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且听剑吟 > 第五百七十二章-双境之威

    且听剑吟第五百七十二章-双境之威穹顶之下的多年宁静,随少年闯入而乱,有人心贪心不足,亦有人为心中之念而为,此刻那贪心之人,便自食其果。

    烟尘之下,尚看不清胜败,慕容孤本打算挟住少年同伙,如是师兄二人将少年擒住,便可言自己是为防止这二人逃脱,如果少年真的胜了瘦牛,那么胖马自然也拦不住他。

    自以为有了万全之策的慕容孤,却没算到轻敌大意之下,被那金鸡楼的外门弟子用毒所伤,腐蚀血肉之痛令直让这位恶***之主难以忍受,尤是双目传来的灼烧感更令慕容孤抓心挠肝,只得挥动手中猩红长剑以宣泄痛感。

    野***众人哪知师兄的私心,于剑境之中脱身,才缓几分,忙循声来救,灼烧令慕容孤不敢睁开双目,但耳力仍在,众人衣袂破空之声令这位野***主如惊弓之鸟,早已失了判断,还道是那伤了自己的金鸡楼弟子再袭而来,恨怒交加下,听得真切,待得衣袂声近,挥剑便斩...

    当先而至的野***众人哪里提防,最先跃至之人,被慕容孤拦腰一剑,斩作两截,命丧当场,身后众人被惊恐止步,忙欲开口言明身份,但失心神早乱的慕容孤岂能容得他们开口,一心想要斩杀那使毒偷袭自己的金鸡楼弟子泄愤,听声辨位,身形闪动而出,于烟尘之中掀起阵阵腥风血雨...

    尺夜一招得手,已然跃至薛虎身旁,见他尚不明烟尘中详情,欲起身迎敌,忙示意他噤声...

    听得长剑刺入肉声不住从烟尘中传入耳中,立于战圈之外观战的瘦红袍已是感知到了烟尘之中发生了什么,不过他却并未出手阻拦,只是静静望着缓缓落定的烟尘,似在等待着什么。琇書蛧

    冷淡双眸忽地一亮,瞳仁之中,显出红袍身影,紧接着便是胖红袍抱怨之声:「胖马你忒不讲究,眼看着我撞向巨树,为何不出手帮我缓上一二...那小子不自量力,才将破境,也敢与我比斗内力,估摸着此刻已是重伤了...快快快,咱们拿了他,去还魂崖复命,也好...」

    师兄不回应自己,倒是常见之事,但当胖红袍才行临近几分,从师兄淡然双眸中瞧见了倒映其中的一抹剑光...骤然望去,果然瞧见了那抹淡如月芒的剑光,随剑光同渐清晰的,还有那身青衫。

    略微一怔,胖红袍不仅不怒,反是露出先前破开万鬼阵时的残忍笑意:「在谷中这么多年,很久没遇到这么有趣的人了...」

    不知为何,瘦红袍在瞧见少年从烟尘中行来,唇角竟也勾勒出些许弧度,喃喃自语:「的确有趣...」

    反观烟尘之中的少年,望着胖瘦红袍,叫苦不迭,先后与此二人交手,已探得虚实,瘦红袍内力深厚,胖红袍身法奇快,自忖对上任何一人,自己都难取胜,一旦二人联手,自己要如何脱身...

    「小子,来来来,陪我再活动活动筋骨...」听得师兄开口,胖红袍担心他抢先同少年交手,忙不迭抢先一步道。

    少年尚未想出脱身之法,烟尘中癫狂笑声已将几人目光吸引。

    「想杀我...哪有这么容易...血丹是我的...」

    伴随笑声而来的,是慕容孤那张满是灼伤已渐扭曲的脸,不断挥舞着手中长剑,剑风舞动之下,烟尘终是落定,现出场中之景,一众野***弟子早已尽亡,远处的两人一貂,正静静观望着一切。

    即便先前已感知到了几人无碍,此刻余光掠过,少年方才安心,瞧向那疯癫的慕容孤,剑眉毛再紧锁,心中暗道:「同门已是这般模样,胖瘦红袍依然无动于衷,看来就算擒住慕容孤要挟,恐也难以让这二人有所顾忌...既然是冲我来的,就只能掩护薛大哥他们先行离开,到时再设法脱身...」

    正思忖间,忽觉凌厉袭来,胖红袍笑声同传入耳。

    「还有空东张西望,先顾好你自己吧!」

    声入耳时,少年早有防备,知胖红袍身法奇快,已定下心思,与其耗费内力与他拼斗,不若以快制快,剑法取胜,如此尚能留有余力去应对瘦红袍。

    猩红剑锋至时,少年云纵已出,登堂、器人境时,依仗踏雪七寻,便能与淳于复跨境一战,此番踏入武之上境,再施展云纵,身形之快,直跃起数丈不止...

    胖红袍自以为极快的一剑,竟连少年衣角都不曾沾到,不禁赞道:「好小子,原来身法也不慢,正好...正好,我便与你斗一斗身...」

    「法」字出时,胖红袍止住前跃之势,凌空翻转,双足借力互踏而起,肥硕身躯,扶摇直上,手中剑光追逐青衫而去。

    斗气身法剑招,少年哪里会惧,云纵势尽,同样凌空翻转,手中剑光疾落而下...青衫红袍,剑锋相交,短短一霎,剑影翻飞,直令人眼花缭乱,可少年星眸却清晰倒映着剑光残影,随剑影愈浓,胖红袍竟在少年快剑逼迫下渐落下风,青衫红袍,同坠而下...

    旁红袍只觉少年剑光如同漩涡,将自己手中长剑牢牢缠住,如不及时抽身,再过久些,恐再难脱身,余光向下疾扫,酆都山地已不足丈余,无奈之下,只得运力掌心,欲再向少年拼斗内力。

    可少年此前已吃过亏,又怎会再与之缠斗,瞧见胖红袍出掌袭面,抽剑横胸,令其掌力拍击正中断月剑身之上,正可借力一跃,腾空而退,身形灵巧落于虬髯大汉身侧,低声开口。

    「尺夜兄,待会我会将那瘦红袍一并拖入战团,你与薛大哥先行一步,离开此地,设法去往酆都城。」

    尺夜深知自己与薛虎面对这两个高手,即便有心,也无法帮道少年,反是会拖累于他,本还忧心少年面对胖瘦红袍无法脱身,但适才瞧见少年巧借胖红袍掌力跃开之时,心中已然大定。

    「就依木兄弟之法...」

    却说胖红袍,瞧见少年如此轻功,已是战意满满,稳住身形正欲再来相斗,却见立于虬髯大汉与断臂男子身前的青衫微微一闪,已有凌厉扑面而来...

    「小心...」瘦师兄提点之声同时出,令胖红袍下意识的抬起手中剑。

    洒满丹淡淡穹顶月光的剑锋擦着猩红剑锋,迸出阵阵火星,贴面而过,直至此时,胖红袍尚不知少年是如何做到的,直至余光瞥见那两人身前青衫之影缓缓消散,方才醒悟。

    「这小子身形之快,竟已能留下残影...」旁红袍暗自思忖,目光回落与面前持剑主动攻来的少年,正想着如何出手逼退他,好施展剑招之际,却觉手中剑上一松,压迫而来的少年化作一道残影瞬消当场。

    「他要何往...难不成是想逃...」胖红袍心中顿生疑惑,正思忖间,却见那道凝着淡淡月芒的剑光直冲观战的师兄而去...

    这等变故,令胖红袍不由微怔,明明是与自己定下赌斗之约,明明是自己师兄弟二人占得上风,他却主动违了约定,攻向师兄,脑海中的闪现的唯一念头,便是这小子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