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众人一时之间只觉如临火焰之中,竟是灼的全身上下隐隐作痛。

    然而蛮主却是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似乎眼前的一切都和自已没有关糸一般。那怕只是一道身影站在那里,也宛若是一尊不灭金尊站在那里,万法不侵。

    “你是谁?”

    女子的脸色不由变了,神情却是变得异常难看。

    这个时候,女子又如何不知道蛮主的修为绝对不是自已能招惹的起?

    有些时候修为的差距,足以让人绝望。

    “你,还不配知道他的身份。”

    眼见百峒城主等人准备开口,卓君临却是冷笑道:“想要问他的身份,还是让你背后的生灵站出来吧,就凭你的修为和身份,根本没有资格知道他的身份。”

    “你又是谁?”

    女子目光一转,直接落到了卓君临的身上。

    卓君临一时只觉烈焰扑面,全身上下只觉得热血沸腾,双眸之中却似是看到了一只远古赤狐,只欲焚化万物,毁灭世界一般。

    “这女子怪不得如此自负。”卓君临这时那里不知道站在自已面前的是什么存在,心中早已惊起滔天巨浪,眼前白狐这只白狐就已经让无数人头痛无比,这又是从那里跳出来的一只更加强大的赤狐出来?

    而且,此女子战力更是远胜白狐。

    更坏的却是这只赤狐已经发狂,简直就是准备拼命的架势。

    众多将士早已远远躲开,根本承受不住赤狐身上的焰热之威,只得后退。蛮主却是眼中发亮,眼前这从来都是云淡风轻的金猿山主终于露出了凝重之色,蛮主却是幸灾乐祸多过担心,也想一睹卓君临的真实修为。

    “来战。”

    女子一声怒吼,直接挥掌向着卓君临攻出。

    面对女子的滔天怒火,卓君临虽然大感莫名其妙,却也不敢有半分大意,双手结印金刚印,直迎上女子的双掌。

    掌风交击之声不绝于耳,,,,,

    双言以快打快,转眼便已硬接上百掌。

    卓君临只觉双臂发麻,女子的掌力却是越来越重,尤其是那种似是要将人焚化的灼热之感,卓君临一时之间只觉似是处于烈焰之中,全身上下却是说不出的难受。

    然而女子的掌力却是越发的迅疾沉重,烈焰更似是要焚化万物,卓君临的一双铁掌竟是变得焦黑无比,隐隐竟是传来一阵烤肉之味。也幸得卓君临自身的体魄本就远胜于常人,否则这样的攻势之下必然是要吃大亏的,,,,,,

    “这是什么神通?”卓君临心中暗暗叫苦,女子的这等掌力根本就是无物不克,同境界之中任何生灵面对这足以焚化万物的烈焰都要退避三舍。

    女子眼见卓君临竟能挡下自已的掌力,心中更是怒火冲天,口中一声怪叫,却是连连吐出一个个火球,直向着卓君临射去。

    焚化万物的烈焰转眼已将卓君临困住,刚一接触到卓君临的身体,烈焰却是似是在火堆之中浇上了一滩火油。火焰一时之间更是强盛数十倍,转眼这间便再也看不到卓君临的身影,,,,,,

    ….

    “怎么会这样?”在场的所有将士,包括蛮主在内都不由神色疾变。

    ‘轰’。

    熊熊燃烧的烈焰突然炸天,冲天火焰四散而开。

    卓君临清瘦的身影慢步从赤焰之中走出,卓君临上身麻衣焚毁而尽,那一头披散的长发紫气流萤,沉寂的眼眸之中带着冷漠,冷冷的盯着目瞪口呆的女子。

    “什么?”

    所有生灵都不由神色大变,这烈焰无物不焚,天地万物皆尽都是烈焰的焚化之物。那怕是女子现在还不足以达到焚尽天地的地步,可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人有谁能以自身居体魄抵挡烈焰。

    女子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你怎么做到的?”

    “这等手段,在我眼中如同孩童手段,根本算不得什么。”卓君临一脸阴寒:“这样的手段,只会贻笑大方而已。”

    说话声中,卓君临一步步的向着女子走去。

    白狐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却是多了一丝凝重。

    女子赤红的眼眸跳动,双臂一张,手中却是多了一杆天戈。

    天戈在烈阳之下闪动寒光,加上女子本身自带的烈焰,一阴一阳之间相互流转,女子的气息却是越发的危险。

    “先前你竟在未出全力,不仅会赤狐一族的神通,更是精通雪狐的神通手段?”卓君临的脸色却是带着一丝兴奋。

    然而卓君临却伸手一招,早已将卓紫衣的本命长剑抓住手中,长剑直指,针锋相对。

    “来战。”

    “战。”卓君临一声暴喝,手中一柄长剑划过长空,剑光冲天而起,无形的剑意肆无忌惮的左冲右突。

    方圆数十丈之内全然在卓君临的剑气笼罩范围之内。

    剑雨如大雨倾盆,无形的剑意似是无坚不摧。

    女子一声冷笑,手中天戈划过,竟是以天戈正面迎上,巨大的天戈与漫天剑雨相撞,生生的将卓君临的剑意抵住。

    卓君临的长剑与女子的天戈针锋相对。

    仅仅数息之间,两人便已交手近千招。

    四周围观的众将士连连后退,两人交手的余波波及范围越来越大。

    随着双方交手的速度越来越快,卓君临身形却是越发的凝重,挥动长剑的速度却是渐渐稍慢,在寒光闪烁的天戈之下被逼的连退数十步。

    “你真很了不起,能以同境界的修为在我手中坚持上千招,倒真是难得。”女子的言语之中杀意十足:“可是你万不该如此自负,我伟大的九尾狐族一脉,岂是你们这些肮脏的东西来与我叫阵?受死吧。”

    说话之音,女子手中天戈挥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赤焰横空,完全将卓君临的身影笼罩。

    “破。”

    卓君临一声怒喝。

    巨大的吼声震动数十里,百峒城方圆上百里竟是突然晃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