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在低魔日常漫里做侦探 > 第二百四十三章 花开院

    相良诹一与野上冴子经过神隐空间截杀之后,坐飞机直到京都,都没再遇到任何阻击。

    在飞机上换了身衣服的两人在接应人员泷三郎的带领下来到花开院家落脚的偏僻区域的山上神社。

    ……

    “魄魕魔失败了。”

    还是那个酒店,两男一女此刻深感事态严重。

    依旧身穿酒红礼服的女人道:“相良诹一的实力出乎意料,严重超标,这是我的错。”

    西装中年男人斥责道:“玫瑰,你少说了一件事。”

    黄毛年轻人冷笑道:“你说宫本武藏被你手下吸了精气,活不过半小时,他现在活着到了花开院那老家伙那。”

    名叫玫瑰的酒红礼服女人看着西装中年人道:“三越,这也是相良诹一能力出乎意料的原因,我没想到他竟然能维持宫本武藏的性命,就连他师兄明神宗都做不到这点。”

    “甚至在新卫组,除了科学院那三个天才,能够依靠新进设备保住宫本武藏性命,也没有其他治愈类念力者能做到这点了。”

    三越问道:“我很好奇,他们为什么不去找你们新卫组科学院的三个天才,反而跑去京都找花开院家那老头救人?以你们对新卫组的渗透,如果他们找上你们,说不定早就得手了。”

    玫瑰道:“因为上衫源已经怀疑我们了,他们刚刚和上衫源分开,显然是合作了。”

    黄毛青年问道:“那么对于上衫源,你们打算怎么办?”

    “……”

    玫瑰沉默了一下,才道:“上衫源是新卫组不可或缺的战力,不能杀,也不能换。”

    三越质疑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狐一大人的意思?”

    玫瑰也有了情绪,不高兴道:“如果你们不信,可以亲自去问狐一大人。”

    三越起身道:“我当然会这么做,不过现在……”

    三越招呼黄毛青年转身离开:“京,我们去完成任务。”

    “是。”

    黄毛青年对着玫瑰邪魅一笑,跟着三越离开。

    ……

    京都,一颗古树之下,花开院清明和他的小孙子正在布置结界。

    一圈又一圈的注连绳围绕古树,每隔一段绳结上还挂着守护御守,白川流纸垂,最外围还有一圈杨成木栅栏围成的红色玉垣分割内外。

    突然,一阵阴风吹拂,身披盔甲的式神夜叉出现两人身边,对花开院清明躬身道:“清明大人,有人来到神社求助。”

    花开院清明布置结界的动作一顿,疑惑道:“这个时候是谁找来了?”

    花开院恭平道:“爷爷,我去看一下?”

    花开院清明看了看快要枯萎的古树,说道:“你去吧,小心点,如果是公家的人,别被他们忽悠做任何事,直接拒绝,现在没有什么事比古树重要。”

    花开院恭平听话答应:“是的,爷爷。”

    说完,便踏着风一般的步伐,闪动着飞速离开,好似某种传说中的镰鼬妖怪,驭风飞行。

    听风神社,京都千余座神社中不起眼的一座,但传承悠久,是四柱神社的分支,供奉的是日本四柱神。

    风神志那都比古、木神久久能智、山神大山津见和野神鹿屋野姬。

    不过四柱神社本身都不怎么有名,在日本众多神社中只能排在中流,所以未有多少人听过,最有名的当属风神志那都比古了。

    相良诹一与野上冴子三人在泷三郎的带领下来到这座山间神社。

    泷三郎跟神社的宫司说明来意之后,对相良诹一三人说道:“花开院清明虽然很久没有出现在世人面前了,但他在神职体系中的地位一直都很高,是最高阶的净阶。”

    日本神职由高到低,分为净阶,明阶,正阶,权正阶,和直阶。

    巫女之流不入品阶,一般本职巫女都是神主的女儿,助勤巫女则是外部聘用。

    而神社宫司一般会兼任神主之位,负责祭祀,是神社最大负责人。

    一般乡村神社的宫司要求是权正阶,县社要求正阶,一些官社,特别出名,在该地域的实力较大的别府神社宫司至少需要明阶职位。

    花开院清明位居的净阶还要凌驾明阶之上,必须是对神道有巨大贡献的神职人员才能获得,名誉与地位在神道界都是超然的。

    所以,花开院清明一开口,他其实可以在任何神社随意寄宿,神社宫司都会极敬侍奉,让他住的满意。

    加上他那一手货真价实的阴阳术,在灵子恢复的现在,可是神道界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

    相良诹一与野上冴子听到泷三郎的介绍,了然的点点头。

    “你们是谁?”

    没等到神社宫司找人回来,一个身穿神官服的少年已经走出:“找我爷爷有什么事吗?”

    少年出来后,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相良诹一手上的宫本武藏。

    因为相良诹一一直在给他续命,灵压与真气一直没有断过,少年很在意其中的灵压力量。

    野上冴子自我介绍道:“我叫野上冴子,是东京都警视厅的警察,我们来京都,是希望能请你们救这个老头子。”

    “警察啊,爷爷说不要搭理你们。”

    花开院恭平话是这么说,人却已经来到相良诹一身前,探了探宫本武藏脉息,翻了翻眼皮,奇怪的看了相良诹一一眼,道:“精气被吸走了,没救了,找个地方埋了吧。”

    带相良诹一几人来的泷三郎说道:“真的假的?少年人,还是叫你爷爷出来看看吧,这人比较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