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确认雌性雪豹怀孕之后,雄性雪豹才会离开雌性的巢穴,回到自己的领地,或者再去找下一个母豹子散播基因。

    所以当苏白和赵心晴推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两头雪豹,一前一后从营地围墙上跳了进来。

    那头雄性雪豹的体型明显比雪夫人大了一圈,体重大约在一百五十斤左右,和亚成年的雪大傻差不多,这已经是野生雄性雪豹能够长成的极限了。

    苏白和赵心晴看到这头陌生的雄性雪豹,齐齐一愣,而后嘴角齐齐挂起了笑容。

    “看来,这就是昨天晚上的胜出者?”赵心晴低声自语道。

    可这头雄性雪豹进入营地之后,却明显拘束了起来,肢体动作变得小心翼翼,始终有一股力绷紧在身体里,时刻准备着应付突发情况。

    对一头雪豹而言,这营地里的局面,实在太过复杂了一些,尤其是雄性雪豹的情商相对较低,更是不会处理这种局面。

    雪夫人却是毫不见外,也不管这头执意跟着自己回家的雄性雪豹,一溜烟钻进了自己的猫窝里,和四小只挨个摩擦、舔毛。

    “吼!!!”一声虎啸响起,小白虎十分费力地从苏白和赵心晴背后挤了出来,虎目之中满是震怒之色!

    竟然有陌生野兽,胆敢闯入自己的领地!

    不可饶恕!!!

    “吼!”小白虎直接一个虎扑,推金山倒玉柱一样,冲向了那头雪豹。

    那雄性雪豹吓得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浑身瞬间炸毛,一个原地起跳,乌鸦坐飞机一般,又从刚刚跳进来的地方跳了出去。

    小白虎扑了个空,下意识想要跳起来翻墙追击,但又想到干妈不让自己踩墙,便立刻调转了一个方向,绕了半圈,从营地敞开的大门冲了出去。

    结果自然是没追上。

    老虎本来也就追不上雪豹,更别提小白虎不得不绕了个远路出去。

    等到小白虎过了半个小时,从外面悻悻回来的时候,嘴巴里叼了半头鹿。

    这是他半路上碰巧抓的,感觉能弥补一些自己的面子。

    剩下半头?一生气给吃了。

    小白虎将剩下半头鹿放在苏白脚边,钻进猫窝里去挤了挤雪夫人。

    突然发现,雪夫人身上,竟然也有那头公雪豹的味道。

    “胡胡。”小白虎喉中发出一连串生气的低吼,而后开始给雪夫人舔毛。

    过了不多时,雪夫人身上的气味,就被小白虎基本舔掉了。

    这之后的几日时间中,苏白和赵心晴夜里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那公雪豹虽然被小白虎吓到,再也不敢踏入两人营地,却依旧没有走远。

    它每天晚上都会在营地附近,呼唤雪夫人出来完成交配。

    而雪夫人在基因本能的驱使下,也是次次都去。

    每到半夜两三点,营地里就会热闹起来。

    那公雪豹一呼唤,雪夫人就往外跑。

    然后小白虎就直接从两人石屋二层窗户跳出去,追杀那头公雪豹。

    通过早晨的痕迹来判断,小白虎始终未能得手。

    而那公雪豹,则是次次都能约到雪夫人。

    两个直播间里,无数观众被如此刺激的深夜节目深深刺激了敏感的神经,家里的卫生纸损耗大大增加。

    【继父试图回家睡觉,被美艳妻子的雄壮干儿子提着刀追杀了十条街。】

    【但继父充分发扬了永不放弃的精神传统,不屈不挠,坚持以睡到雪夫人为第一要务。】

    【美艳妻子则背着自己雄壮的干儿子,在露天席地的荒野,和自己的情夫干柴烈火,疯狂交配。】

    【如此精彩的家庭伦理大剧……这让我怎么睡得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