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传令官的带领下,

    竹青一行人,登上了关隘,站在了雄阁之外。

    对于竹青竹雨来,他们之前都见过杨冬,因此没有特别的感觉。

    倒是蓝方,此刻心情有些复杂,甚至有些担忧。

    因为毕竟自己并非受邀而来,而是被竹青大哥带来的。

    杨公又会不会收下自己呢?

    正当他心怀忐忑的时候,雄阁的大门缓缓打开。

    与此同时,一道年轻帅气,英姿飒爽的人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们总算是来了,本公可是等你们很久了。”

    竹清竹雨闻言,立刻躬身行礼,

    “杨公,好久不见!”

    “是啊,确实有些日子没有见过了。”

    杨冬轻轻点头,目光掠过竹青和竹雨,落在蓝方身上,而后微微疑惑,

    “这位是……”

    “哦,杨公,忘记给您介绍了!”

    竹青拍了拍脑门,恍然大悟道:

    “这位是蓝方兄弟,和我相交莫逆。他听闻杨公在雄关,便也想过来帮帮忙,杨公您觉得呢?”

    蓝方?

    杨冬微微蹙眉,他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似乎在哪里听过。

    而一旁的蓝方,此刻也终于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

    呐!

    大名鼎鼎的杨公,竟然这么年轻??

    有那么一刻,蓝方甚至觉得,竹青在骗他。

    可他转念一想,能坐在雄阁里的人物,怎么可能是竹青编出来的?

    于是他短暂的失神之后,赶忙躬身行礼,

    “在下蓝方,见过杨公!”

    “杨公应该不认识我,但是我对于杨公的鼎鼎大名,却是如雷贯耳。我们家老……我父亲他,也在为杨公做事。”

    到这儿,杨冬总算是想了起来。

    他周围的人之中,只有一个姓蓝的,那就是笑笑生前辈。

    “你是笑笑生的儿子?”

    “是的,杨公。”

    “既然如此,那就留下来吧。正好本公打算好好教训一下这些反叛军,你就也留在这儿出一份力。”

    完这句之后,杨冬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了起来。

    “闲言少叙,客套话本公也不多提了。叫你们过来,是有事情要安排。”

    完这句,他转头望向竹雨,一脸认真的问道:

    “最近在蓝翔书院,学了些什么?”

    竹雨闻言,立刻如同乖宝宝一般,轻声细语道:

    “其实也没学什么啦,书院里的那些先生,各个都是老顽固,他们甚至还没有将您当初留下的那本初级数术教材完全参透。”

    “而我呢,没有办法,只能开始自学中级数术。不过杨公,中级数术真的好难,你确定我们能学会么?”

    杨冬闻言,心底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那些蓝翔书院的大佬们,都没能参悟透的东西,竟然被一个丫头给看懂了?

    这要是放在后世,活脱脱的就是个数学才啊!

    不过表面上,他依旧是一脸平静。

    “学以致用,才是良策。你现在学习中级数术,进展虽快,但却要与实际相结合,切不可纸上谈兵!”

    竹雨认真的点零头,微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