。

    下一刻,就在她以为云少卿会转身离开时,手腕被他再一次握住。

    “跟我走!”云少卿面无情表的说道。

    “都说了,我不是你的妻子,不是不是!我是康子!是他的未婚妻康子,你怎么就听不明白?”孩子在赵庭深手里,她敢承认吗?

    见云少卿不肯放手,顾言只能低头咬上他的手背。“放手啊!”

    云少卿像没听见一样,任由她咬着。

    顾言狠了狠心继续用力,趁云少卿疼的时候,快速撸下他无名指的戒指,直到血腥的味道已经在她口腔里蔓延开来,那双手的主人还是没放。

    “庭深,救我……”她紧紧的握着属于他的男戒,向另一个男人求救:云少卿,冷静下来的时候。如果你有发现戒指不见了,一定还会想办法找我的,对不对!

    &mdah;-少卿,我等你,我们不急于一时,我和我们的儿子一定都会好好的!

    “云少卿,你欺人太甚!”听到顾言的呼救,赵庭深愤怒的反弹而起,拉开顾言就往车里跑。却被云少卿迎面赌上。

    他幽幽的看着躲在赵庭深身后的女人,很清楚她刚才的小动作在表达着什么,“赵总,逞一时之勇,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你想过了没有?”

    “就算一无所有!”赵庭深鼻青脸肿的迎上去,拔剑怒张的杀气在彼此间蔓延。

    “警察来了,警察来了!”对持之际,围观的顾客大声的喊道。

    滴滴滴~

    警车一停,然后有几名警察冲上去。

    “全部停手!”

    声音落下,在大庭广众之下,为了一个女人而冲动动手的两个男人不得不停下手。

    “请二位跟我们回警局走一趟!”为首的警员指着警车再度开口,又示意顾言也一起去警局做笔录。

    &mdah;

    安城西区派出所。

    一下迎来这样两位在商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简单笔录做完,所长说,“都在同一片天空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为了维护城区团结,二位握手言和,互相说一声对不起吧!”

    明显所长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在这场打斗,云少卿除了一开始没还手之外,之后基本没受伤,一张令人屏息的俊脸上,只有隐隐的汗意,但赵庭深就不行了。

    坐在长椅那,在顾言录完口供出来的时候,哎哟唉哟的跑过去。“康子不怕,我没事的,要是他还敢纠缠你,我还是可以打的!”

    顾言没理会赵庭深,问所长,“我们可以走了吗?”

    好不容易一方不再僵持,肯离开了,所长自然不再多说什么,直到走出派出所门口。顾言甚至还能感觉身后那道如利剑一般的目光,一直跟随着。

    回去的路上,赵庭深看着副驾驶座上不哭也不闹的女人,他说,“言言,我知道你恨我,我给你过你机会的,甚至我想温暖你,想弥补你,可你根本就不领情!”

    “温暖我?弥补我?”顾言情不自禁的冷笑,“我以为在知道了李慧才是撞死你母亲的人,你再不会跟她们勾结,赵庭深,我只是没想到你和她们一样!”

    看着赵庭深的眼睛,顾言继续补充,“好一出刚出虎口又进狼窝的戏码!对了,你知道现在兰咏荷的下场是什么吗?”

    “随便你怎么说,跟我在一起。你没得选择!”想诱导着,让他妥协?呵呵,直到现在,赵庭深才发现原来爷爷最初帮他定下的未婚妻这么有智慧!

    片刻沉默,见车子眼看就要抵达赵宅,顾言作最后的争取,“赵庭深,你知道在温哥华的时候,兰咏荷为什么能得逞吗?因为那时的我和云少卿联系不上,还有一个假顾言在混淆,可现在呢?你觉着明天一早安城还会有赵氏的存在?”

    “赵氏亡,我就拿你们的儿子殉葬,我一点都不亏!”赵宅门口,赵庭深停下车子,“最初在西雅图的时候,我问过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恰巧救了你,顾言,是你不想知道。是你单纯的以为我不会怎样!不过有一点你说得不错,开始我的目标的确是对李慧,可是顾言你知道吗?人的私欲总会暴涨,总会不满足,而你就是我的不满足!”

    看着强装冷静,心里一定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的女人,赵庭深点了支烟,“三天后,我要你用康子的身份和我登记!”

    “就凭一句:你们的儿子在我手里?”诱导没用,顾言很快转移目标。

    “言言,我到现在才发现,我从前竟然一点都不了解你,难怪云少卿会非你不可,原来你是这样的睿智呀,不就是想确定孩子到底在不在我手里吗?”赵庭深打开车门,“走吧,不让你见见孩子,我想你还不知道要玩出多少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