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话。

    早上许鑫睡醒的时候,苏萌已经收拾好了行李。

    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无非就是一些去马尔代夫和回燕京时候的换洗衣服罢了。

    他这段时间估计隔三差五就得来美国一次,这边啥也不缺,都是轻装简行。

    等厨师把饭做好,9点来钟,大少爷也起床了。

    几个人吃完了饭,收拾收拾直接出发,赶往了马尔代夫。

    至于国内那边……

    一片风平浪静。

    大家对于#张一谋超生#这个话题,给予了充分的包容度。

    甚至连瓜都觉得没什么好吃的。

    毕竟,张导只是超生,又不是乱搞男女关系,和几个女人生了孩子。

    而在计划生育已经推行了许多年的今天……大家对于一些家里俩孩子、仨孩子的都觉得是一件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事情。

    更何况,二胎都已经在许多个城市开放了,计划生育眼瞅着就要取消。

    一个超生话题,还想干啥?

    当然了,自然也有媒体抹黑,什么深挖张一谋情史之类的。

    但这类媒体,基本上发出来不到几个小时,就收到了一封律师函。

    律师函只给一个小时的反应时间。

    一个小时之内不删微博,直接就起诉。

    还不管你白天晚上。

    给你发了,你就要删。不删直接起诉,压根不跟你含糊。

    许鑫不喜欢惹事,但不代表谁都能在他头上动土。

    但媒体只要不蓄意造谣,就事论事,那律师团就不会管。因为这是已经发生了的既定事实,你不抹黑,我也不否认。

    至于真相到底是什么……

    老头既然说了他想自己说出来,那就把澄清的时间充分自由的留给他就好。

    一路过关、上飞机。

    这趟航程还是不近的,要接近22个小时。

    不过好在老王的猎鹰里面有的是节目。

    飞机刚起飞,他就落下了幕布,给许鑫递过来了一瓶饮料后,坐他旁边开始调台。

    许鑫一开始也没在意,只是忙着自己手头里,关于《约翰·威克》的活,直到听到了一首歌。

    “老爸,老爸,我们要去哪里呀……”

    带着几分疑惑,他抬起了头,看着屏幕上的综艺问道:

    “什么节目?”

    “湖南台的《爸爸去哪儿》,这个月接档《快乐男声》刚播的,第一期,我得看看,毕竟《跑男》下周就开播了。两边都是抢周日档的收视率,我得心里有数才行。”

    许鑫一听,来了兴趣。

    “这节目请过我。”

    “嗤。”

    王斯聪直接嗤笑了一声:

    “别逗了,请你?你能干点啥?请你,然后你外挂个大蜜是吧?”

    “……”

    许鑫不乐意了。

    狗东西,瞧不起人是吧?

    “方便面我还是会泡的。”

    “啊对对对。”

    王斯聪翻着白眼,继续盯着屏幕看。

    “这节目昨晚才播,我也没看过。不过也是抄韩国那边的节目,在韩国那边也挺火的。”

    “咱们自己弄不出来综艺了么?咋老抄别人呢。”

    这话可能别人说,发言权不一定够。

    但作为《好声音》和《蒙面歌王》的缔造者,虽然他也引进了一部韩国的《我是歌手》,但肯定也是有发言权的。

    王斯聪耸耸肩:

    “业内现在普遍公认的就是照着韩国抄……也不算抄吧,应该说是韩国那边帮咱们试错。他们国土面积小,就跟一块试验田一样,那边的娱乐圈可比咱们这边卷多了,早年张娜拉那事情你知道不?”

    “啥?……我记得她还挺漂亮的。那几年韩国女明星正火的时候,经常能听到她的消息,不过最近两年好像没动静了。”

    “都被封杀了,能听到动静才出鬼了呢。”

    大少爷脸上是一副“风水轮流转”的云淡风轻:

    “当初,她在韩国的一个节目说咱们国家钱好赚,什么……公司没钱了,她来天朝这边拍个广告、演个戏,就是几十亿韩元,结果得罪了天朝这边的人,直接被封杀了。现在风水轮流转,他们那边的土壤贫瘠,必须得搞出来有竞争力的节目,才能生存下去。

    国内的电视台都在盯着那边,尤其是浙江,今年盯的特别狠,只要有节目在韩国这块试验田里效果还不错,那搬到国内……不说大火吧,但至少肯定赚钱。所以现在没什么人真的在搞原创综艺,让棒子来嘛。不过棒子也不傻,这两年版权贵到离谱……”

    说话的功夫,许鑫已经看到了电视里的和郭德刚一个岁数的林志颍、奥运跳水冠军田喨等人带着娃陆续登场了。

    这些人他有的认识,有的得通过节目介绍才认识。

    不过这会儿心思却没在他们身上,而是继续问道:

    “但这样也不是长久的办法,韩国的节目不一定全适配咱们,原创还是要做的。不然以后咱们没了自己的根可咋办?”

    “我知道啊,所以天籁在做。我今年给他们的命令就是集思广益,多提节目创意出来。不管题材,哪怕先不拍,也要手里有。这活你不用操心,咱们的团队也不是吃干饭的。况且,韩国人在前面趟路,咱们不抄节目,却可以借鉴创意。创意思路有了,节目原创,师夷长技以制夷,早晚能把他们的节目干出去。”

    说着,那边刚好到郭滔和孩子出场。

    王斯聪一指屏幕:

    “嗯?我前段时间还在厂里看到他了呢。他也是陕西的,对吧?”

    “嗯。”

    许鑫点点头。

    “现在已经不看什么陕西不陕西了,要有一个更广泛、开阔、包容的心态欢迎这些演员。主动打破门户之别,以作品说话……”

    “……”

    大少爷一阵无语。

    心说大哥你当这开会呢?

    这么打官腔。

    于是赶紧岔开了话题:

    “话说这节目邀请你了,你为啥不答应?我别的不说……你把暖暖带上,诶,你信不信,暖暖能弄死这几个孩子。”

    “……我闺女是特么什么冷酷杀手吗?”

    许鑫哭笑不得,但也不得不承认。

    要按照自家闺女那尿性,这几个人非死她手里不可。

    “那你为啥不上?”

    “我觉得没啥必要啊。你想想看,这节目的核心宗旨是啥?”

    “……我刚看,我哪知道?”

    “他们这个爸爸带着孩子深入农村、了解乡村生活的宗旨,在我看来就像是让普通人看看明星家孩子刨地时的金锄头那样。它有什么意义么?他们的爸爸带孩子在旅游,自己的爸爸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耕作。我举个例子,比如我真带暖暖去了……老狼亲口承认的,暖暖对钢琴的天赋很高,对不对?”

    “嗯。”

    “她现在每天都要至少两个小时的练琴,她妈规定的。我敢多bb一句,她特么也不知道从哪看的招数,给自己的鞭腿取了个绰号,叫爆蛋公羊……我敢多嘴阻止她,她就给我上这招……”

    “嘶……”

    王斯聪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么狠?

    这绰号光特么听着都蛋疼。

    就听许鑫继续说道:

    “谦儿哥不是说了么,在能被称为“艺术”的行当里,所谓的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付出就有回报是最大的谎言。暖暖要是在电视上表演了一下弹钢琴,她还不到四岁,现在弹钢琴贼溜,让一个……比如特别盲目的家长看到了。

    啊!你看人家许鑫家的孩子,四岁,弹钢琴弹的这么好,这是付出了多少努力?不行,我也得让我孩子这么来!

    然后呢?父母俩一个月可能就赚个一两万,一台钢琴就是几个月的工资,一节钢琴课五六百……结果学了一两年,钱花的不少,孩子没这方面的天赋。凭白给家里增加了这么多负担,你说这是谁的错?”

    “那错肯定也不能算你身上。”

    “但人家是看到你怎么教育孩子的,才希望以你为榜样去做的。”

    “别人咋想你也管不着啊。”

    “我是管不着,但就像是我说的那样。这节目要是宗旨是让孩子们知道他爸爸有多辛苦,比如田亮,孩子和爸爸一起体验跳水,让孩子感受到爸爸这块奥运金牌多么的不易,或者找各行各业的人,让他们体会到行业的艰难,与身为爸爸对家庭的付出,我肯定就去了。但这种游山玩水,给观众看你家小孩教育的咋样……你瞅瞅……”

    话音未落,镜头那边切换到了王越伦和女儿那边。

    他和李缃给孩子准备的卧室露了出来。

    法式装修,公主房,堆积如山的玩偶,以及对方偌大的主卧、装修豪华的餐厅、梳洗台等等都展露出来了冰山一角。

    “这种家庭的孩子,去农村体验生活,这跟《康熙微服私访记》有啥区别?”

    “呃……”

    本来只是闲聊。

    但听到了许鑫的话后,王斯聪也忽然意识到……

    老许说的有道理啊。

    确实,这节目本来他还挺上心的,毕竟属于《奔跑吧》的竞争节目。

    可现在被他这么一说,他顿时觉得这节目没意思了。

    是啊。

    这群在城里住别墅、住大豪斯的人上山下乡……跟微服私访的康熙有啥区别?

    “我现在其实也怕暖暖和阳阳不食人间五谷。毕竟咱们给小家伙们创造的条件,不是简简单单的“装穷”就能教育好他们的。但我觉得吧……孩子可以享受优渥的物质生活,可至少也要明白一些道理。

    像阳阳喜欢跟姥爷去买菜,我就特别喜欢。他知道这菜是怎么来的,知道什么菜贵,什么菜便宜,知道多少钱的猪肉能在家里吃饱,而同样的猪肉在饭店里多少钱……等等等等。

    我觉得这种劳逸结合的教育才是好的,而不是让那些天天外出工作很辛苦的人们,在电视上看到了所谓的明星养娃,然后盲目去效仿。那太不实际了,所以这种节目我不可能去参加,我觉得太邪恶了。就像是我当导演,拍摄一部农民题材的电影,那么我希望在我的戏里看到的是农民的儿子,而不是一个演员演出来的农民的儿子。”

    说着,他摇了摇头:

    “杨蜜当初让我去的时候,被我给怼够呛。”

    “……”

    听到这话的瞬间,大少爷直接无语了。

    哥。

    可算是给你逮住一个吹牛的机会了是吧?

    你真牛大发了。

    你怼大蜜?

    不是我瞧不起你。

    你说这话的时候,肯定是跪着说完的。

    真以为别人不知道你咋回事呢?

    不过嘛……

    “有道理。”

    王斯聪点点头,接着脑子里灵光一闪:

    “诶?那咱们是不是也可以多做一些……贴近普通人生活的节目?”

    “可以啊。其实也不一定是明星参与,我觉得无论是纪录片也好,还是综艺节目也好,艺术来源于生活,自然要贴近生活。得有诚意,类似这种……”

    他指着电视上的《爸爸去哪儿》摇了摇头:

    “没啥意义。假如说这是一部纪录片,我敢保证,你拿一部更有诚意的纪录片上来,十年之后,不会有人记得《爸爸去哪儿》这几个孩子的名字,但那部更有诚意的纪录片里的内容,一定会更让人记忆犹新。你觉得是这个道理不?”

    “……还真是。”

    说着,大少爷直接把屏幕给关了。

    “算了,不看了。华而不实的节目,都什么年代了还用法式装修……土老冒硬冲有钱人的审美。林立,苹果,来打麻将吧?”

    听到这话,许鑫嘴角一抽……

    不过转念一想,也对。

    对老王而言,这群人可能真的挺穷的。

    等等……

    这个狗东西不会也这么看我的吧?

    奶奶个腿的土财主!

    我唾弃你的坟墓!

    ……

    马尔代夫许鑫真的是第一次来。

    以前他对这里的印象就是书里说的,什么……再过多少年,这里就会被海水淹没。

    而之所以会被水淹没、不知所措的原因是因为全球变暖。

    全球变暖的主要原因在拆那!

    拆那!!!

    专家怎么说来着?天朝人口多,呼出的二氧化碳加上汽车尾气排放弄出来的温室效应巴拉巴拉。

    结果来美国后他看着那些动辄大V8自然吸气的发动机,以及洛杉矶人民那24小时不关的空调深深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