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曾爱你比恨深 > 第六十五章 不想成为他的附属品

我曾爱你比恨深

第六十五章 不想成为他的附属品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一笑倾城M 书名:我曾爱你比恨深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我曾爱你比恨深》最新章节...


    季悦然听到他说,他们被人给跟踪了,神情也变得紧张起来。

    人红是非多,伤害了自己,她倒是不怕,最怕的是有一些心肠歹毒的人,把黑手伸向默默。

    她突然转过身子,抓住了盛瑾年的胳膊,紧张地对他说道,“快停车,让我下车。”

    “季悦然,别闹,现在不是下车的时候……”盛瑾年现在已经够恼火的了,再被她这么一破坏,大脑神经绷得更紧。

    季悦然没有放弃,在她想来,只要她下了车,就算有人跟上他,也没用。

    那个跟踪他们的人,无非就是想拍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照片。

    只要她不在车上,那个人就会扑了个空。

    “盛瑾年,我没有闹,你不是说有人在跟踪我们吗?那他一定是想偷拍我们,只要我下了车,他拍不到我们,不就没事了吗?”

    盛瑾年并没有理会她,继续开他的车子,将她搁放在一边,先以大局为重,甩掉后面的车子就行了。

    “喂!我在跟你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季悦然见他没反应,手又伸了过来,拽着他的衣袖,焦急地问道。

    盛瑾年余光往下一瞟,抓住她的手,将她的手紧紧地握住,压住内心的惊涛骇浪,嗓音沉稳地说道,“相信我,我能保护你。”

    “我……”季悦然听到他说的这句话,本能地将手缓缓地抽了回去。

    她的心里很矛盾,想到他刚刚说的话,又想到他以前对她做的事情,不知道自己要不要相信他?

    当她的手,一点一点地从他的手里抽走之后,他可以感觉到她还没有放下当年的事情,心里对他还存有芥蒂。

    好在,他说完那句话后,她没再闹了,整个人都变得安静下来,手掐着手,坐在那里,低着头,想着心事儿。一句话也不说。

    等她安静下去之后,盛瑾年终于可以放宽心地开着车子,想办法甩掉跟在他后面的那辆车子了。

    一路疾驶!

    跟在他后面的那辆车子,总算被他给甩掉了。

    盛瑾年轻踩着刹车,把车速慢了下来。

    又往前开了一小段路程,车子开到了ut大厦的楼下。

    “到了。”

    “嗯,我知道。”

    季悦然回了他一声,然后,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了车去。

    她的动作好快,下了车后,头一直低埋着,生怕再被人跟踪,拍到了什么。

    “等一下。”盛瑾年看到她着急的样子,忽然想起来手机还没给她,冲着她的背后便喊了一声过去。

    季悦然站在车门外边,头也不回地问他。“什么事?”

    “手机给你。”

    “哦!”季悦然听到“手机”两个字,连忙回过头来,往他脸上望了过来。

    盛瑾年从车窗里,把拿着手机的胳膊,伸长了出去。

    “给你,有事,给我打电话。”

    季悦然以为拿个手机就没事了,没想到他突然对她说了这么一句话来,眼眸抬起来,看了他一眼。

    然后,她什么话都没说,从他的手里把手机接了过来,转身往公司大厦里面走了进去。

    盛瑾年坐在车里,目送着她离开,直到她的身影,从他的瞳眸里彻底的消失不见。

    他才转动着方向盘,将车子转了一个方向,缓缓地驶离。

    车子在路上慢速行驶着,经过刚才被人跟踪的事情,盛瑾年这才发现自己心里有多在意季悦然。

    那一刻,他只想拼尽全力地保护她,守住他们母子,直到永远。

    ……

    跟踪盛瑾年的那辆车子,在他的车子后面追了很久,最后还是战胜不了盛瑾年,跟丢了。

    无奈,车主只能给花钱雇佣他的买家打电话,向买家汇报结果。

    “唐小姐,真的很抱歉,我被盛先生发现,半路甩掉了。”

    “蠢货,就这么一点小事,你都搞不定,真是太没用了。”唐娜气得在电话那头大骂,差点连手机都给扔了。

    挂了电话之后,她把手机丢在床上。开始砸东西,来发泄自己心里的火气。

    被子,枕头,床头灯,水杯……只要是她看到且能拿到的东西,全都被她扔到了地上。

    不一会儿,地上一片狼藉,砸完东西之后,她还不满意,抓起杂志,将那些杂志撕得粉碎,扔得到处都是。

    最后,她没力气再发泄了,身子一软,腿也一软,整个人都坐在了地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她的火气统统发泄了出去,她才从地上爬了起来,滚到了床上去。

    拿起手机,划开来,进入通话记录的页面,看到“瑾年”两个字。

    犹豫了片刻,指腹触碰上去,重重地一划,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打过去的时候,盛瑾年刚回到他的办公室,折腾了一个上午,可把他累坏了,脱掉外套往真皮座椅上搭了上去。

    听到手机响了,他拿在手里,点了一下接听键,往真皮座椅上面一靠,把手机接了起来。

    “喂!找我有什么事?”他看到唐娜打来的电话,接起来便问。

    唐娜躺在床上,两只手颤抖着握住手机,听到盛瑾年的声音,她在心里酝酿着,要跟他说些什么。

    只不过,对方压根就没耐心等她,过了一会儿,没有听到她回话的声音。

    盛瑾年就已经等不及了,又问了她一句,“唐娜,到底有什么事,快说,我很忙。”

    很忙?

    听到他的这句话,唐娜觉得太好笑了,他跟季悦然从昨晚待到今天晚上,也没说很忙,没时间之类的话。

    完了,她给他打电话了,才一两分钟的时间,他就开始说他忙了。

    唐娜越想,心里就越难受。

    终于气受不住,问起他来。

    “瑾年,你昨晚去哪里了?怎么没回家睡觉?是不是最近工作忙,有应酬?”

    “昨晚有事,所以没回去。”

    “哦,那你今晚有空吗?我们好多天没一起吃饭了,我想……”

    唐娜的话还没有说完,盛瑾年便打断了她,抢先说道,“今晚我要去接默默……要不改天吧?”

    “可是我……”

    “就这样吧,我真的有很多事情要忙,等我忙完,再给你打电话,怎么样?”盛瑾年接电话的同时,他有看到自己的邮箱里,传过来好多封邮件,等着他去处理。

    晚点,他还有个会议要开,确实没时间再闲聊电话。

    唐娜听到他催着她挂电话,心里就像有好多螺丝刀在心口上拧着一样,心里疼着,嘴上却还是要哄着他道,“好吧,那你忙吧,我不打扰你了。等你有时间,再打给我吧。”

    “嗯。”盛瑾年哼了一声,连看都没再看手机一眼,拿开手机,指腹在挂机键上,按了一下,挂了电话。

    “嘟嘟嘟……”

    唐娜这边虽然说了不打扰他,让他忙他的,但她却没有舍得挂电话,直到他那边挂了电话,传了一阵忙音过来。

    她才反应过来,电话已经被他给挂了。

    一团火气窜上唐娜的心头,她再也忍受不了。举起手来,狠狠地将手机砸了出去。

    手机落在地上,哗地一声,屏幕摔得粉碎。

    唐娜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看着砸烂在地上的手机,嘴里狠狠地斥骂起来。

    季悦然,我绝对不会输给你,绝对不会让你抢走盛瑾年的。

    他是我的,你休想抢走他!!!

    就算我得不到他,我也绝对不允许任何女人得到他。

    &mda>

    季悦然回到公司,也跟盛瑾年一样忙碌起公司的事务。

    她约了几个销售部的元老,就她昨天亲自探访调查的问题,同几个元老商量一下,看看能有什么好的方案,能够助ut快速提升业绩。

    几个销售部的元老,统一商量了下,得出一个结论出来。

    由其中一个代表元老。说出来,“季总监,是这样的,我们几个人商量了一下,要想尽快提升公司业绩,倒是有个不错的办法。”

    “什么办法,快说出来听听。”

    “就是……让mg同我们合作,据我所知,市面上好多不成熟的品牌,但凡能跟mg合作,品牌的业绩都会上升。如果我们也能跟mg合作的话,兴许我们的业绩,也能快速上升的。”

    季悦然听完销售元老的解说,整个人变得沉默下来,她知道这个销售元老说的话没有错,眼下如果他们能跟mg合作的话,确实能让业绩上升。

    问题是mg的总裁是盛瑾年,要想拿下这个合作项目的话,必须去找盛瑾年谈判。

    可她真的不想再去求那个自以为是,骄傲自大的家伙了,她宁愿凭借自己的能力来把ut品牌的影响力最大。

    “这个方案,先搁置吧,我再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好了,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吧,你们先去忙你们的工作去吧。”季悦然出声让大家解散。

    听到她说的话,几个人相互对望一眼,自动解散。

    当着她的面,大家都没说什么,出了小会议室,大家就已经忍不住聚在一起背地里议论起她来。

    “明明就这么方案是最好的,也是最快速的,而且人家mg本来也打算跟我们ut合作的,要不是因为季总监跟他有私人恩怨,估计咱们这个合作案早就谈成了,业绩也早就升上去了,也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了。”

    “可不是嘛。说白了,就是因为季总监。怎么说,她跟mg老总盛瑾年也是前妻前夫的关系,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感情的,要是她真的去求盛瑾年,让他签下这笔合作订单,人家盛瑾年应该也会答应的吧。对他来说,签下一笔合作,不过就是握一下笔,签个名字那么简单,可是季总监非要把自己搞得那么清高,真以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啊?”

    “没办法,人家是总监,人家是上头派来的,人家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呗,我们不过都是打工的小员工,哪有资格管人家的闲事?”

    几个员工边走边聊,聊得十分火热。

    然而。他们都没有在意到,跟在他们后面的季悦然,无意间听到他们在背地里议论自己的声音,捧着手里的文件,快步往前走去。

    一直等到季悦然走到她们几个人的前面去,他们这才看见了她。

    “季总监啊……完蛋了,不会是听到我们刚才说的话了吧?”

    “听到就听到呗,大不了就被她炒鱿鱼,反正咱们公司的业绩也不好,再这么下去,迟早会关门大吉的。”

    “就是,她能听到最好,那样的话,她就知道要怎么做了。”

    季悦然匆忙回到办公室,关上了门,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随手将文件丢在办公室的桌面上。

    她的心理压力。已经够大的了,再又听到那些人在背后议论她,心里就更加不舒坦了。

    可她并没有在生那些人的气,只是觉得自己太没用了,回来这么久了,把公司弄得一团糟。

    不行,我一定不能这么认输,我一定要尽快想出更好的办法出来。

    自我安慰了一下,她又重新打起了精神来,瘫坐在椅子上的身子,直立起来,趴在电脑跟前,开始想新的方案。

    不管怎样,她也在美国总公司待了四年,能力跟天赋都是有的。

    不出一个小时,她便想到一个新的方案出来,决定把下一季的服装新品发布,提前到这个月底。

    因为月底是双十一网购节,她决定把新品的服装,借助现金红火的平台微商来销售。

    在她看来,只要提前把微商的宣传广告做足,店铺的信誉做上去,销售业绩绝对不差。

    其实微商这个方案,早在美国的时候,她就想提出来了。

    只不过美国那边对微商这个销售平台的了解不够,而在这期间,季悦然查阅了很多资料,特意将微商平台销售的知识了解透彻。

    她决定挑战一下,说不定走上这个平台之后,业绩就上去了。

    想到这里,她拿起座机上的话筒,拨出林助理的电话号码,给他打了过去。

    “喂!林助理,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

    “好。”林助理应声,来到她的办公室。

    季悦然看到林助理进来之后,招了招手。把他叫到她的身旁去。

    接着,她把电脑的屏幕,往他那边推过去一些,指着她以前做的一个关于微商平台销售的策划案,对他说道,“我决定把下一季的新品,提前发布,然后,月底采用平台销售的方式来推销我们的新品。”

    “平台销售?什么意思?”林助理第一次听到这个销售方案,感到很诧异。

    季悦然活动着鼠标,将她所做的app展开来,一点一点为林助理讲解“微商平台销售”的方案。

    “我刚刚说的这个方案,你觉得怎么样?”

    林助理用赞赏的眼光看了季总监一眼,点点头,说道,“嗯,季总监刚刚说的这个方案,确实挺不错的。只不过我们第一次做这个,好多细节方案都不是很了解,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成不成功,试试不就知道了吗?我现在就把这个方案发到你的邮箱里去,你再仔细地看看,多多了解学习一下。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再来问问我,一直等到你彻底地熟知了这个方案为止。”

    “嗯,好,我知道了。”

    “你先回去吧,我现在就把这个方案发到你的邮箱里去,注意查收。”

    “好的,季总监。”林助理应声出去了。

    想到这个好办法之后,季悦然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心头的石头,总算可以落下去了。

    她的两只手举起来,相互交叉在一起,身子往背后的椅子上面一靠,舒舒服服地升了一个懒腰。

    看着电脑屏幕上显示出来的“微商平台销售方案”。嘴角微微咧开,默默无声地在心里,鼓励了一下自己。

    季悦然,加油!相信自己!

    &mdah;

    mg集团这边。

    盛瑾年坐在会议室的最中央,在给各大部门的主管开会。

    经过他这些年的辛苦奋斗,mg早就是一个成熟不断发展壮大的公司,精英聚集,不用他多说什么,做什么,公司的业绩,每个月都会增长。

    每次他给大家开会,也不过走个形式而已,听听看各大部门主管对于公司上个月的运营,提出一些改进方案,或者一些有利于公司发展的新兴方案。

    几个部门依次说完,盛瑾年点头表示回应。

    接下来,轮到销售部的主管发言了。

    “盛总,城东城西几个商场的个别专柜,依照您的意思,一直都在空着。您看,我们要不要找几个新的品牌合作一下,把他们的服装引到我们公司来?”

    盛瑾年闻声,眉头皱了起来,关于销售部主管说的这个事情,他是清楚的,因为这件事情是他亲自吩咐下去,让他们按照他的意思去办的。

    他之所以会让那些商场的个别专柜空缺出来,原本是想签下ut品牌的服饰,打算把他们的新品引进公司来。

    之后,他发现ut品牌的管理人是季悦然后,同他们公司的合作项目就一直搁置了下来。

    再到后来,因为儿子监护权的问题,以及近期发生的那些零零碎碎的小事情,专柜品牌空缺的事情,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好,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自会处理,还有别的事情了吗?”

    “没有了。”

    “既然没有的话,那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了吧,大家解散。”盛瑾年说完,拿起他的手机,起身,往会议室外面的方向走了过去。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将手机开了机,快速地找出季悦然的电话。

    刚一进办公室,他就给她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多声,才被对方给接起。

    盛瑾年的耐心,突然变得这么足,完全是被季悦然给逼出来的。

    每次给她打电话,总要等上很久,她才会接。

    连着几次下来,他只能习惯了她的作风,耐着性子,等着她接电话。

    “喂!找我什么事?”季悦然刚去了一下洗手间。回来就看到手机在响,发现是盛瑾年打来的,本来不想接,想了又想,还是把它接了起来。

    盛瑾年习惯了她爱理不理的态度,直接将这些小细节无视,开门见山地攻入主题,“下午有时间吗?我想找你谈谈。”

    “没有。”

    “季悦然,你这什么态度,我要找你谈公事,能不能别这么傲娇?”

    “呵呵,盛总,也太抬举我了吧。我一个小公司的总监,能有什么公事跟您谈啊,您就别再说清官话来寒碜我了。还有,我真的很忙,真的没时间跟您在这里瞎聊。”

    “季悦然,我说有公事找你。就是有公事找你,你到底来不来?不来的话,mg专柜的合作项目,我可就另寻他人了。”

    “您请便,我季悦然不稀罕。”

    “你……!”

    “好了,我要忙了,真没时间伺候着您,您还是早点另寻他人去吧。”季悦然拒绝了盛瑾年亲自送上门的嗟来之食,她才不要成为他的附属品,才不想让他来控制自己。

    没有他,她一样能做出成绩来。

    盛瑾年好心要跟她合作,要帮她提升ut品牌的业绩,岂料,这个女人这么不识抬举,冷酷无情地把他的一片好心给拒绝了,搞得他的心里还真是不痛快。

    “季悦然,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到时候公司要倒闭了。可别再来找我帮你。”

    “呸呸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您就等着吧,我一定不会让你的看到那么一天的。就算没有mg的合作,我们ut品牌一样能够发扬光大。”季悦然不但对自己有信心,对ut品牌更加有信心。

    盛瑾年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想他如此热情洋溢地给她打电话,要借她一臂之力,帮她把ut品牌做大,而她竟然能说出这么狂妄自大的话来。

    “ok!我会等着的,我倒要看看,你季悦然能有多大的能耐。”

    “盛总,拭目以待。”

    盛瑾年听到她自信且不饶人的声音,怒气在胸间肆意地燃烧着,听到手机里头传来的“嘟嘟嘟”的忙音,他的火气更大,拿起手机往地面上,狠狠地砸了过去。

    继而,他抬起手来。将脖子上的领带,用力地扯开。

    转了个身子,将身上的西装外套拂开,姿势夸张地往椅子上面一坐,气得嘴角直抽气。

    狂妄自大的女人,真的是太气人了。

    &mdah;

    接下来的日子,季悦然开始忙碌微商平台销售的事情,培养公司的员工,教他们微商销售的技巧。

    这是她第一次试用微商销售的方案,她本人特别重视,所有的事情她都会亲力亲为,生怕出了什么差错。

    每天都很忙,白天在公司忙完,晚上她还要把工作带回去做。

    不过,她把工作带回去之后,都是瞒着盛瑾年,生怕被他发现了什么。

    她越是这么神神秘秘,越容易被盛瑾年发现。

    盛瑾年自从带着默默搬过来跟她一起住之后,每天晚上,不管多忙,他都会回到他们家来,赶都赶不走。

    季悦然不给他开门,他就自己配了一把钥匙,不用她来开,他也能进她家。

    之后,她又把门反锁起来,盛瑾年直接打电话给开锁的专家来开门。

    总之,不管她用什么办法来对付他,他始终能够应对自如,一次又一次的攻破了她的防守。

    季悦然忙疯了,没时间跟他打游击战了,索性不管他了,管他来不来家里,她专注着忙自己的事情。

    就算他来了,她也当他不存在,房门关得紧紧的,忙着自己的事情。

    “默默,你妈妈呢?还没回来吗?”

    盛瑾年今天回来的比较早,摸出钥匙,开门走了进去,看到默默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看电视,皱眉问道。

    默默摇摇头,扬起手指头来,往房间那边指了过去。

    “妈妈在工作,让我不要打扰他。”

    又是工作……

    连续一个星期,那个女人每天都很忙工作,居然忙到连她最亲最爱的儿子都被她给忽视了。

    盛瑾年眯起眼睛,猜想了一下,到底是什么工作,让那个女人变得那么忙碌?

    他有问过她,最近在忙什么,可她总是闭紧嘴巴,打死她都不说。

    前两天,他本着对她的尊重。也就没强行逼问她。

    如今她越来越不像话了,看来他得去查一下,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盛瑾年的目光,往紧闭的房门上望了过去,心想要是直接夺门闯进去,那个女人肯定不买他的账,他得想个办法自己溜进去,偷偷去看个究竟才行。

    只是,他能用什么办法把她给引开呢?

    想到这里,盛瑾年的目光,刷地一下转到了儿子身上去。

    貌似那个女人只买她儿子的账,有了,还是让儿子把她引出去吧。

    “默默,来,过来。”盛瑾年蹲下身,抬起手来,对着默默招了招手,让默默到他的面前去。

    默默被他这个老爸弄得莫名其妙。眨着眼睛看了看他,而后,他才晃悠悠地往盛瑾年的面前跑了过去。

    “干嘛?”默默仰着脸问他。

    盛瑾年掏出钱包,摸出一百块钱给默默,把孩子拉到厨房那边去,“爸爸刚刚路过小区外面的店铺,看到一家新开的蛋糕店,有好多好多美味的蛋糕,默默想不想吃?”

    “想。”默默听到“蛋糕”两个字,立马欢喜地跳了起来。

    以为爸爸要带他出去买蛋糕吃了,仰着脸,看着盛瑾年,说道,“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去买蛋糕啊?”

    “不是爸爸带你去,而是你自己一个人先过去,爸爸一会就去找你好不好?”

    “可是妈妈说了,一个人不可以乱跑的。”默默用舌头舔了舔嘴角,低着头,不知所措地说道。

    盛瑾年摸了摸孩子的头,继续劝说道,“爸爸是让你先下楼去,晚点我再下去找你,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的。”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快去吧,爸爸一会就来。”

    “那好吧!是你让我出去的,你可不能跑到妈妈的面前去告的状。”

    “放心吧,你是我儿子,我怎么可能告你的状呢!快去吧,爸爸一会就来。”盛瑾年说着,把默默送出了门。

    大约过了几分钟,他穿着围裙,拿着锅铲,急急忙忙地过来敲季悦然的房门。

    咚咚咚……

    他敲的特别用力,吵得季悦然静不下心来,只能把工作先放在一边。起身,往房门这边走了过来,打开了房门。

    “怎么是你?你找我干嘛?没事的话,我得忙了。”季悦然看到站在门口的人是盛瑾年,一点耐心也没有,快速地丢下几句话,她就要把房门给关起来。

    盛瑾年见她要关门,拿着锅铲的手臂,往房门上面搭了上去。

    “唉唉唉,你先别急着关门啊,默默不见了,他刚刚问我拿了一百块钱,说要出去买蛋糕吃,我还以为他跟你一起去的呢?怎么你没跟他一块去啊?”

    “没有啊,他没来找我啊。”

    “不可能啊,他亲口跟我说的,要找妈妈陪他一起去,我估计他敲了门,你没听见罢了。”

    季悦然懒得跟他说这些没用的话了,赶紧拉大房门走了出来,再把房门关了起来。

    “走了多长时间了?”

    “应该有五分钟了吧,我在做饭,抽不开身,要不你赶紧下楼看看去吧。怎么说,他也只是一个孩子,路上的车子那么多,万一出了什么事,那该怎么办啊?”盛瑾年怂恿她,快点出去找儿子。

    其实不用他来说,她也准备出去找儿子去了。

    “行,我现在就去。”

    说完,她想都没想,直接往玄关那边冲跑过去,急得连脚上的拖鞋都没来得及脱掉,打开家门便冲了出去。

    季悦然走了之后,盛瑾年立即将手里的锅铲扔掉。握住房间的门把,打开房门,跑了进去。

    终于可以潜入她的房间,看看她这两天在秘密地忙些什么了。

    盛瑾年跑到她工作用的写字台前,抓起她的企划案便看了起来,合上企划案,他看到封面上面,显赫的标题写着,“微商平台销售企划书”。

    微商平台销售?

    难怪这个女人拒绝跟他们mg专柜合作,原来她在秘密地打网络销售平台的战略,改变了作战方案,改从网络上面来对外销售。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不错且很大胆的挑战,看来这个女人的头脑,确实挺灵活的,竟然能想到这么一个不错的战略。

    看来以前都是他太小看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