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闪婚有瘾:前妻,复婚吧 > 第八十二章 因为 我需要你

闪婚有瘾:前妻,复婚吧

第八十二章 因为 我需要你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宋七七 书名:闪婚有瘾:前妻,复婚吧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闪婚有瘾:前妻,复婚吧》最新章节...


    到底怎么回事陆琛一点儿头绪也没有。b8%f3

    只能让那些朋友帮忙查一下。

    接到消息之后,看见洛微所乘坐的是去往西藏的航班,这才放心一点儿。

    原来是出去玩了!

    只是去西藏那边有什么好玩的?

    陆琛有些想不通。

    让人事部那边给他订了一章明天飞西藏的机票。

    西藏那边雪崩、泥石流……自然灾害太多,陆琛总觉得这次不会太顺利。

    揉揉跳个不停的眼皮,心里更慌了,直接联系司机准备一些东西往拉萨奔去。

    不放心!

    他再也承受不住失去洛微的折磨了。

    往车上放了一个医疗箱,矿泉水还有食物。

    让司机直接开往西藏。

    带着两个司机交替开车,陆琛则是躺在后边稍稍休息。

    到了晚上7点多才感到拉萨。

    拿出手机查了一下航班……洛微那趟竟然延误了。

    他比洛微到的还早。

    去酒店开了两间房,让司机去休息。

    出门在外需要有个好一点的状态应对可能发生的意外。

    洛微倒拉萨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三点了。

    背着背包走进提前预定好的酒店。

    洛微不知道的是她她休息的房间的隔壁就是陆琛。

    带着洛东东到房间休息一下,就打开平板。

    到了拉萨不能不去布达拉宫,大昭寺,还有八蹲街……但是到了西藏不去珠峰就很可惜了。

    洛微没有登高的心思,她就是想见识一下西藏风情,见一下珠峰。

    刚想睡觉就发现洛东东脸色有些不正常。

    睡的十分不安稳。

    咯噔……洛微皱起眉头。

    千万别是高原反应,这玩意据说很难受。

    “东东醒醒……“

    “妈咪?”睁开惺忪的眼睛,洛东东只觉得天璇地转……整个人都晕晕的,喘不上气来。

    “跟妈咪说一下,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像是发烧了。”这会儿洛东东的声音变得软软的,面瘫脸也维持不下去了,整个人都萌萌哒。

    发烧?难不成真的是高原反应?

    “东东等等,妈咪联系一下前台看看他们有什么办法没?”

    “嗯!”洛东东再次躺下去。

    放缓呼吸。慢慢来这才感觉好受一点。

    去前台打听一下,洛微披上衣服往附近24小时营业的药店走去。

    洛微前脚出去,陆琛后脚就跟了上去。

    出门在外,大晚上的一个人出去,这女人胆子越来越肥了。

    就不知道注意安全。

    虽然生气,但又无可奈何。

    跟在洛微身后,将那些跟在洛微身后的人都警告一遍。

    看着洛微买了药之后急匆匆回去。

    打听一下洛微买的药。嘴角一勾,洛东东那个小兔崽子竟然有高原反应?

    这可真的得难受几天了。

    最少洛微得在这里休息两天才能去玩,那样也好,他也得休息一下。

    丝毫不知道自己被跟踪的洛微回到酒店就给洛东东用了药。

    酒店的热水壶并不干净&mdah;不知道有没有被人用来煮内裤袜子。

    洛微直接从前台买了两瓶没有开盖的矿泉水。

    等洛东东睡着之后,洛微才缓过劲来儿。

    出门在外果然不容易。

    先不说语言不通,单单买个药就折腾这么长时间……

    洛微睡着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刚睡一会儿,洛东东那边又有情况了。

    睁开眼睛给洛东东换了一种药喂下去,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7点了。

    走出房间去外面拿了酒店提供的早餐。

    热牛奶,一种不认识的饼子还有小咸菜。

    味道怪怪的,但是还能凑活着。

    洛东东胃口不太好,就只喝了一点牛奶接着睡了。

    关上门,检查一下安全隐患,将门锁好洛微也躺在床上了。

    她现在急需要补觉。

    这哪里是出来玩的。完全是在受罪。

    说走就走的旅行并不是那么幸福的,以后再也不信什么诗和远方了。

    她是一种需要被娇娇养着的动物。

    睡醒之后发现洛东东已经好了很多了,这才放下心,如果一直这样那就得去医院了。

    等洛东东醒了,洛微就带着洛东东走出了酒店。

    虽然不能去陆游景点玩,但是酒店旁边那些当地人兜售的东西挺有意思的。

    虽然度娘说了,大多数卖药材的卖的都是假的。

    但是人多,热闹,就算是假的洛微也愿意过去看看。

    转悠一会,洛微没有买任何可食用的东西。

    倒是一些编织物买了一堆,挪到酒店里就开始揉腿了。

    有点疼。

    “东东好点儿没有!”

    “嗯!”洛东东躲开洛微的咸猪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妈咪就喜欢这么摸他了。

    不喜欢非常不喜欢。

    又过了两天,洛东东才能蹦能跳,正好这一天是个晴天,洛微就带着洛东东往布达拉宫走去。

    一人带着一个太阳镜,天空上的太阳似乎很大的样子。

    找了一个同样来旅行的人给她们拍了几张照片,就往其他地方走去。

    洛微不是没想磕头,而是她的腿不支持那些活动。

    一路上看见太多朝圣者,即使洛微不是臧教信仰者,也被感染了。

    匍匐跪拜的人脸上是那么虔诚。

    洛微有些迷茫。

    她为什么就没有什么信仰呢?

    钟声响起,听不懂的旋律在耳边回荡,洛微突然觉得自己很渺小。

    这种感觉很奇怪。

    有的地方不允许拍照,洛微安静的收齐了相机。

    坐在回酒店的车上,洛微有一种心灵被洗涤的感觉,空明……

    匆匆吃了晚饭,回到房间之后就看见洛东东将单反放在脚丫子旁边,脸色木然,似乎在生气?

    生什么气?

    都到这里了还这么可爱!

    捏捏洛东东的脸蛋,拿起单反想要看一下照片。

    “妈咪,你眼睛旁边都有鱼尾纹了,赶紧休息一会儿吧!”

    “是吗?”听到洛东东的话,洛微赶紧的将自己的护肤品从背包拿出来,又是按摩又是面膜,做了好长时间。

    也忘了翻看照片了。

    下一站是珠峰

    洛微打包好自己的东西退了房,心疼的看着一腿手工编织物……拿不走了!

    购物一时爽,搬家火葬场。

    这感觉。

    扔那件都不舍得。

    最后洛微拿起一身藏族的民族服饰装在背包里。一脸心疼的牵着洛东东走了出去。

    坐上去往日喀则市的车,洛微闭上嘴巴。

    在这里少说话才是王道。

    万一碰到这些人忌讳的事情……那就得不偿失了。

    下了车之后洛微在当地买了两身加厚款的羽绒服,在酒店休息了一天就往珠峰走去。

    到了珠峰脚下。

    满目白色,这种举目之下全是白色的感觉洛微已经好几年没有感受过了。

    “妈咪,蹬峰!”

    也许是男儿骨子里都有冒险的精神,洛东东看见有人攀登珠峰心思也活络起来了。

    “妈咪就不去了,妈咪腿承受不住。”

    “哦……”洛东东点点头。

    拿起相机开始拍照。在这里不能大声喧哗。

    游人遵守的很好。

    一个带着旅行团的人走到洛微面前开始游说洛微登峰了。

    当然这也只是尝试一下,不会登到珠峰峰顶的。

    “不了。”洛微摆摆手,敲敲腿。

    远远看着洛东东跟着其他人一起滑雪。、

    腿有点疼,似乎有些扫兴,洛微不能像其他的父母一样陪着;洛东东一起玩雪。

    “东东回去吗?”雪花飘落,干干坐着不动的洛微有些冷。

    “妈咪,在等一会儿!!“

    “好吧!”洛微耸耸肩,看着洛东东跟这些本地孩子一起玩。

    玩够之后洛微跟洛东东就坐上了回去的车上。

    跟在后面的陆琛同样也上了车。

    然而走了一会儿还不到15分钟样子,陆琛的车就在半路上抛锚了。

    私家车在西藏总会出现各种情况。

    陆琛只能等专业人士来维修。

    车修好之后,陆琛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就在刚才他的眼睛不停的跳啊跳,总觉得发生的什么事情。

    “快点,赶上那辆班车!”一向沉稳的陆琛开始催促前边的司机。

    佣兵出身的司机!

    油门踩到底,开起车来就跟飙车一样。

    前方20km处。一辆来往于珠峰跟日喀则的班车翻车之后从滑坡掉落在山谷。

    5分钟!

    10分钟!

    15分钟!

    陆琛的车还没有赶上班车,陆琛眼皮跳的更欢了。

    “滋……”

    迅速停车的声音在国道上响了起来。

    “陆总!”经验老道的司机将车停在一侧,走了下来。

    “什么情况!”

    “陆总!”司机指了指地上的痕迹。

    “这是?”陆琛脸色有些发白,他以为今天只是没有休息好,所以才会这么不安的……

    但是……

    “下去!”陆琛说完先一步走了下去。

    “嗯!”

    司机跟在陆琛旁边,俩个人往山谷走去。

    看见翻到的车辆,司机皱起眉头。没敢看向陆琛,直接跑到车前。

    一个人都没有跑出来。

    这是……

    “救人!”

    “好!”司机从膝盖处摸出一根钢条,在大巴车皮上一划,铁皮就裂开了。

    陆琛没有追究这个不听话的司机为什么会带着这么危险的东西。

    整个人都蹦的紧紧的。

    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又是车祸,又是车祸……上次就是车祸。

    拿起手机给医院打了电话,陆琛不知道车里有没有幸存者,有没有人拨打120。藏区信号不好,陆琛只能来回找信号。

    电话打出去,冷冰冰的说明具体情况,位置之后就挂了。

    信号实在太差。

    “陆总,这里,这里打开了!”听见司机的话,陆琛腿脚僵硬的走了过去。

    趴在车窗位置往里看去

    “陆……”

    听见跟蚊子嗡嗡一样的声音,陆琛还以为自己这是听错了。

    将脑袋探进去,试探叫了一声“东东?”

    “东东!!“陆琛又重复了一下。

    “是我!”洛东东一说话胸口就疼,根本不能用力。

    “你怎么样?你姐姐怎么样没事吧,先等一会儿,一会儿就能出来了!”

    “我没事。我姐姐……”洛东东说了半句就开始咳嗽了。

    “有人?外面有人,有救了!”

    “这里这里,救我出去我给你一百万!”

    “我给一千万!”

    “先救我。咳咳咳……”

    陆琛等着洛东东说话,但是车里声音乱糟糟了,陆琛根本什么也听不见。

    洛东东张张嘴,想要发出声音,但是胸腔被压迫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陆琛没等到洛东东的回话,只能大声安慰着。

    “坚持一下,一会儿就好!”陆琛回过头去:“去把车上的工具包拿过来!”

    “是!”

    听见陆琛的吩咐,司机往国道上跑去。

    将后备箱打开,把医疗包跟工具箱一起点拎下去了。

    打开工具箱,陆琛将把洛东东所在位置的一大块铁皮割断扯开。

    手指被卷刃的铁皮划破也没有时间管。

    终于打开一个口子。

    “东东你在哪里?”

    陆琛半个身子转进去,看着车里七扭八扭的人,想第一眼看见洛微。

    知道洛微跟洛东东一起坐着,陆琛就使劲叫着洛东东的名字。

    “这里!”洛东东尽力大点声音,但是车里太乱了。

    “小伙子救我。我家里有钱……”

    “滚,我爸是李刚,先救我!”

    “闭嘴!”

    陆琛冷冷道,眼光在车里巡视一圈,终于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看见洛东东的小脑袋。

    弯着身子走了过去。

    “你还好吗?”

    “没死。”即使这会儿洛东东面对陆琛也没有好感。

    ‘洛微!洛微你怎么样?”没有继续理会洛东东的嘲讽,陆琛对着洛微使劲呼唤。

    他不敢动洛微,洛微怎么看都不像好着的样子。

    “陆陆琛,你跟过来了???东东,先救东东……”

    “好好,我知道了,你先别说话!”洛微一开口,一道鲜血就从嘴里咳了出来。

    但是洛微坐在外面,洛东东坐在里面,不动洛微的话根本弄不来洛东东。

    “先救妈咪,我没事!”洛东东白着脸,轻轻说着。

    他不能大声,一大声就难受。

    “我知道!”陆琛慢慢移动洛微,将洛微竖着弄了出去。

    “陆,陆琛,如果我出了什么事……”咳咳,再次吐了一口气。洛微皱起眉头一脸疼痛

    “你不会出事的!”陆琛一脸笃定。

    “听我说,帮我照顾东东,你照顾,亲手照顾……”

    “我说过你不会出事的!”听见洛微交代后事儿的话,陆琛就气不打一处来,把洛微放好看向司机

    “你是佣兵,应该学过紧急处理!”

    “学过!”司机收到陆琛的示意。打开了医药包。

    陆总出门还知道带着这个东西,一看也不是简单的人物,这种东西只有经常受伤的人才会考虑的到。

    让他处理这个女人,应该是觉得他能处理好。

    司机走到洛微身边,从附近捡了一下枝条,固定住洛微的各处骨头。

    再次走进去,将洛东东抱起来。

    陆琛亲手给洛东东做了处理。

    “她怎么样?”陆琛看着脸色蜡黄的洛微。

    “拍了片子才知道。现在的话多处骨折!”

    “嗯!”

    没有担架该怎么将洛微弄到车上?

    洛东东还好,他一个人能轻轻松松挪过去。

    “去绑一个简单的担架!”陆琛都没有问司机会不会直接吩咐着。

    “晓得!”司机一笑露出一嘴白牙。

    在刀剑营生的人,又怎么不会这些生存的基本能力呢。

    从靴子里抽查和一根端刀,三两下就砍断两根直直的树干,用医药箱里的纱布绑起来,简单的支架就做好了。

    “自己在这里待一会儿,叔叔要把你姐姐弄上去。一会儿再来抱你,害怕吗?”

    “不怕!”洛东东摇摇头。

    陆琛这个时候竟然勾出一抹笑,笑里包含着对洛东东的赞赏。

    接着跟白牙司机一起担着洛微走上去。

    幸好陆琛开的车是加长款的,将座椅放平,洛微就躺开了。

    放好洛微之后就抱着洛东东往上走去。

    洛东东伤的并不严重。倒是洛微……

    陆琛心里也没有底!

    开着车往医院走去,至于车上剩余的人,跟他有什么关系,他拨打120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司机这会儿将车开的又平又稳,半个小时之后到了医院。

    送到急诊室之后陆琛才松了一口气。

    幸好他跟着过来了。

    洛微在急诊室躺着,陆琛在走廊站着。

    过了好长时间见,一辆辆的救护车开始往回返。

    因为间隔时间长,有的人在路上就断了气。

    陆琛更庆幸他跟着洛东东了。

    闭上眼睛,陆琛突然瞪大眼睛……

    洛微看见他的时候叫他‘陆琛。’

    那种眼神……一点儿陌生疏离也没有……

    洛微不是忘了他吗?

    怎么???

    陆琛这回儿真的想把急诊室的门敲开,将洛微拉出来问问,她到底记不记得他?

    幸好残存的理智将他这种心理压了下去。

    坐在蓝色椅子上,看着手腕上的手表,滴答滴答……

    一分钟,一个小时,一天……

    急诊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医生,怎么样,小的没事。大的得赶紧转移,这里医疗设备不支持!”

    “转移?”

    “对,转移到帝都,不知道时间来不来的及。”

    “什么意思?”陆琛漆黑的眸子瞬间变红了。

    什么叫不知道时间来不来得及?

    “受伤太严重,24小时之内转移到帝都还有希望,对了,病人求生意识薄弱。最好是……。”

    “我知道了!”松开医生的衣领,陆琛走进病房:“洛微,你要好好活着,必须好好活着,想想洛东东再想想苏女士,如果你敢出事,我让他们下去陪你!”

    因为我,我需要你。

    说完陆琛走出病房拿出手机直接调了一台直升机,给帝都医院那边也打了电话。

    就算死神来了,他也得把洛微抢回来。

    走出去的陆琛没有看见洛微微微动弹的手指。

    不然生活太乏味。

    医院的医生还在安排救护车转送洛微的时候,一辆直升机盘旋在医院上空。

    看见直升机,陆琛找到了洛微的直主治医生。

    护送洛微往帝都飞去。

    因为直升机位置有限,陆琛只能需要带着的医疗设备有限,陆琛坐在了驾驶位置。

    带着两个一个一个病人往帝都飞去。

    至于洛东东手术之后还没有醒来。

    而且西藏这边他把司机留在这里了。洛东东是不会有事情的。

    一个佣兵如果连一个孩子都照顾不好,陆琛就可以亏怀疑那个组织现在的水平了。

    开着直升机,陆琛连眼睛都不敢眨眨眼,生怕出什么意外。

    高效率的情况下用了六个小时,就到了帝都。

    乱战航线,被迫是其他航班转移方向或者暂时停飞,这种事情也只有陆琛干得出来了。

    直升机到了帝都。

    全国各地的航班才开始。

    看着身穿白色衣服的大夫将洛微推进急诊室,陆琛总算是完成了任务。

    一个放松陆琛倒在医院急诊室门口的椅子上。

    三天多的时间里陆琛的脑子都是紧绷着……

    这回是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他已经三十多了,不再是十几二十的年轻人了。

    醒了之后陆琛发现他躺在一个病床上。

    伸手看看时间,睡了两个小时。

    果然心里有记挂的事情就不能安然入睡。

    走到急诊室门口,发现灯还亮着。

    陆琛低下头。

    手术竟然还没有完。

    坐在急诊室门口,摸出手机。

    来电提醒一涌都弹了出来。

    看见白牙司机的电话号码。陆琛回拨过去。

    “陆……”听声音陆琛知道对方是洛东东。

    小孩儿醒了?那就代表着没事了。

    只是……小孩儿不想叫他叔叔……即使他救了他。

    真是一个记仇的小孩。

    “你姐姐正在急救中,结果出来我会通知你,你好好养伤吧!”

    “知道了!”

    谁也没有提起称呼的事情。

    挂了电话之后。陆琛一直将手机握在手里。

    至于其他来电,有白继楠的,顾少晟的,任程程的……

    陆琛一个都没回复。

    在门口一座就是几个小时。

    急诊室的灯终于亮了。

    “怎么样?”

    “还没有度过危险期,得继续观察!”

    “得,你还在这里?病人不能受到影响,你先去休息一下吧,有什么事情我会及时通知你的。”

    “嗯!”陆琛点点头。

    嘴上答应着,至于要不要休息别人说的也不算。

    既然不能去里面看看,那就继续等着吧!

    他要问问,洛微到底记不记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