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ppxs.net

    半个时辰。

    苏牧盘坐着,鎏金撼天戟悬浮于身后,一身银甲破碎,倒多添几分英武之气。

    不少苏醒过来的阴阳圣教女弟子,看着苏牧那英武神俊的模样,竟不自觉地犯起了花痴。

    然而苏牧对于这样的眼神却丝毫不以为意。

    “丫的!”

    “这老头怎么这么久?难不成还在纠结要赔给自己什么东西?”

    “也是……他们阴阳圣教是要脸的,定然不会随意拿点东西打发我,不过若是拿出太过贵重的东西,只怕舍不得。”

    苏牧喃喃自语。

    念及于此,他忽然乐了起来,自己还真是给阴阳圣教出了一个难题啊。

    又等待了片刻。

    阴阳圣主与一众长老这才姗姗来迟。

    “让小友久等了,倒是我阴阳圣教怠慢了,不如这样……小友若是方便的话,今日便在我们阴阳圣教住下?我等也好招待你一番。”

    文钦开口道。

    苏牧起身摇了摇头,“不必,在下还有诸多要事,便不在此叨扰。”

    “还请圣主将赔偿款与大帝酿造的酒交于在下,若日后得以清闲,必会不请自来,届时还望诸位不要嫌弃在下于此久住才是。”

    语气中满是客气。

    不得不说,阴阳圣教待自己还是不错的,故而……他也保留着对阴阳圣教的尊重。

    “既如此,那便罢了,还望苏牧小友勿怪我阴阳圣教招待不周。”

    门主假情假意的笑着。

    先前的说辞显然也是客套。

    “自是不会。”

    苏牧呵呵笑道。

    而后便动用灵力,从阴阳圣主手上,将两件储物灵器接了过来。

    略微查看一下,见与自己预想的没有多少出入,便将其收入怀中。

    “对了……有件事儿忘记告诉你等了。”

    “据我属下的探查,阴阳圣教下辖诸城已有数百孩童走失,诸多迹象表明,此事恐怕是你门内弟子所为。”

    “罪魁祸首,我推测……应该是你们那位圣子。”

    苏牧沉声说道。

    这件事他本来想管,但此地乃是阴阳圣教的主场,自己与其关系也融洽了起来,自然不好做这僭越之事。

    不过……若是他们阴阳圣教真有包庇之心,苏牧必然会再杀回来。

    “数百孩童走失?他们掳走这些个幼儿做甚?”

    “莫不是……”

    阴阳圣主先是蹙眉,而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当即显露惊芒。

    这些个异域生灵已然渗透到这个份上了吗?

    “多谢小友提醒,我等如今有要事要做,就不相送了……还望海涵!”

    他稍显有些急切。

    “既如此,在下便告退了。”

    苏牧见其这副样子,似乎有什么隐情蕴含其中,不过有阴阳圣教在这儿守着,想来出不了什么乱子。

    故而……心中这件事也算是落定了。

    他转身离开倒悬山。

    银甲、灿戟。

    缓步而行,恐怖气息似能压塌山河,英武若天神。

    周边山脉。

    “快看!快看!”

    “出来了!苏牧出来了!”

    最新网址:www.pp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