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玄鉴仙族 > 第六百八十四章 天色既明

    这清凉之光流淌而下,尘蒙一片的升阳府复又亮起,这太虚的蒙昧之念如同积雪遇炽光,消失的干干净净,海水重新荡漾,莲花再度盛开。

    李曦明只觉得一股冰凉清静之意在升阳府流淌一周,如饮冰雪,心头的蒙昧消失得一干二净。

    ‘符种消了这蒙昧!’

    他心中冲起欣喜之意,灵识透出升阳府,窥见无边暗沉,空无一物,底下天光灿灿,一口冰凉之气沉在舌下,甘液在喉沁出,蒙昧之念已过。

    此刻灵识已经随着升阳府脱离身体,所谓的‘口’其实就是升阳府,只是灵识无所指代,用固有感官替代,故而觉得是口。

    而口中的冰凉之意就是升阳府中的神通了,眼看符种显威,一口气闯到最后一道关隘,李曦明欣喜退去,不敢大意,只紧紧闭口。

    “还有无穷幻想!”

    于是眼前虚中生有,旌旗飘扬,黑暗之中踏来金色,马嘶声嘈杂,呵斥声动天,竟然显现出一支兵马来。

    这群人尽数着金甲,相貌各异,持戈持枪,一个个活灵活现,为首之人头带凤翅盔,用面具遮掩容貌,骑高头大马,手执缰绳,踏空而来,当手持金枪,抵在他咽喉上。

    “喝!”

    霎时四周围满金甲之人,张剑拔弓,皆用兵器制住他,李曦明低眉望去,自己两手空空,身着素衣,不过一凡人之躯罢了。

    “你乃何人!”

    远处的景色越发清晰,竟然已经到了山谷之中,这将军抵住他咽喉,喝道:

    “为何在此处!”

    李曦明晓得神通在口中,不肯开口,这将军且疑且怒,两边的亲卫皆逼问起来,千人一声,如雷霆轰鸣。

    这点阵势,哪能恐吓到李曦明,他并不说话,这将军大怒,信手调马而去,带着众亲卫如风般散了。

    李曦明才松了眉头,四下不知哪处窜出条黑纹虎来,一口咬上他小腿,只听喀嚓一声干脆利落,这虎的牙齿钩了皮肉,脱出白骨和筋来,血浆四溅。

    李曦明痛极,挥手去驱赶,身后又窜出一条紫色脑袋的大蛇来,瞳孔浅黄,滑不溜秋,一口将他胸膛撕开,叼了皮肉走了。

    他伸手去捂,只摸到几根光溜溜的肋骨,一只三角扁头的蝮蛇正跳起,一口气钻进他肚子里,将他的肠子扯出来热乎乎一串,撒得满地都是。

    各式各样的毒虫猛兽从角落扑出来,争相抢夺他的躯体,李曦明模糊中闭口不言,渐渐忘了身处何地,只知神通在口中,不可张嘴。

    很快众兽散了,大雨滂沱,电闪雷鸣,那将军又率人至此,搬来一口大铜鼎,烧得通红,热油滚烫。

    他道:

    “你乃何人?”

    李曦明仍不肯应,遂见自远而近拖来一众人等,为首者白发苍苍,老态毕现,正是大父李玄宣。

    两侧的甲兵取出板来,黑漆漆血淋淋,打了老人五十板,又来问他,见他不答,各自取出血斑斑的锉刀来,开始锉他五指。

    老人哀声震天,李曦明仍闭口,直到五指锉尽,这将军拎起老人,放在油锅之上,冷声道:

    “言姓名免之。”

    老人血滴鼎中,油泡溅起,烫的都是滚泡,沙声请求,李曦明不应,闭目不看,这将军只好松了手,向左右吩咐道:

    “这妖人术法将成,不可留也。”

    于是两侧上来甲兵,一人执枪,正中刺进胸口,发出兵器入血肉的闷声,另一人挥刀,脖颈一凉,眼前天花乱坠,李曦明差点松了口。

    昏昏沉沉过了片刻,眼前冒出一片幽暗,两侧铁锁沉沉,越过臂弯、两颈系在腰腹上,沉得他抬不起头,两道冰凉目光正落在他面上。

    左右正站着两人,一人手持批文,小字如蚁蝇,依稀见着些“九幽鬼使”、“十代慈王”的名号,李曦明既不开口,这两位勾死人也不问他,一路到幽冥去。

    李曦明望见一片倒塌城墙,遍地铁牌,两只小鬼正用着纤长的勺浇铜汁,滚烫通红,不由分说,将他掷进去,用两根勺子推搡进铜汁中,熟练地勺起铜汁浇他。

    这铜汁穿胸烂肚,烫得他几乎去了意识,若是肉体凡胎,早痛得本能失声,非意识可免,好在这是灵识之体,勉强可以控制。

    浇罢一回,小鬼将他捞起,遂听一鬼出声道:

    “难得见这样好折磨的鬼,人间的鬼恐怕不多了。”

    另一鬼答道:

    “可不是么,府君闭关,『上巫』『鸺葵』迟迟无人归位,人死即死,哪有什么鬼可言。”

    两人将他翻过去,铁杖碓捣、火坑镬汤、刀山剑林一一试了,半途勾死人带过去一白发老头,一鬼呼道:

    “大人,带的哪位道友?”

    这勾死人侧身站在老头身旁,答道:

    “是迟尉道友。”

    李曦明差点吭出声来,抬头去望,果然见勾死人身旁站着个老头,身着青池服饰,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小鬼看了他一眼,笑道:

    “可有冤屈?大王在天上看着,他是十代慈王,你开一开口,便将这人打落。”

    李曦明挣扎了一下,垂头不语,连一句呻吟都没有心中昏沉之至,小鬼咬牙切齿,越发狠厉地以刀锉他,尽数受遍了,上头道:

    “此人阴狡,发去沧海作女子。”

    李曦明闷沉地跟去投胎,终于眼前一亮,这下连口中含着神通都记不得了,唯独念着不能开口。

    他左右环视,生在富贵之家,可偏偏百病加身他不肯开口吃饭,也不肯服药,偏偏性命无忧,可不服药,百病便痛苦不济,咬牙不出声,家中只当作哑女,生得极为美丽。

    却见她从不进食,早时试着硬掰,嘴唇抿如铁浇,无论怎样都撬动不了半点,明明不曾进食,一日日却长大起来,父母遂暗中生惧。

    可卧病在床,口不能言,偏偏生得美丽,于是亲戚往来,不知真相,常常以言撩拨,暗暗揩油,一直长到十六岁,苦不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