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老公滚远点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我住哪个房间

老公滚远点

第二百六十八章 我住哪个房间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藉秋风 书名:老公滚远点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老公滚远点》最新章节...


    就凭叶家奶奶那热乎劲儿,你都不好拒绝。ziom

    不是有句话叫,伸手不打笑脸人吗?

    好吧,老年人之间的问题,让她们自己解决吧,自己还有一个头疼的事情呢!

    想到这,米小小脑中就出现叶一秋那张看似清正的面孔。

    装!

    ……

    病房里,叶远怀正在给林木秀读书听。

    林木秀的手,还不灵便。叶远怀知道她喜欢读书,就去找了她喜欢的书来读给她听。前几天,读的都是国外的一些作品。

    今天,叶远怀读的是林木秀自己的作品。

    因为昨晚,叶远怀突然发了感慨,说她写的一些文章,他以前都读过好多遍,他想再读一遍,也读给她听。

    所以,今早张姐就把家里的书给带来。按照叶远怀的吩咐,张姐带来的是林木秀最早的作品。他说,要按照时间的顺便,把她所有的文章,一个个的读过去。就当,再回忆下他们的青春。

    叶一秋站在门外,正好听见叶远怀读其中的一段,然后又停下来。

    “你去了北方?”叶远怀问林木秀。

    林木秀:“寒假的时候,去了一个同学家里。说真的,北方的冬天和南方真的不一样。整个天,都有点灰蒙蒙的,那树,都是光秃秃的,看着就很萧条。不过,我觉得,北方的冬天才是真的冬天。”

    叶远怀:“是什么地方,等你出院后,我们也去。”

    林木秀:“那个地方的名字也很特别,叫冬城,冬天的冬。”

    叶远怀:“好,我们下次去。对了,那个时候,我认识你没?”

    “还没,”林木秀轻笑,“咱们是第二个学期认识的。”

    叶远怀好像特别失望,“如果早点认识你,咱们就可以一起去。”

    叶一秋在门外,长吸一口气,敲敲门。

    叶远怀不知道是谁,自己亲自过来开门。

    “小秋!”

    “爸。”

    “进来。”叶远怀把叶一秋让进来。

    林木秀见是叶一秋进来,也坐直身体,抿抿嘴,不说话。她不知道,能和他说什么。说什么,都显得太突兀。

    叶一秋一眼就瞥见叶远怀手中拿的书,叶远怀笑笑,“奥,闲着没事,读读书。”

    叶远怀仔细地把书用书签隔好,放在林木秀的床头。

    叶一秋看见,上面的作者是元禾。

    刚才,叶远怀就在读这本书。叶远怀还问,林木秀什么时候去的北方。难道,这书是林木秀写的?

    元禾?

    叶远怀,林木秀。元禾,正好是俩人名字的一个部分。

    这个细节,大概就说明,林木秀是多么爱叶远怀。

    怪不得,林木秀能和米小小谈得来。俩人,有共同的爱好,米小小曾说,元禾是她喜欢的一位作家。

    想必,林木秀一定是极优秀的。

    自己的母亲是这样的优秀,自己却一直拒绝着她。

    “小秋,你有什么事?”叶远怀问。

    叶一秋:“小小今天出院。”

    “出院?”叶远怀错愕,昨天米小小受了刺激,今天就出院?

    叶一秋:“我接她去君澜住,嘉年说,这样有利于她的恢复。”

    叶远怀:“奥,也好,也好。”

    叶一秋和米小小同居的事,他们也知道。米小小的身体没有问题,回去和叶一秋住在一起,应该有好处。

    “我就是给你们说声。”叶一秋解释说。

    要是以前,他做这些事,哪里会给叶远怀多说一句,还不都是由着自己的性子!

    现在不同,他知道事情的真相,知道林木秀是他的母亲。

    “奥。”叶远怀应着,目光又落到林木秀脸上。

    儿子能来给他们说话,多数也是因为他知道真相的缘故。

    “门口有保镖在,很安全。”叶一秋又说。

    保镖?

    叶远怀伸头往外看看,没看见。

    “他们在暗处,你们看不到,不会影响你们的生活。”叶一秋解释着。

    “好。”叶远怀愣愣地答应着。

    儿子不说话,想的倒是仔细。

    “有事,给我打电话。”叶一秋目光闪烁,不敢用正眼看林木秀。只好用他一贯的冷淡态度,给叶远怀说着话。

    只有这样,他才能掩住心中的慌乱,尴尬,不自然。

    叶远怀:“好。”

    ……

    米小小出了院,叶一秋直接带她回了君澜。

    米家林,许庆云他们,都没跟去。他们说,明天再去看她。

    米小小这相当于是第一次回去,他们都跟去,怕米小小会受到影响。

    “你来开门。”叶一秋拎着行李,对米小小说。

    米小小一脸迷茫,她开?她哪里有钥匙?

    “用指纹,你右手大拇指。”叶一秋又说。

    指纹?开他家的门,用自己的指纹?

    米小小半信半疑地伸出手指,只听“咔嚓”一声,门便打开!

    米小小惊的张大嘴巴,真是信了你的邪!

    陈嫂听见开门声忙小跑着过来,看见真的是米小小回来,整个人那是发自内心的高兴,“米小姐,你回来了!我刚做好饭,先生吩咐了,做的全是你喜欢吃的饭菜。”

    对陈嫂,米小小确实是没什么印象。

    就是那天,他去医院给叶一秋送衣服,还给自己带了煮的甜汤。叶一秋告诉她,这是家里的保姆。

    “谢谢陈嫂。”

    “米小姐,我听先生说,你今天要回来,我把家里的被子,垫背,全都拿去晒了。你平时穿的衣服,我也拿去晒了,今天一定会睡的舒舒服服的。”陈嫂又说。

    为了米小小回来,她可准备了不少事情。

    米小小:“陈嫂,辛苦你了。”

    陈嫂:“一点儿都不辛苦!米小姐,你先去洗个手,我去把饭菜端上来。”

    陈嫂欢天喜地地去端饭菜,从头到尾,都没顾得上跟叶一秋说一句话。

    叶一秋无奈地叹了声气,他这个一家之主的地位,大概也只有自己承认吧!

    哎,都怪自己眼光太好,挑了这么会笼络人心的女人。在老两口那里,他一点儿地位没有,现在在家里,也没了地位!

    米小小迷茫地回头,“我住哪个房间?”

    “在楼上。”叶一秋放下行李,很自觉地牵起米小小的手,往卧室走去。

    米小小的目光,落在叶一秋的手上。他的手,很大,手指如竹节般修长,握着她的手,有力却没有压迫感。

    你的手是好看,可你这么自觉的牵我的手,你不觉得太自觉?

    叶一秋倒是神态安然,好像没看见米小小的表情似得。

    “就是这里。”叶一秋推开卧室的门。

    卧室很大,装饰很男性化。

    不过,梳妆台上放着一些女性的日用品,还有一些小摆设,给这个房间增添了些人性化的气息。

    床,也很宽,很大。上面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点儿东西。应该是陈嫂说的,东西都拿去晒了。

    旁边的衣柜,也打开着。男式,女式的衣服,都有。

    “待会儿吃好饭,我让陈嫂把被子收进来,把床铺好。”叶一秋说。

    米小小:“……”

    她脑中第一个问题就是,晚上她睡这儿,他睡哪?

    直接问,是不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米小小纠结着,就被叶一秋拉下楼,坐到餐桌旁。

    “陈嫂,你把床先铺好,一会小小要休息。”

    陈嫂:“好。”

    吃好饭,叶一秋拉着行李去了楼上,陈嫂已经把床铺好。

    米小小跟在后面,就见叶一秋打开行李箱,把里面的衣服拿出来。别看他平时一副冷酷的总裁样,干起活来,还是像模像样的。

    衣服,一件件的挂起来,和他的并排挂着,特别像是居家过日子的感觉。

    最后,又见他把放在底层的内衣拿出来,他一个风华霁月的大男人,拿着她那些内衣,薄薄的料子,握在手心里,那画面太不堪入目!

    “我自己来!”米小小一张嘴,就说了这句,伸手,就把叶一秋手上的内衣夺过来,放进他打开的抽屉里。

    抽屉里,已经有些内衣,都是女式的,看着,比自己手里的还性感些。的另一半,竟然放着男式的内裤,想来,应该是叶一秋的。

    这些内衣并排放着,看着就觉得特别暧昧!

    平时,他们就这样的?

    一打开抽屉,就能看到这特别私密的东西,不会觉得尴尬?

    米小小觉得,自己一定是被叶一秋给带跑偏了!

    “害羞什么,这些还都是我给你买的呢!”叶一秋倚在衣柜边,黑眸染上愔愔的笑意。

    米小小:“……”

    怪不得,她是说自己不会穿这些性感的衣服呢?

    这些衣服,穿着身上,还不如不穿,穿着更让人想入非非!

    原来,都是叶一秋在作怪!

    米小小迅速地把剩下的内衣,全塞到抽屉里,一把把抽屉关上。

    讨厌!

    米小小怎么都觉得,自己像是如了狼口一样!

    “你先去休息一会儿。”叶一秋又说。

    米小小看看床,被单,被罩都还女性化,和这个房间的格调有点不搭。床上平铺着一条宽大的被子,足以遮住整张床,只是,床头放了两个枕头,这是几个意思?

    “你呢?”米小小问叶一秋。

    她担心的是,叶一秋也不会跟她一起睡吧?

    她听说,她和他是同居的,只是她对那些事一点儿也没印象。现在就让她和他睡在一起,她真接受不了。

    昨晚,只是个意外。

    叶一秋:“我不困,你休息吧,等你睡着,我出去办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