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一遇叶少误终身 > 第五十九章 叶太太现身

一遇叶少误终身

第五十九章 叶太太现身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林空白 书名:一遇叶少误终身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一遇叶少误终身》最新章节...


    江昭君看着眼前的叶铭,莞尔一笑说:“还有一个小秘密,今儿在餐厅吃饭的时候,阿瓷可是帮着你说话呢!”

    “是么?阿瓷帮我说什么了?”叶铭很好奇。

    “阿瓷说叶叔叔特别好,还不让别人说你呢。”江昭君说着,假装有些吃醋,“阿瓷可从来都没有这样维护我。”

    叶铭捏了捏江昭君的鼻子说:“怎么?阿瓷难得一次帮我说话,你还吃醋了?那要是以后阿瓷和我关系越来越好,咱们家还不得醋坛子都翻了?”

    “谁吃醋了?我才没有!”江昭君别过脸去。

    叶铭看着江昭君的表情抿嘴一笑,掰正她的脸看着自己,一字一句正经的说:“老婆放心,就算我有了小情人,我也会一直宠你的,你是我心中的第一位。”

    “啊?小情人?”江昭君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女儿是爸爸的小情人么?阿瓷不就是?”

    江昭君这才反应过来,推了一下叶铭,“你就知道戏弄我,起开,我要去洗澡了。”

    “好,我们一起去。”叶铭顺势从床上起来,拿着衣服准备走。

    “叶先生,今天叶太太有些累,可不可以先放过?”江昭君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叶铭点点头,拍了拍床说:“那我等你。”

    大约半小时,江昭君有些尴尬的从浴室出来,看着叶铭带有期待的眼神,默默地说:“对不起叶先生,今天好事情来了。”

    叶铭无奈的笑笑,张开怀抱说:“没关系,老公抱着你睡也是可以的。”

    躺在叶铭的臂弯里,江昭君忽然想起晚上打电话的时候,自己好像没有和他提过顾北望的事情。

    “老公,难道你晚上看见我和北……顾先生在餐厅吃饭,不生气么?而且我之前打电话的时候都没有告诉你。”

    叶铭搂了搂怀中的江昭君,轻声说:“不生气,我相信你,不告诉我一定是有原因的,再说我有那么小气么?”

    “之前我怀江瓷的时候,顾先生陪着我忙前忙后,我感觉亏欠的太多了,所以……”

    “我知道。”

    叶铭亲吻了一下她的头发,“我希望我们以后的孩子。我能够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不早了休息吧。”

    江昭君躺在叶铭的怀中沉沉睡去……

    华远国际的28楼顾北望办公室。

    硕大的办公室,没有开灯,顾北望一个人站在落地窗前,面无表情垂手而立,在旁边的办公桌上,放着两本合同。

    一本是之前和刘总说好的项目的合同,另外一本,是刚送过来的。

    那是顾北望之前在t市的时候,就已经很看好的一个项目,但是当时因为公司所有的精力顾不到大安市。

    在大安市没有一个驻点,对方的负责人一直没有松口,顾北望对这个项目的价格已经松口很多次,却依旧无果。

    可是方才他从餐厅回来的时候,看见桌上的合同。上面的数字和一开始没让步的一模一样。

    顾北望知道这是叶铭送过来的,左手已经默默地攥紧,但是这本合同却又不能拒绝,这就是他为难的事情。

    在大安市发展能够把公司稳固下来,只有靠这些项目,只要做得好,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人找他合作的。

    瞥了一眼桌上的合同,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顾北望不是一个有烟瘾的人,但是每次遇到难受烦心事的时候,总喜欢抽一根。

    “咳咳。”顾北望忽然猛烈的咳嗽起来,手里的烟刚吸了两口,整个人都站不稳,弯下腰捂着胸口。

    嗓子里呛了两口烟,火辣辣的烧的疼,眉头拧皱在一块儿。

    “顾总,您怎么了?”办公室的门忽然间推开,齐思佳站在门口,闻到一股烟味连忙走过来。

    从顾北望的手里夺过烟蒂,在烟灰缸里摁灭,然后快步走到饮水机边,倒了一杯温水,扶着顾北望喝了一口。

    火辣的嗓子得到缓解,顾北望喘了一口气,把杯子放在桌上,整个人坐在地板上。

    “顾总,您没事儿吧?”

    齐思佳想要扶着顾北望起来,却被他摆了摆手拒绝。靠着旁边的玻璃看着窗外,眼神有些迷离。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公司?”许久,嗓子的疼痛感慢慢的没了,顾北望才开口,声音里夹杂着些许颗粒的感觉。

    “东西落在公司了,回来拿的。”齐思佳没有告诉顾北望,自己是因为一个人去超市的时候,看见他的车子才跟过来的。

    原本今晚是知道顾北望有饭局的,却不知道他临时拒绝和江昭君去吃了饭,齐思佳站在那里,看着顾北望不再说话。

    “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

    齐思佳没动,因为顾北望也没动,“顾总您不回去么?”

    “我想在坐一会儿。”

    “顾总,您的肠胃不好,不要总是抽烟……”齐思佳想了好久还是忍不住开口提醒,脚步却一步都没有动。

    顾北望淡淡的应了一声,好久,才从地上准备起来,却因为时间有些长,腿发麻了,齐思佳连忙从旁边扶着他。

    顾北望才站起身,却不想脚下一滑,整个人往齐思佳身上扑过去,情急之下,手臂绕道齐思佳的脑后。

    “咚”的一声,顾北望的手背重重的撞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齐思佳瞪大眼睛看着他。

    带着烟草味的呼吸打在齐思佳的脸上,素来没什么面部表情的齐思佳竟然脸上绯红,看着顾北望闪烁的眼睛。

    这是第一次离他这么近,心脏忽然扑通扑通的跳得好快。

    “你没事儿吧?”顾北望开口打断了沉默。

    齐思佳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看见顾北望的手背已经红了,关心的问:“顾总,您的手……”

    “没事,回去冰敷一下就好了。”

    顾北望说完,起来把桌上的合同收起来,整理了一下东西准备离开。

    忽然回过头看着还愣着坐在地上的齐思佳说:“地上凉,赶紧起来,以后这么晚了,东西落在公司也不要回来取,女孩子一个人出来很危险。”

    “是,顾总。”

    齐思佳答应一声,顾北望头也没回离开了公司,留下齐思佳一个人在办公室里……

    第二天一大早,江宅的管家刚打开门准备丢垃圾,看见门口躺着一个人,吓了一跳,等走进一看,竟然是江艺晴。

    “大小姐?大小姐!”管家推了推睡得迷糊的江艺晴。

    江艺晴很没有品相的砸了砸嘴巴,说:“哎呀,谁呀,一大早的就扰人清梦。”

    “大小姐,您快醒醒,一会儿老爷要出来看见了可就不高兴啦!”管家一脸着急,看着江艺晴的样子又不能做什么。

    江艺晴迷迷糊糊中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睁开眼睛一看,这不是自家的管家么?再一看周围,吓得她连忙坐起来。

    “我怎么会在这里!”

    江艺晴揉了揉脑袋,昨晚上跟着南宫瑾出去到了一个会所之后就一直喝酒,没停下来,临走的时候,是南宫瑾带着自己走的。

    可是现在谁在自家门口是怎么回事儿?

    “大小姐?您没事儿吧?”管家看着她一脸呆滞的样子,忍不住问了一遍。

    “我没事儿,对了我爸还没起吧?”江艺晴顾不上此刻的形象和头晕,连忙从地上起来,问。

    “还没有,不过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

    江彦海每天的作息时间都很固定。早上六点准时起来会到院子里锻炼,如果这个时候撞见,江艺晴又要上一堂政治课了。

    江艺晴点点头,悄悄地走进去上了楼回房间。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几条未接电话,还是个陌生号码,凌晨两三点打过来的,江艺晴不认识这个号码,也没在意。

    忽然摸着自己的口袋里有一张名片,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南宫瑾的名片!

    虽然名片上只有一个姓名电话,可是那闪闪发亮的南宫瑾三个字是不会有错的,掏出手机准备保存,发现晚上凌晨的电话就是南宫瑾打来的。

    这下更加让江艺晴激动。南宫瑾深更半夜打电话来做什么?肯定是关心她有没有到家啊!

    江艺晴这样想着,手紧紧攥着名片,把号码存进手机。

    这个南宫瑾,看他住的环境和吃饭的时候绅士的样子,一定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何况昨晚上带着她出去开的车,起码得有几百万。

    想到这里,江艺晴就一阵兴奋,果然下一个永远都是最好的,杨一博刚不见了,他就碰上了这么一个有钱人。

    看着时间还早,这个时候南宫瑾应该还没醒,江艺晴在算着时间,最好在他刚醒来的时候回个电话。

    原本还打算睡个回笼觉的江艺晴,愣是拿着手机熬到了八点半。

    颤颤巍巍的拿着手机,不敢拨通南宫瑾的电话,犹豫了五分钟,终于下定决心拨通了。

    电话里刚听到嘟的一声,已经被接通:“喂,您好。”

    南宫瑾带有磁性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进江艺晴的耳边。

    “南宫先生,我是江艺晴。”江艺晴声音柔柔的,自报出家门,生怕南宫瑾会说不认识。

    “哦,是你,有什么事情么?”

    “没什么事情,就是早上醒来的时候看见南宫先生的几个未接电话,怕你担心……”江艺晴松了一口气。

    南宫瑾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手机搁在旁边开着外音,不知道有没有仔细听,淡淡的应了一声,“嗯,没事就好,我还有事要忙,你自己照顾自己。”

    说完挂了电话。

    江艺晴听着电话被挂断,没有不高兴,反而很兴奋,方才南宫瑾和她说照顾好自己,握着手机仿佛不敢相信一样。

    “我不是在做梦吧?”江艺晴整个人从床上跳起来,狠狠地掐了自己的大腿,痛的弯下腰。

    不过脸上是笑着的,如果说那天第一次见到南宫瑾。去了他家是个意外,那么昨晚上还能够碰见,然后刚才的电话。

    江艺晴绝对不会相信这是意外,这一定是赐给她的爱情!

    然而她也完全忽略了,自己一开始为什么会睡在门口的事情。

    “艺晴,艺晴!”唐凤娇在旁边大喊,吓得江艺晴一个激灵。

    拍着胸口问:“妈,你好好的叫这么大声干什么!”

    “一个人坐在这里看电视,傻笑什么?跟个傻子似得。”唐凤娇指了指正在放着无聊广告的电话,翻了个白眼。

    江艺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笑着打哈哈,“我没事儿,没事儿。”

    唐凤娇只当他是还在因为失去杨一博,没缓过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没说话。

    早上送完江瓷上学之后,江昭君直接去了公司开始忙着工作。

    “君姐,这是昨天那个人改好的方案,已经拿过来了。”杨依依拿着一摞的方案放在江昭君的桌上。

    江昭君瞥了一眼,继续看着电脑说:“嗯,效率还蛮快的,电子档的再发给我一份。”

    “我刚才已经发到你的邮箱啦。”

    “很好,现在做事越来越进步了!”江昭君看着杨依依夸赞道。

    “那是当然,跟着君姐后面必须学到很多呀。”

    杨依依说完,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工作。

    江昭君一边看着南宫瑾发来的介绍,一边对着自己记录的资料做着方案,大约一个小时,江昭君只做了一小半便没做下去。

    涉及到很多非专业上的东西,当时听着南宫瑾的介绍倒觉得还好,自己做的时候,忽然间卡壳了。

    在网上查找了好多资料依旧想不通,忽然间想起来上次脚伤在家的时候,叶铭给自己讲解的东西。

    拿出手机想也没想直接打给叶铭。

    “喂,叶先生,忙么?”

    叶铭正处理完文件在办公室没事做,接到江昭君电话非常开心,“不忙,老婆打电话过来当然不忙。”

    “不跟你贫嘴,我问你个事情,你知不知道。”江昭君严肃起来。

    “嗯,你说。”

    江昭君大概和他说了一些方案上的一些专业词汇,还有自己不懂的事情,在电话里聊了好一会儿。

    叶铭才说:“你说的这些东西我知道。不过我在电话里一时间解释不清楚,你方便来我公司吧,我让宁阳去接你。”

    “不用麻烦他了,我现在收拾一下东西,就过去。”

    江昭君挂完电话,收拾了资料带着电脑准备离开,杨依依看着刚来就准备走的江昭君问:“君姐,你这是要去哪里?”

    “哦,我方案上有点问题,出去找个资料,谭总监问起来你就这么说。”江昭君说完拎着电脑包离开了公司。

    第一次来叶氏集团,站在大楼下面看着高楼耸立的大厦,原来这就是叶铭自己的公司,江昭君笑了笑,这是第一次来,竟然有些小紧张。

    根据叶铭说的,进了电梯按了23楼,看着数字一层一层的向上升,竟然越来越紧张。

    “叮”一声,电梯在8楼停下来,江昭君向后面站了站,从外面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士。

    见到江昭君惊讶了一下,随后点点头微笑站在旁边。

    进电梯的人正是叶文辉,站在江昭君的左侧,方才看见江昭君的时候就觉得眼熟,好一会儿才想起来。

    前两天回去的时候,黄俊给了他一份查到的资料,是他偷拍到的叶铭带着传说中的未婚妻去接孩子的照片。

    当时人有些多。只拍到模糊的侧脸,不过仔细看还是能看出那就是江昭君,叶文辉又去调查了一下江昭君的背景。

    只是一个小公司家的二女儿,而且听说在家里的地位并不是很高,还是未婚生育,以此受到母亲和姐姐的嘲讽。

    叶文辉当时看到这个资料的时候是笑着的,本以为叶铭这么快的订婚是找了后盾,以至于最后被自己打败的时候也不会太狼狈。

    结果竟然是这样的女人,倒是让叶文辉刮目相看,对江昭君也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叶铭这么宝贝。

    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吧。

    “这位小姐看着好像不是本公司的员工吧?”叶文辉转过脸轻声的说。

    江昭君刚才一直在想事情,突然听见旁边冒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点点头笑着说:“是的,我不是叶氏的员工。”

    “不知来我们公司是找哪位?”叶文辉看着江昭君的反应,在心里冷冷一笑,看方才的反应就像是没见识的。

    “哦,我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叶氏的总经理,叶文辉。”

    江昭君客气的一笑说:“叶总经理您好,我是bd公司的策划案组的江昭君,今天来是找叶先……叶总的。”

    差点脱口而出叶先生,还好改口快,江昭君暗松了一口气,猜测应该在公司都是称呼为叶总的。

    只是没想到,刚进电梯竟然遇上了总经理,既然他是总经理,那么叶先生应该是总裁咯?江昭君心里猜测着。

    “咱们公司和bd有合作?”叶文辉看着江昭君手里拿着电脑和文件,开口问。

    “呃……”江昭君没想到这个总经理的话这么多,脑海里瞬间转了转,回答,“目前没有合作,拿着资料过来和叶总聊聊。”

    叶文辉假意点点头,没再多问。

    “叮”一声,电梯停在20楼,叶文辉点点头从电梯下去,江昭君才恢复自然。

    一会儿工夫,23楼到了,江昭君从电梯里出来,看了一眼没看见宁阳在门口等着,直接到前台。

    “你好,请问一下叶总在吗?”江昭君面带微笑的问。

    前台秘书抬着眼皮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说:“有预约吗?”

    “不好意思,我没有预约。”江昭君老老实实的回答,叶铭在电话里没告诉她是要预约的。

    “没有预约请回吧,叶总很忙的,下面还有一个会议,没有时间接待您。”前台秘书这下连眼睛都不抬,好像很忙的样子说。

    江昭君看着她的样子,竟然有些无语,就算没有预约也不应该这样没礼貌,江昭君继续保持着微笑,敲了敲她的办公桌。

    “嘿,美女,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前台秘书似乎很烦,皱着眉头不耐烦的说:“我不是说了。叶总很忙没有时间接待未预约的客人。”

    “我要说的不是这件事情。”江昭君摇摇头,伸出手抚平了秘书的眉头,“小小年纪总是皱眉容易成小老太婆的。”

    前台秘书吓坏了,向后退后一步,紧张的问:“你,你谁啊,都说了叶总没空,你赶紧走吧。”

    “我是叶太太,我不用预约。”江昭君直接表明自己的身份。

    然而秘书虽然之前听到叶铭打电话,在电话里叫老婆,但是后来就没听说过也就以为是假的,然而现在再听眼前的女人说是叶太太。

    秘书上下打量了一眼她,从哪里看都不像是一点叶太太的气质。

    “这位小姐,您就算想要见叶总也别用叶太太的名衔啊。”秘书发笑。

    江昭君是真的无语了。点点头,刚要说什么,宁阳从旁边经过看见了江昭君,连忙走过来。

    “夫人,您到了?怎么没打电话叫我去接您?”

    宁阳客气的和江昭君说话,顺手结果她手里的电脑包,恭敬的样子惊呆了前台。

    前台只见过宁阳这么恭敬的态度是对叶铭,但是现在,是对着方才和她说话的女人,还叫她夫人,那么……

    “我估计你在忙,就没打电话给你。”江昭君很自然的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一点都没有拘束。

    说完还瞥了一眼尴尬到想攥紧桌子底下的秘书。

    宁阳点点头,指着前面的办公室说:“老大在等您呢。我带您进去。”

    “好。”江昭君冲着她笑笑,然后跟着宁阳进了叶铭办公室。

    秘书啪的一声坐下来,心里紧张的扑通扑通的直跳,方才她好像惹到了叶太太,那……自己的职位。

    想到这里,秘书才后悔方才自己的态度为什么这么差啊,拿起手机在叶氏的一个私人内部群发。

    “刚才,我见到传说中的总裁老婆叶太太了,然后……”

    把刚才的经过一说,群里纷纷只回复一句话,“节哀顺变。”

    宁阳把电脑放在桌上,帮忙打开,资料全部都整理好放在叶铭面前,然后退了出去。

    江昭君走进办公室就绕着看了一圈,叶铭坐的后面是一个书架,旁边还有一个红酒柜,只是有一个地方少了一瓶,显得有些突兀。

    “怎么样?叶太太可满意我的办公室?”叶铭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江昭君接过水喝了一口,点点头:“没想到叶先生的品味如此一般,风格也太普通化了。”

    “这是之前咱爸的办公室,我搬进来之后就加了一个红酒柜,然后就没动过了。”叶铭从背后环着江昭君的腰身说。

    江昭君当然知道,方才的话只是随口一说,“对了,我来的时候遇到你办公室前的前台,真的是好逗啊。”

    “怎么了?”

    “先前我说我来找你,她就说你各种忙,没有时间接待,还说要预约。”江昭君抬头看着叶铭说,“没想到叶先生竟然这么忙,我这样来打扰真的是太不人道了。”

    “没有,你就听他们瞎说,那是对待别人的一套说辞,对你,我随时都有时间。”

    江昭君叹了一口气,从叶铭的怀里挣脱,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装作无奈的说:“我还说了,我是叶太太,还是不让我进来,让我不要打着叶太太的名衔来见你,难道之前有人打着旗号?”

    “是哪个前台,一会儿就跟宁阳说一声。明天不用来上班了!”叶铭大手一挥就要去拿电话,被江昭君拦下来。

    “我就是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人家本本分分的工作,就因为我这一句话就要失业,我过意不去。”

    “再说了,我身上又没有挂着叶太太的牌子和标签,人家凭什么就认为我是叶太太啦?”

    江昭君一番有理有据的话动情的说着,可是听在叶铭的耳朵里就变成了另外的意思。

    叶铭忽然抱着江昭君坐回到自己的腿上,打开面前的资料说:“好,既然这样,那我一会儿就让你贴着我的标签。”

    江昭君没明白什么意思,等叶铭讲解完她的方案上的问题之后,江昭君终于知道什么意思了。

    中午叶铭没带着江昭君去外面。直接坐着总裁专用电梯到6楼的公司食堂。

    在半个小时之前,宁阳已经打了电话通知下来,叶总和叶太太中午过来用餐,食堂的炒菜师傅特意根据宁阳的指示做了几道两人喜欢的菜。

    12点,食堂里已经基本上坐满了员工,“叮”的一声,总裁电梯在六楼停下,江昭君挽着叶铭的胳膊出来。

    因为食堂是整个大厅,所以不论是员工电梯还是总裁电梯,都是要经过这个大厅才能到达窗口和专用包厢。

    原本还有些吵闹的大厅,在看见叶铭和身边传说的叶太太的时候,瞬间安静下来,纷纷朝着两人看。

    “叶先生,这就是你所说的贴上你的标签么?”江昭君悄悄走进叶铭的耳边说。

    叶铭笑笑,忽然握住臂弯里的江昭君的手,十指相扣,听见旁边的惊呼声,叶铭的笑意更深,也凑近耳边说:“不知道叶太太对于这样的方式是否满意?”

    “嗯,很满意。”江昭君不再逗他,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

    “那么是否有奖励?”

    江昭君看了一眼周围,低声的在议论和偷看着他们,有些不好意思说:“这大庭广之下,还是不要给单身狗造成伤害了。”

    话音刚落,柔软的唇上就已经落下一吻,蜻蜓点水,江昭君的脸瞬间红了,这大厅里几百号的人都看到了!

    “咱们秀咱们的。管别人干什么?”

    好在旁边就是包厢,江昭君羞得脸色通红,快步走进包厢。

    “脸这么红?”叶铭坐在旁边捏了捏她滚烫的脸。

    江昭君甩开他的手说:“这么多人在,你怎么就……”

    “我亲我自家老婆,难道还要他们同意么?”叶铭拉着江昭君在身边坐下,递过一杯红糖水说:“好了,你不要生气了,大姨妈在,多喝点红糖水,还是热的。”

    江昭君喝了一口,舒服多了,看着叶铭也不再计较了。

    两人吃完饭回去的时候,路过大厅,碰到有些员工很尊敬的称呼江昭君叶太太,叶铭对于这样的效果很满意。

    回到办公室,江昭君拿着方才上午没说完的方案,继续坐在叶铭的身边听着他讲解。

    江昭君这才发现,叶铭能在总裁这个位置,除了父亲的原因之外,还有他知道的确实很多,应该说涉及到的很多。

    包括现在江昭君在做的方案的一些专业,通过叶铭的嘴里说出来的,都是江昭君不懂的,可是经过他一说全都明白了。

    “叶先生,我发现你太厉害了!”江昭君看着手里记录的资料忍不住感叹。

    叶铭满意的挑挑眉说:“怎么样?是不是很佩服老公?”

    “夸你两句就上天啦?”江昭君合上电脑,收拾了一下桌上的资料,这下回去的时候就好做的多了。

    看了一眼时间,快三点了。“江瓷放学时间到了,我去接她放学。”

    “走吧,我和你一起。”叶铭拿起椅子上的外套,顺手拿过她手里的电脑。

    “哎?公司没事了么?我不是听说你下午有会议……很忙……”江昭君的话还没说完,一张放大的英俊的脸庞在自己的面前。

    叶铭放开她的唇说:“那是推辞别人的理由,你来,任何时候我都有时间。”

    等江昭君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若初幼儿园的门口,两人从车内下来,还有两分钟就放学了。

    “叮铃铃”幼儿园的放学铃声响起,远远地就看见江瓷从里面走出来,可是不像往常那样开心。

    旁边的唐宝贝也是跟在身边,不敢说话的样子。

    江昭君一看不对劲,这是受了委屈还是被欺负了呀?

    等校门一打开,江昭君快步走上前,抱了抱江瓷,轻声问:“阿瓷,怎么了?是不是在学校受欺负了?”

    江瓷紧紧抿着嘴不说话,连一个表情都没有,眼睛却一直盯着身后的叶铭看着。

    “唐宝贝,能不能告诉阿姨,在学校发生什么事情了?”江昭君见江瓷不愿意说,问旁边的唐宝贝。

    唐宝贝刚要开口,江瓷瞥了他一眼,张开的小嘴赶忙闭上,小手捂着嘴巴,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