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因着下午头儿还要在崇文馆主持交流会,要对来馆入会的众医师讲话的缘故,这中午于悦来酒楼吃席的王署正就只吃了不过一杯薄酒就是了。

    “郡主勿怪,我下午还得主持交流会,这酒就只能浅尝辄止了。”

    对此,清阳郡主倒是一点儿不勉强,毕竟她请王署正他们来吃席,本就不是为了喝那么一口酒的。

    此举主要是象征意义,一是跟随武帝之后,表示自己也是重视太医署所为;

    二是为李三娘站台,摆在明面上的盟友关系;

    三么,也算是为早前清阳郡主能入朝参政而抢了太医署宁医正的活计的一种隐晦的赔礼。

    如此,中午在悦来酒楼这一顿饭吃的当真是宾主尽欢,你好我好,大家好。

    三月的天,端是春风绵绵。

    崇文馆外头这条街却是热闹非凡,好似过节似的。

    唐明月一家子十几口人从酒馆里出来后,一看这样子,唐明光不禁有些焦急的对着唐明月他们说:“这队伍都要排到街尾去了,也不知今儿个咱们还能不能进得去了。”

    唐明月却是胸有成竹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子,眨了眨眼睛对着自家大兄笑了。

    然后唐明月就领着自家这十几个亲戚绕开崇文馆大门往右侧的东小门去了。

    唐明光看着这不过排了十几人的队伍,与崇文馆大门那里看不到尾的队伍想必,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为兄端是没想到,竟是还能走侧门来的。”

    唐明月拉着自家娘子陈雁芙往阴凉的地方站过去后,这才回头回答自家大兄得话来。

    “大兄,这本就是太医署安排好了的。

    这本就是医师交流大会啊,是为了让众医师交流技艺的大会,是为我大唐培育好医师的,哪里会让咱们这些医师跟着其他人去排队?”

    唐明光点头,其余人等也是跟着赞同这话。

    唐明月领着众人在这侧门排队,到了他们也一个个听话的给查验的侍者递上了自己的户籍贴并早先从太医署领到的医师入会贴上去。

    “原是陈掌事!

    李医监早先就吩咐过了,若是陈掌事到了,自是安排人引领入内的。”

    说罢这话,这侍者队一旁侍立等着的女侍一挥手,那女侍就上前福了一礼,说了句:“陈掌事,请。”

    陈雁芙自是谢了那侍者,跟着这女侍者走了。

    唐明光看着走在最前头的弟妹,心中不是没有惊讶的。

    早先在老家的时候,就从唐明月的家信之中知晓了自己这个三弟妹同那长安的第一个女医官交好,后来更是应了那女医官的请做了什么妇产堂的主事。

    但那都只是听他人描述出来的,且他们这回从老家来长安之后,这位三弟妹事事都安排的妥当熨帖。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