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
人人小说 > 女生小说 > 弦姻 > 第五十五章 探险之由

弦姻

第五十五章 探险之由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芙桦 书名:弦姻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ppxs.net,手机阅读m.pp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弦姻》最新章节...


    虽说这话一出是将原本一直都以为自己所找的那个孩子是一个女孩子的琴落不禁是愣住了,这么多日子过下来了,自己虽说是没有十分确定那个孩子的性别,可是确实能够完完全全地确认自己相处了那么久的一定是一个女孩子。

    不过算是明白了其中一定有些什么弯弯绕绕,自己也算是不好插手便是不要去打破这样的一种状态来的比较好,女孩子被说成了世子那就世子好了。

    “那请问谦王殿下,世子在吗?”琴落也就是顺着谦王的话接着说了下去。

    “在,在,公子请进。”谦王将府门一下子打开了,带着一脸几位和蔼的笑容将琴落迎了进去,要是不知道的人怕是要以为这个琴落是什么地位比谦王高出许多许多的人,才能够让这个一向是心高气傲的谦王用如此的态度对待。

    谦王引着琴落穿过了大厅,来到了一个较为靠里的院子之中先是坐了下来,让小厮去上茶顺便是将现在还在书房之中学习的世子给叫过来。

    这茶水已经是从冒着袅袅冒烟变得平静如湖面,这个琴落所想要看见的人才终于是姗姗来迟。进来的的确是一个长相极为柔和的男孩子。那个男孩的面容竟与芙栎的面容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那个男孩子一看便是听见有人来找自己便是急急忙忙的从离这儿较远的书房那里急急忙忙地跑过来的,那原本是瓷白色的小脸上染上了一些由于跑步而产生的健康的红晕。那件月白色(ps:月牙白是一种颜色极淡的蓝色,介于白色与蓝色之间。)的长衫也是由于他的急躁而产生了几丝皱褶。

    “咦?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啊?”芙乐明显便是一个没有怎么沉浮的天真的孩子,在看见自己面前有一个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人竟然是用这样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心中自然是有些疑惑。而一个孩子,心中只要是有什么疑惑便是会口无遮拦的说出来。

    这不,此话一出坐在旁边用慈爱的目光看着这个自己最为骄傲的儿子如此天真可爱不禁使哈哈的笑起来。随后便是向招了招手,示意芙乐快一点过来坐在自己的腿上。

    之间看见自己的父亲叫自己,芙乐欢快的踩着小步子便是用一种极快的速度一下地跃上了谦王的腿上,坐的端端正正地用板的一本正经的小脸看着琴落。

    谦王也没有怎么在意自己儿子的表情,而是开始和琴落聊起了天来,渐渐地便是谈到了什么天文政理,似乎是有意想要吧琴落这个贤士收入囊中为自己甚至是自己的儿子所用。

    ——王妃的闺房之内

    听见自己的儿子被王爷叫走了,原本是在自己的房间之中休息画画画,刺刺绣,或者是弹弹琴的谦王妃不知道为什么竟是又有些焦急起来,开始和自己身旁一直陪着自己的侍女聊了起来。

    “小姐,您先别急嘛,您可以先去问问谦王究竟何时准备拿下漓国,这样您就不会如此着急了吧。”侍女看见自己小姐不知道被什么刺激了一下竟然是又开始紧张起来只能够是为她出出馊主意。

    “不,不行,以他的性格,若是我这么问的话他一定会加强对于我的监视的,现在看着我的行踪的人手已经算是不少了,要不是我机灵还有机会向陛下汇报的话,说不定陛下早就是以为我已经死了呢。”谦王妃幸亏这个时候脑子还算是清醒的,才是没有做出什么会让她后悔的举动来。

    “那小姐您便是静观其变吧,反正在这里,谦王对小少爷也是很好的,不会让小少爷有什么差错的。”侍女说出之前的那句话只不过是想让自己小姐在心中明白她们现在的处境,从而能够静下心来。据她所知,这个谦王对于这个位子肖想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这件事情虽说谦王自己也是很急切的,可是也算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于是便是生生是熬到了现在。当然,除了那次派一个舞女去偷玉玺,有些过于荒唐之外。

    “也对,你说的对,现在所唯一要注意的也就是我与陛下那边的联系了。”谦王妃像是有些疲惫的坐在了床铺上,照现在的情况看来像是除了等待之外别无他法。她在心中是极为想念那个十分爱她的男子,当时他们所在的那个国家还是一个极小极小的国家,看着那个人天天都是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自己便是提出了建议说是要去漓国,将漓国为他取来,这样他们便是能够过得更加美好。

    这个女子所要庆幸的是自己所帮助的这个皇帝确实是一个痴情种,并没有像别的地方的那种皇帝,现实让自己的妃子去唆使其他国家的皇亲国戚去谋反以获取渔翁之利,而在自己妃子引诱别的人的时候便是自己坐在自己的宫殿之中左拥右抱,这皇帝自从是在这个谦王妃去了漓国帮助他实现大业之后便是再也没有去过后宫,而是一心的专注于她,一直是等到了她成功的为他取得了漓国之后将她封为皇后,一生都敬她爱她。这曾经是变成了一段佳话。

    琴落现在算是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是好了,毕竟若是芙栎是一个女子还算是好的,或者是她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也行,这样便是能够有了自己选择的权利,究竟是跟着他一起离开,还是仍然是停在那里,不在于他以及古家有任何的关系。

    可是他不仅是一个男子而且还有着世子之位,这就使他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他也就只能够停留在了这个地方。

    “不知能否问谦王您一个极为冒昧的问题?”虽说琴落自己的心中都是觉得这个能够成功的可能性极小,可是没有尝试他还是有那么一点不甘心。

    “琴公子请说。”谦王一边是摸着自己儿子的头顶,对于孩子那被下人打理得极好的头发谦王可以说是爱不释手。听见眼前这个几位博学的年轻男子,谦王还是带着一些尊敬的,毕竟在他看来,这个问题便是和他往后能不能归于自己阵营之中。

    “不知谦王能否让在下将小世子殿下出去一些较为玄妙的地方看一看,说不定能够得到什么能够帮助小世子殿下往后的资质的宝贝。”琴落说出这话其实纯粹是在那里瞎说,他自己都没有碰到过这样的好事(其实有,只是由于他不知道罢了。)又怎么可能会这样的幸运一下子便是碰到呢?

    “父王,父王,让乐儿去吧,让乐儿去吧。”听到有什么好玩的事情,芙乐当然是不想要错过,再说,他在看见眼前这个大哥哥的时候便是感觉到了有一股很舒服的气息在自己的身体周围缭绕着,就好像是沐浴的时候那种感觉。

    “哈哈,乐儿果真想去?”谦王的语气也不像是彻底地拒绝了,而像是再通一个小孩子说着玩。“那你便是问过你母妃,若是她同意了的话那父王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这句话似乎听来是有着极为尊重王妃的意思,可是若是明白谦王和谦王妃之间渊源的人便是明白,这只不过是想要逗弄小世子玩的一个借口罢了。

    “那父王,我这就去找母妃去。”芙乐一听自己去冒险这件事竟然是还有着挽回的余地便是如同一阵风一般的想自家母妃的闺房奔去。

    闯进了门的芙乐便是欢快地扑向了自己母亲的怀中,将小脸像小猫一样一直在谦王妃的手掌上面摩挲着,嘴里一直喊着:“母妃~母妃~”

    谦王妃有些无奈的看了看正在朝着自己撒着娇的儿子,不禁是有那么一点好笑,用充满慈爱的眼神看着他极为温柔地说道:“好了好了,乐儿,你多大了呀,怎么还和母妃撒娇,说吧,又有什么事情要让母妃帮你的呀?”

    “嘻嘻,母妃就是懂我。”丝毫不觉得自己心思被母妃知道之后有什么尴尬地,芙乐有些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说道,“母妃,那个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大哥哥说是要带我一起去外面玩几个月,可不可以嘛,父王他说要是您同意了,他也同意,让我去嘛,让我去嘛……”芙乐扯着谦王妃的袖子继续撒娇道。

    “长得漂亮的哥哥?带母妃去看看,你说有没有母妃好看啊?”一边是和自己的儿子开着玩笑一边是有些认真地向门口走去,想要去看看来者究竟是不是自己所认识的人。

    来到琴落与谦王所在的屋子之内,谦王妃先是表现的十分的乖顺牵着芙乐便缓缓地向两个男子走来,这优美的步伐甚至给人一种步步生莲的感觉。

    “夫君安,这位公子…安。”向两人请安的功夫,谦王妃乘机是抬头开清楚了琴落的长相不禁是心中一惊,这不是在自己很小的时候曾经连续出现在自己梦境之中的那个仙人的模样吗?虽说好像是归于凡尘了一点,可是那长相以及隐隐透出的气质明明就是他,所以谦王妃在向琴落请安的时候不禁是顿了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