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巢”姜前辈脸色微变,“蜉蝣族岂有资格取用神巢不成就凭你一个血甲傀儡,又岂能代表蜉蝣族全体的意志我看你不过是受伤后慌了神,口不择言!”

    血甲傀儡嘶吼着、哀求着,情状十分凄惨。

    姜前辈沉吟了一会,忽而道:“我倒也有兴趣看看你所说的‘神巢’究竟何方神圣.只是不知蜉蝣族一向珍藏的宝物,你一个匆匆匹夫又如何有资格取用”

    血甲傀儡猛然抬头,眼中似有希冀:“我出示证明!”他从怀中取出一个浑圆的物事,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这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小神巢吗!居然真的存在”姜前辈脸色大变,想起某些隐秘的传闻,不由得心中惊疑。

    “没错,我此番前来,就是为了取用小神巢召唤本尊!请前辈动用法力,助我一臂之力!”

    “好吧,我答应你。”姜前辈咳嗽一声,沉声道:“不过你要以五龙铡为代价,借予我研究!”

    “成交!”

    只听姜前辈喃喃念动咒语,猛然间,血甲傀儡化为一股血雾消散,几息之间,一道耀眼的金黄色光柱冲天而起。

    在那深邃的山洞里,灵气缭绕,姜姓前辈站在一旁,注视着眼前的血甲傀儡。血甲傀儡,原本那副刚毅的面孔此刻充满了期待和焦躁,仿佛一个等待解放的囚徒。

    “你准备好了吗?“姜前辈问道,目光坚定而深邃。

    血甲傀儡点了点头,随即从怀中取出了一个闪烁着微光的小神巢。这仿制的小神巢,是用来引出本体的利器,也是他们这次交易的关键。

    “我会履行我的承诺,将五龙铡借给你,但在交换之前,你必须帮我召唤我的本体,我需要与他见面。“姜前辈语气坚定,毫不犹豫地表达了自己的条件。

    血甲傀儡沉默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这个条件。但随即,他又开口道:“但在使用完小神巢后,你必须将它原物返还给我。“

    姜前辈微微一笑,他早已料到会有这样的条件,因此,并未感到意外。他点了点头,表示接受了这个交换条件。

    随着姜前辈的一声呼唤,他开始了召唤本体的法术。周围的空气开始涌动起来,一股强大的灵压在空间中蔓延开来,紧接着,一道金黄色的光柱冲天而起,映红了整个山洞。

    将五龙铡插入小神巢之中,神巢开始散发出耀眼的金黄色光芒。

    “好,开始召唤本体了。”姜前辈闭上眼睛,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

    就在众人紧张等待之时,血甲傀儡的身影开始变得模糊,最终化为一团血雾消散。与此同时,从小神巢中冒出的光芒越来越强,整个山洞都被照得通亮。

    话音刚落,山洞中突然爆发出一道金黄色的光柱,直冲云霄。

    “血甲傀儡本体的气息。”姜前辈脸色微变,“看来,我召唤得还算成功。”

    金黄色的光芒逐渐消退,一个巨大的身影从中走出――那正是血甲傀儡的本体!

    它周身散发出强大的灵压,双眼中寒光凌厉。林墨和两位女修都被这股气息压得喘不过气。

    经过一盏茶的时间,白色山脉中突然爆发出耀眼的金黄色光柱,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嘶鸣,山体都为之颤动。

    林墨等人警惕地举起兵刃,只见那道光芒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凌厉的灵压。“它来了!”姜前辈脸色一变。

    只见血甲傀儡本体从光柱中现身,双目血红,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势。“我终于重回人间了!”它仰天长啸,山谷中回荡着它的嘶吼。

    “多谢姜前辈帮我破除了那该死的印记。”血甲傀儡看向姜前辈,“你我两不相欠,就此别过。”

    说完,它便要离去。“等等!”林墨拦住它,从袖中取出几颗绿色丹药,“这是我祖传的秘药,作为见面礼,希望你收下。”

    血甲傀儡狐疑地打量着林墨,最终还是接过了丹药。“好,就收下你的好意了。”它冷笑一声,“不过别指望我会手下留情。”

    语毕,血甲傀儡化为一道金光,直冲云霄不见了踪影。林墨和众人松了口气,也对能解开血甲傀儡的封印感到欣慰。

    “好了,我们也该离开这里了。”林墨看向姜前辈和两位女修,“还请姜前辈保重。”

    “你们也是。”姜前辈颔首。

    林墨长啸一声,啼魂和豹麟兽赶来。“我们走吧!”林墨带着众人驾御遁光,向远方进发。

    送走血甲傀儡后,林墨看向姜前辈和两位女修,沉吟片刻道:“妖王和他手下的追兵迟早会赶到,我们不能再待在这儿了。”

    两位女修闻言都变了脸色。的确,刚才血甲傀儡本体出现时的强大气息,怕是已经引起妖王的注意。若不赶紧离开,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我来带你们离开这片丘陵。”林墨抬头望向天空,长啸一声。不久,啼魂和豹麟兽的身影就从天边飞了过来。

    林墨将两只灵兽收入灵兽环,然后对姜前辈道:“前辈保重,我们这就告辞了。”

    “去吧,注意安全。”姜前辈目送三人离开的背影,心中升起一丝莫名的忧虑。

    林墨带着两位女修驾驭遁光,很快就离开了白色山脉。不知飞了多久,林墨终于在一片茂密的古木林中降落下来。

    “我们应该甩掉追兵了。”林墨扫视四周,确认没有危险后,这才松了口气。

    “多谢公子相助。”妍丽和元瑶也终于安心下来。三人决定在此稍事休息,然后再商议下一步计划。

    与此同时,一个纤细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白色山脉旁的一处小山谷中。不是别人,正是木青。

    她看了看四周,很快就察觉到林墨他们已经离开的事实。“可惜,晚了一步。不过,他们也断然甩不开那些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