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第904章交代

    “好大的口气!”

    欧阳求仙玄功一运,长出手脚完整身躯,再压下欲裂之颅,镇定三神,稳固了灵机气息。

    荡却狼狈,淡淡地说道:“我要来,天地不能阻,我要走,人间不可留,红尘浊世,谁能挡我欧阳求仙!”

    玄功参造化。

    全真全真魔。

    无穷玄光勃发,万千辉光耀九天。

    欧阳求仙此刻彻底展露道君之威。

    煌如天渊星辰在无尽虚空绽开出独属于他那样的花。

    那是一朵灰色的青莲,下镇幽冥,上穷青天,万古恒久,不见珠光衰落。

    万物朽而莲不朽,千类寂而道不寂。

    “道法。”

    “真魔青天花!”

    欧阳求仙踏空而行,好似一位俯瞰天地的神君。

    人群之中,大圣高呼道:“那是?!”

    “不会错的。”

    “那是一朵花。”

    “这就是道花。”

    一众圣人纷纷穷亮起眸子,似乎想要看清楚道君是如何出手,更想知道道君是如何成道。

    然而光是那道花之威,就像是混沌袭来,青莲摇曳,众人在威压下不由倒退,修为低劣者,当即鲜血沸腾,丝丝鲜血顺着七窍流淌出来。

    “道君。”

    “有道之君。”

    “这就是展现出真正姿态的道君吗?”

    “他显化的不是花,是道!”

    众多天骄道子纷纷心驰神往。

    “大丈夫,当如是!”

    其中为首的几人,相视一眼,纷纷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坚定。

    经此一役,他们的眼界和底蕴彻底打开,也是时候突破第二步进阶圣人,身为天骄道子,当他们成道的那一刻,也绝对是最强的一位。

    远古的黑光燃爆未让他们动摇,直到这天地灰暗,由一株神莲统治。

    天地间已是一片深沉,越是直视那青莲越会被引动内心,那是一种难言的快意,似乎让他们看到古之大魔道君的风采。

    那是何等的爽快,肆意!

    这等人物,少年人凭什么定罪生死。

    甚至豪言身死道消。

    众人都看的清楚,那少年也是一位道君。

    不仅是少年,位列六方的气息无不显示各家老祖来到。

    有人已经认出自家老祖的豪光。

    如果是一众老祖出手的话,集合六位老祖之力,一定能让欧阳求仙死在这里。

    但,老祖为何要出手?

    费力不讨好的帮助玉家立威吗?

    就算老祖们真要欧阳求仙死,那也是各家老祖想要欧阳求仙为自己行为付出代价的死,而不是出手帮助玉家。

    说时迟,那时快。

    欧阳求仙双手结印。

    道法凝芒。

    真魔青天顷刻间化作三万六千锋,在他手中汇聚成一柄神光天灭剑。

    欧阳求仙就像是一只孤高的鹤,挥动了自己的神翅金爪。

    最为锐利的道光展现,似要彻底割裂混沌,更不必说,在挥动的同时,万羽归元,天灭法至,哪怕是恒久的天地也被这一击搅乱。…。。

    有道之君,不出手则已,一出手道法随行。

    在道的比拼下,哪怕立时分出生死也根本不意外。

    那少年看起来瘦瘦小小。

    他的眸中却孕育着沧桑,那是一种横跨时间的平静。

    那瘦弱的身躯附着上了一层冰霜,霜华映上苍霞光,像是为他披上了一层金鳞甲衣,他并未言语,只是抬起手指向前一点。

    一点寒芒乍现。

    神光湮灭,剑锋消融。

    少年的一步走出,为混沌重新开天辟地。

    双手一印,整个天地都被霜雪冻结。

    在他人的眼中,只觉得刚才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然而那毁天灭地的光芒就彻底被冻出真形,紧接着,吧嗒一声,碎裂化作烟尘飘散。

    欧阳求仙神色猛然一震。

    凝最强道击,竟然被那少年随手破落。

    这让他神情惊讶的同时开口问道:“你是谁?!”

    “我叫,玉天敌。”

    “玉天敌?”

    “有劳诸位道友坐镇。”玉天敌拱手看向五人。

    道君出手,天地灭绝。

    他若是放开了手脚,此地怕是会化作无尽虚空三千年缓不过来,也正好有五人护法,可保天地周全,也保一众道子天骄的安稳。

    “前辈实在太客气。”

    “这真是我等义不容辞之事。”

    “……”

    众人态度大变。

    “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玉天敌缓慢开口,接着双手结印。

    沉声道:

    “天穹雪,施神掠,悬于道花开三合。”

    “浴银血,霜法阙,大镜诸世映寒月。”

    “广寒大镜!”

    印落。

    混沌失色。

    宛如开天辟地般,一轮月牙像是斧钺锵开了天地,在霜雪雾气遮掩下出现在众人面前。

    浩瀚无垠,好似就连深邃的天渊都被它照亮,也驱散了众人心中的阴霾,那是一种何等神圣广袤的感觉。

    就好像,他们沐浴的根本不是此时光。

    而是蛮荒月。

    连接远古和近代。

    月如磨盘,绘有一座无穷宫阙,好似真的居住了神灵仙君。

    在神君的辉光下,道法交织,仿佛在一瞬间,所谓的三千大道都成了她手中的丝线,由一座落在宫阙中的纺车纺出。

    月如盘,也似钩。

    古老的大镜倒映着消瘦少年的背影,在那遥远的天空中,三朵道花悬于虚空轮转不休。

    “三花道君?”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