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晚辞记得,上次段暄还给了她一个U盘。

    似乎是看出秋晚辞心中所想,付息解释:“暄暄选择了勇敢。我这里是备份。”

    勇敢。那就是说,段暄选择了和付息在一起,而且亲自把U盘里的内容交给了对方。

    想到这里,秋晚辞有些开心,还好,还好段暄最后度过的是一段幸福的时光。

    “U盘我会寄给你,葬礼我就不来了。”秋晚辞声音沙哑,说出了目前为止的第一句话。

    “暄暄猜到了,所以她就没打算让我举行葬礼。”付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不过,我会对她负责的。”

    离开医院,秋晚辞有些魂不守舍。

    从前的种种,像是走马灯一样闪过。她和段暄的开心与难过,她和向婧璃的针锋相对与和睦相处,那些矛盾而又和平的瞬间,都再也回不去,再也去不到了。

    医院里的过往,如同幻灯片一样在脑海里播放,秋晚辞想起向婧璃偶尔在躁期释怀的笑,郁期的恨,好似她的心里永远有一块重石压在那里。

    尽管如此,她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向婧璃要跳楼。如果向婧璃选择不承认,警方也无可奈何,哪怕她承认了,判决也不会伤及生命,她为什么偏偏选择跳楼。

    极端的想法萌生一瞬,秋晚辞就被正义拉回了思绪。

    还有那句“我恨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不明白,她是真的不明白。

    秋晚辞难过的蹲在路边哭,短短半个月,她的两个朋友都离她而去,不论从前的情意深与浅,至少也是除了乔于倾以外仅有的朋友了,就这样,秋晚辞再一次只剩下乔于倾这一个朋友了。

    “不哭了,擦擦泪。”

    带着花香味的手帕纸递过来,秋晚辞抬头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