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温庭迟回过神仔细想一想,当初黎愿安病的多重他能不知道?

    但也只能继续询问:“但……黎愿安的这个病是要至少七八年才可能醒,除非……”温庭迟的眼眶湿润。

    “除非是有h-423。”

    苏柚接上温庭迟的话。

    这时候,门开了,是服务员送咖啡过来。放下然后就走了。

    “我弄到了。当年既然能有反击你查找我的势力,我就也有能耐拿到h-423。”苏柚接着说着。

    看着温庭迟的嘴刚要开口。

    “先见她?”苏柚开口,“这也是我来的一个目的,安安也想见你,她已经醒了有好几个月了,现在情况稳定交给你我也放心。”

    温庭迟没有被一时直接的喜悦冲昏头脑,他明确,先前动用这么多势力压迫苏柚,都没能让她把人交出来。

    现在苏柚倒自觉放手了,很难不让人怀疑,温庭迟看着她问道:“你出什么事情了?”

    “过几天出差,没办法照顾她而已。明天早上我把黎愿安送到你那,千万不要让她被黎家的人找到。”

    温庭迟也没有接着问,只是点点头。

    谭蓓霞头疼万分道:“小柚,当年……到底发生什么了?”

    发生什么,足够让她放弃巅峰时期,去“隐居”。

    看来苏柚封锁的消息还是很厉害的,连在娱乐圈的谭蓓霞都不知道。

    苏柚似乎是难以再一次揭开伤疤,“老师,我不想旧事重提了。”

    “也好!”谭蓓霞点了点头,“希望你可以早日走出阴霾吧。”

    “对了,既然你说你要出差,1号我可以先帮你接手,不过要明天你过来找我签合同。”

    闻言,苏柚眼底透露出感谢,连声答应并道谢。

    很快……三个人就各走各的了。

    温庭迟今天真的是喜出望外,像是狗血小说的霸道总裁中,女主跑了,又自己主动回来的感觉。

    临走时,苏柚看清温庭迟那张高兴的快要起飞的脸,真的就差去微博发文了。

    没错!

    当时在《舞台上的爱豆》录制现场的观光楼温庭迟和苏柚的对话,就已经描绘出,温庭迟的一切是为了黎愿安。

    以及黎愿安也是想见温庭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