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女生小说 > 医女斗京都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寒儿撞车

医女斗京都

第一百四十二章 寒儿撞车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三生烟雨泪倾城 书名:医女斗京都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医女斗京都》最新章节...


    到了宛月,生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因为已经初夏,大顺开始有些热意,费靖月让老梁买了不少冰回来,做成冰沙、刨冰等等甜品小吃,又将新鲜瓜果冰镇以后拿出来,在这初夏时节吃下去,也是透心凉,所以不少达官贵人一有空便到这宛月来听戏乘凉。b8%f3

    老梁一直都在感叹,这笑凝公主简直太会做生意了,之前投入进去的银子,早都翻倍的拿了回来,不仅如此,费靖月还让他又买下几个铺子,搞了个娱乐城,分成儿童区和成人区,生意也是好到爆,老梁现在肩负重任,整日里忙都忙不过来。

    今日费靖月过来,老梁不在,费靖月如今产业太多,老梁分身乏术,这宛月的生意也打理得上了道,所以他就潜心去经营刚搞的几个新项目,这边的生意就交给了手底下的一个徒弟,他只是偶尔过来查查帐,拿些大主意罢了。

    他这徒弟名叫叶准,是个精明能干的小伙子,因为家道中落,迫于生计,从小便出来给人当学徒,后来遇见了老梁,老梁见他算是个可塑之才,便多加照拂,如今也是能独当一面的人才了,他见费靖月来了,赶忙迎了上去,道:“公主来了?今日刚来了不少新鲜瓜果,待会儿我便派人给公主送来。”

    之前费靖月便想说给碧字三人说上几门好的亲事,碧玺自不必说,现今与银光发展得相当不错,大冰山见到她也懂得笑了,而她也时不时给大冰山绣上几个荷包,做上几双鞋垫的。

    至于剩下的碧渝和碧溪二人,她心中也有了计较,碧溪性子活泼,年纪也小些,需要一个年纪大些,办事牢靠的人来托付,所以她便有意撮合她与小丁,如今二人也算是步入正轨,只待开花结果。

    而碧渝沉稳老练,对于男子的要求也颇高,这个叶准费靖月也看得上眼,做事稳妥、识大体,懂得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而且为人也诚恳善良,是个不错的人选,所以在费靖月看来,这叶准就相当合适,这不,今日来,她便只带了碧渝,为的就是撮合这腼腆被动的二人。

    “四小姐可在楼上?”她笑着问道。

    叶准回了声是,又指了指楼上一个包间,费靖月会意,道:“碧渝和叶准去取瓜果,我自己上去就是了。”

    说完她淡笑着对碧渝眨眨眼,羞得碧渝俏脸通红。

    碧渝一脸娇羞的留在原地,而叶准也是一脸的不好意思,费靖月见二人有意,自然乐得欢喜,自己个儿便上了楼去,这些时候有些热了,费靖寒便总是借口府上太热,她去宛月乘凉看戏,长姚公主知道宛月是费靖月的产业,也就未多加阻拦,只有费靖月知道,热不过是一个借口,她真正的目的,是来见那个九皇子。

    费靖月之前警告过费靖寒,让她离九皇子远一些,只因这九皇子的名声不好,怕寒儿误托了终生,可是终究是说不住,而齐休桐也多次对齐休離保证,他对费靖寒是认真的,费靖月这才无奈之下,默许了他二人的行为,如今他二人已是如胶似漆,分都分不开了。

    费靖月出门之前已经让小丁去给齐休離传信,若是寒儿真的被赐婚成五皇子妃,那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大事儿来,这厢明月的事情还未理清楚,若是寒儿再出点什么事情,当真是要费靖月应付不过来啊。

    她缓步往寒儿所在的包间走去,还未走到楼梯拐角,就看见寒儿哭着跑了出来,她一把拉住费靖寒,焦急的问:“寒儿,怎么了?”

    费靖寒见到是她,叫了声姐姐,便哭着跑下了楼,费靖月拉都拉不住,正巧碧渝端着瓜果上来,费靖月赶紧叫碧渝拉住她,碧渝被吓了一大跳,赶忙去抓费靖寒,结果还是差一点点,碧渝丢下手中的瓜果,便追了出去。

    “靖寒!”一个男声叫道。

    费靖月抬眼一看,从那个房间出来的正是九皇子齐休桐,他慌忙的往费靖寒跑去的地方追去,但是此时费靖寒早就没了影踪。

    “九皇子!可否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费靖月抓住他问道。

    “公主?你先让我去追寒儿!有事待会儿说!”

    他神情有些暴躁,一心想去追费靖寒,但是费靖月却拽着他,不让他走,他也不敢太过了,只得一个劲儿的让费靖月放手。

    这时,那间包间的房门吱嘎被人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材曼妙,容貌可人的女子,她穿着轻纱裙装,但是那纱却是太过透明,里面的酮体若隐若现,出来以后她还对着费靖月和齐休桐二人做了一个西子捧心的动作,这才缓步从另一侧的楼梯离去。

    齐休桐愤怒的眼神快将她杀死当场,费靖月却有些恍然大悟,怪不得寒儿会哭着跑开,想来与这女子脱不了干系。

    “她?是谁!”费靖月一字一句,但是却咬牙切齿。

    “好嫂嫂,待会儿再解释好吗?寒儿,先追寒儿!”他实在无奈,连嫂嫂都叫出来了。

    费靖月听得一阵晃神,就是这晃神的当口,齐休桐已经追了出去,一溜烟儿便也不见了人影,费靖月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吩咐上来查看的叶准让人去拦截那个穿薄衫的女子,而她也跟着追了出去。

    这还没有出大门,却见碧渝又回来了,但是她的脸色却慌乱无比,见到下楼的叶准哇的一声便哭了出来。

    “碧渝,怎么了?四小姐呢?”费靖月赶忙上去查问,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小姐,小姐,四小姐她!”碧渝见到费靖月,如同见到救星一般,但是嘴里却叙述不清楚,只一个劲儿的指着外面。

    费靖月交代叶准照顾她,自己大步的走了出去,外面人声鼎沸,好多人围在一起议论纷纷,一辆马车侧翻在一旁,驾车的人摔得四仰八叉,她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漫上心头。

    她拨开人群,走近一看,齐休桐蹲在地上,怀里抱着一个女子,那女子昏迷不醒,正是费靖寒。

    “寒儿!”费靖月大喊一声,冲了过去,从齐休桐怀里抢过费靖寒,眼睛冒火的望着他。

    “怎么回事?”她大喊。

    齐休桐低着头,半天说不出话来,但是脸上的沮丧谁都看得出来。

    费靖月探了探费靖寒的鼻息,尚有呼吸,她又搭上她的脉,跳动微弱,但是并无无力之相,还有得救。

    这时叶准也冲了过来,一起来的还有宛月里的小厮,叶准刚才已经听碧渝说了情况了,此时公主悲伤,他自然是要去妥善处理一切的。

    他四处疏散人群,又将驾车之人扶了起来,那人倒无大碍,只是见到撞到了人,吓得说不出话来。

    看热闹的人群渐渐散去,只留下愤怒的费靖月和一脸悲戚的齐休桐,还有叶准带着的人,在妥善处理善后事宜。

    “公主,先带四小姐回去要紧。”叶准上前一步轻言道。

    他看见费靖月就狠狠的盯着齐休桐,而齐休桐却一脸悲戚,也没有任何行动,地上的费靖寒衣衫上已经有血液渗出了,想必还是伤到了,此时必须要赶快救治才是。

    经他这样一提醒,费靖月这才回过神来,她不敢去动费靖寒,只得喊道:“快,快,回费府!”

    那个驾车的人已经知道自己撞到的是费府的四小姐,吓得四肢瘫软,若不是有人扶着,就要站不稳了,他被宛月的人扶着,也跟着去了费府。

    长姚公主得知费靖寒让车撞了的消息,直接便昏了过去,娟儿好一阵折腾,才将她唤醒,才醒来,她便让娟儿扶着她去门口等待。

    费靖月最怕费靖寒伤到了内腑,不敢用力,命人轻轻抬起费靖寒,又一路慢行,就怕若是有骨头断裂,再造成二次伤害。

    长姚见齐休桐也跟在后面,神情显得很是紧张,猜到了些什么,但是此时并不是询问的好时机,此时她已经镇定下来,先救回寒儿要紧。

    费靖月早就请了周太医在府上候着了,所以费靖寒一回来,周太医便来了。

    周太医算是医中圣手了,他知道费靖月懂些医理,便让费靖月留下帮他,其他人都赶到屋外去候着。

    张氏闻讯赶来,她不明所以,只听说费靖寒让车撞了,急得不行,这皇家的恩赐才来,这人怎么就,她匆匆过来,见到齐休桐,楞了一下,这个九皇子怎么在这里,还一脸焦急模样,莫非?

    “命妇费府张氏参见九皇子殿下!”

    众人这才知道这个一脸焦急的男子是九皇子,赶忙行礼,但是齐休桐却并不在意,挥挥手,让大家起来,而他却一直盯着那扇紧闭着的门。

    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天知道齐休桐有多急,可是他却不敢闯进去,生怕惊了里面脆弱的精灵。

    那个女子那么美好,她的笑容那么甜,就像一汪山泉,潺潺流进他干涸的内心,温暖他,滋润他,可是他,怎么会,对不起她。

    长姚作业不是站也不是,张氏也是来回踱步,齐休桐倒没有如此表现,但是却一脸呆呆的坐在门口,一会儿笑,一会儿又绷着脸,谁都不敢 靠近他身边三尺。

    就这么过了两个时辰,门终于开了,费靖月一脸疲惫的走了出来。

    “月儿,寒儿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