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杨巡那满怀期待的目光中,宋运萍却并未直接答应下来。

    虽说如今上面放宽了管制,可政策尚未完善,尤其是在地方上,不只是老百姓们对未来持观望的态度,就连许多执政者,也不敢说自己完全弄明白了上面下来的政策。

    有句老话说得好,一动不如一静。

    “杨巡,你想过没有,不管是屠宰场还是县里、镇上的那些饭馆都是国营单位,人家凭什么把鸡毛鸭毛都卖给咱们?”

    杨巡却道:“小萍姐,只要我钱给的够多,还怕他们不卖吗?”

    杨巡卖了好几年的馒头,经年累月的跟人打交道,加之自己平日里也爱琢磨,对于做生意不免也有了几分心得。

    “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宋运萍摇头道。

    杨巡看着宋运萍的脸色,皱着眉头疑惑的问:“小萍姐是担心什么?”

    宋运萍没有接话,而是将目光看向旁边的王重,王重拎着茶壶给杨巡续了一杯,说道:“杨巡啊,虽说现在风头不如以前紧了,可政策到底还没彻底放开,你现在小打小闹着没什么,可要是一下子把步子迈的太大,可就未必了。”

    “姐夫,不是说已经改革开放了吗?”杨巡问王重道。

    王重解释道:“是改革开放了,可现在还只是在粤省那边进行试点,并没有在全国摊开,前些年是什么情形,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县里的领导们有所顾虑,放不开手脚,是必然的。”

    杨巡问道:“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王重道:“赤壁之战的典故你听说过没?”

    杨巡点头道:“听说过!”

    王重道:“就连猛将如云,谋士如雨的吴蜀联军都得借东风之助,才能火烧连营,打败曹军,要是没有那场东风的话,你觉得吴蜀联军,能打败有百万大军的曹操吗?”

    杨巡虽然不知道王重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摇头道:“当然打不赢,曹操麾下可是有百万雄兵,东吴和西蜀两个国家的兵力加起来都比不过曹操,怎么打得过。”

    王重道:“咱们现在缺的,就是这么一股子东风。”

    “东风!”杨巡喃喃复述道。

    宋运萍道:“我跟你姐夫早就商量过了,我们俩都觉得眼下还不是咱们大展身手的时候。”

    杨巡目光在二人之间来回流转着,忍不住问道:“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

    王重道:“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杨巡的眼中闪过几分不甘,可王重跟宋运萍两口子都不同意,他一个人也支不起摊子,就算是真的把那些鸡毛鸭毛都收了过来,他也不会加工。

    杨巡悻悻的走了,只是走的时候不怎么甘心。

    虽说现如今生意还不好做,可不代表王重跟宋运萍两口子没有事情做。

    王重刚分到了土地,眼瞅着跟着就开春了,天气也逐渐暖和起来,王重跟岳父宋季山一合计,便打算在王重分到的地里种上药材。

    像是三七、倒钩藤这些都是种植方法简单,打理也不困难,采摘也极为方便的药材。

    王重跟宋季山都不是磨磨唧唧的性子,二人说干就干,先是跟县里药材站商量妥当,买来药材种子之后,一家四口就开始收拾起王重分到的那几亩旱地。

    翻耕除草,挖渠堆垄,因没有牛,一切都只能靠人力来干,好在王重并非常人,不管是拉犁还是挥锄,都是一把好手。

    然后便是种下种子,在一家四口齐心协力之下,八亩山地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就都种满了药材。

    一次宋运萍去县里给弟弟寄信的时候,看到了街边有卖长毛兔的,听摊主说了养殖长毛兔的好处之后,宋运萍还专程亲自跑去打听了一番,确定了养殖长毛兔的前景之后,宋运萍心下一合计,当即便买了四只种兔。

    长毛兔的养殖周期不长,很快第一茬兔毛就被宋运萍收割一空,送去了县里的加工厂,挣了一笔不小的钱。

    于是乎夏日的某天,宋运萍远远的听到了杨巡的吆喝声,当即便一路小跑着寻声找了出去,不一会儿,就领着杨巡到了家。

    “姐,你这么着急拉我过来干什么?”一路过来,杨巡问了宋运萍好几次,可宋运萍却卖起了关子,把杨巡给急的,差点没把担子都给撂了。

    宋运萍领着杨巡来到兔笼前,笑脸盈盈的指着兔笼对杨巡道:“伱瞧这是什么?”

    杨巡打眼一看,只见笼子里装着几只通体雪白的兔子。

    “哪来的兔子!”杨巡好奇的问宋运萍。

    宋运萍道:“当然是从县里畜牧站买回来的。”

    杨巡道:“姐,你打算养兔子卖?”

    宋运萍却笑着摇头道:“不,兔子暂时不卖!”

    “养着留着自己吃?给我姐夫打牙祭?”杨巡好奇的问道。

    宋运萍道:“你就没觉着这兔子跟平常咱们见的那些兔子有什么区别吗?”

    杨巡闻言好奇的上下左右的打量着笼子里正在啃食菜叶的兔子,说道:“我瞧着也没什么区别啊!”

    宋运萍道:“你再仔细看看。”

    杨巡微微蹙眉,再度仔细的打量起来:“除了兔毛长点,好像真没什么区别!”

    “等等!”杨巡心里咯噔一下:“兔毛?”

    “姐!”杨巡当即抬眼看向宋运萍:“难道你都是卖兔毛?”

    宋运萍道:“没错,这叫长毛兔,是从国外引进的品种,县里工厂有专门收这种兔毛的,我去问过了,价格不低,我仔细算过了,利润空间也不小,而且这是政策允许的。”

    尤其是最后一句,宋运萍着重强调。

    杨巡道:“兔毛真能卖钱?”

    宋运萍指着笼子里的长毛兔道:“当然了,不然我养它们干什么!”

    “可咱们这边好像也没什么人养长毛兔啊!”杨巡道。

    宋运萍道:“就是因为没人养,所以价格才高,要是人人都养,长毛兔成了烂大街的东西,那价格还能高起来吗!”

    杨巡闻言眼睛瞬间就亮了:“没错,自古以来,都是物以稀为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