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迪文很欣赏萨摩藩岛津家的这种执政理念,在他看来这是相当务实的表现。岛津家不光有对外扩张的野心,同时也很清楚轻重缓急,知道现阶段该在什么方向

    加大投入,该如何与海汉合作,这正是九州其他势力所欠缺的特质。  相较于其他大名对接待海汉高官流程的一知半解,岛津光久显然更为熟练,不仅在鹿儿岛城外安排了阅兵式,而且将石迪文一行迎入城后也没立刻进行会谈

    ,而是先设宴款待贵客的到来。

    岛津光久没有像对马藩宗义真那样临时请几个海汉厨子充门面,但设下的宴席明显有着更为地道的海汉风味。  外表朴素的鹿儿岛城内,竟然藏着一间中式装潢的宴会厅,这里不仅是碗筷杯碟来自海汉,就连厅中的桌椅家具、屏风灯台、书画盆景,也全都是从江浙购

    入的奢侈品。  至于厨师更是不用多说,全班人马连同厨具都是从舟山某酒楼打包过来的。据说早几年石迪文还常驻舟山的时候,就是此酒楼的常客,所以对其口味也比较

    了解。  岛津光久也没说为此准备了多久,花了多少钱,但这样细致全面的准备工作,显然不是短期内能完成的,花销也肯定不菲。而且做这些准备的时候,他大概

    也不知何时才能派上用场,其用心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萨摩藩的准备显然要比别家更为充分,成功地用一场宴席博得了石迪文的好感。  在随后的会谈中,岛津光久也不像别家那样,纠结于军购或人员培训的细节问题,而是将会谈的重点放在了讨论时局变化上,特别是同在九州的其他势力在

    近期的动向。

    “听说石大人在来萨摩藩之前,还先行前往了对马藩、福冈藩、佐贺藩和熊本藩等地访问,这么密集的行程真是辛苦了!”  岛津光久主动提及石迪文的行程安排,当然不是为了表示慰问,而是要表明自己对石迪文的动向并非一无所知,同时也是希望石迪文能说一说其他各藩的情

    况。  石迪文焉能听不出他的弦外之音,笑着应道:“这次走访九州各藩的目的,是希望能面对面确认各位大名对于反抗幕府的态度,而之所以把萨摩藩安排在后边

    ,是因为我知道岛津大人对于此事的态度非常坚定,不会像别家那样摇摆不定,不需要再花费精力进行劝说。”

    岛津光久从石迪文话中听出了一些信息,连忙追问道:“看样子有些人还是想站在幕府一边?”

    石迪文道:“目前倒是没有哪家公然表态要支持幕府,但很显然有些人是想先观望形势,再考虑选边站的问题。”

    岛津光久道:“福冈藩的黑田家,一向跟幕府关系紧密,黑田光之虽然年轻,但性格比较谨慎,想来不会那么容易就跟幕府翻脸。”

    石迪文点点头道:“岛津大人所料不差。”

    岛津光久又接着说道:“佐贺藩的锅岛光茂年轻气盛,事事争先,他想必对于此事会十分积极,绝对不会在旁边观望。”

    “至于对马藩宗家,前几年就已投靠贵国,自是不必多说。不过对马藩的军队规模不大,即便想跟幕府开战也是有心无力,多半只能在旁边摇旗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