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气急败坏的样子,侯飞擎挑了下眉,不置可否。

    “我倒也是听说了,不过我想,那东西既然那么厉害,那他们怎么没有趁胜追击拿它来灭掉进犯的北渊军,反倒只是小打小闹在大范围内炸了九次,之后便再无动静?”

    这话算是问到坎节上了。

    这事蒲甲狄也是回想了一路,他眉毛压下,深褶的眼皮下,一双眼睛透着凶悍犀利的神色:“想必这东西不能轻易使用,或者使用是有次数或其它限制,但仍不太确定,你这次坑了我,便借我些铁林军。”

    侯飞擎跟他都是纵横疆场的老将了,有些事情不必言明便能达到心灵相通,他知晓蒲甲狄这老东西明着是来兴师问罪的,可真正的目的如今也就不言而喻了。

    侯飞擎拥有这么一支精锐骑兵,不足万人,当初选拔百里挑一,其战斗力极强,作战时像虎豹一样勇猛,且战术灵活、智勇兼备令人生畏,尤其那一身定制装备造价十分昂贵。

    侯飞擎一听,立即抠门道:“你倒是张口就来啊,铁林军损失一员,便足以叫我心痛了。”

    “少废话,你借是不借?”

    蒲甲狄横眉怒眼,他当自己乐意来“低声下气”求人吗?若非他那支骑兵恰好当用,他才不张这嘴呢。

    “我知你是想让铁林军打前锋,以其坚硬的铠甲抵挡爆破,可避免重大伤亡,但这件事情并不简单,既然是那个姓郑的将军夫人来了,想必她定是还有后手,这个女人可是一个狠人,当初在六国试兵上我就看出来了。”

    堂堂一国大将军,讲起一名妇人来,口吻却带上了些郑重与忌惮,这事传出去谁会信?

    “一个女人罢了,有何可惧的?”蒲甲狄还在嘴硬。

    可下一秒便被侯飞擎当场拆穿:“就是一个女人,你退了。”

    两人倏地四目相对,彼此眼中都有着互不相让的锐利锋芒。

    最后还是侯飞擎退了一步,他道:“要对付她,还得是公输即若来了才行。”

    一提及公输即若,蒲甲狄脸色一下变了,他轻哼了一声:“老子可请不动这座大佛。”

    侯飞擎一笑:“不必你,我去喊了。”

    哪想蒲甲狄闻言嗤了一声:“好像你喊就管用了似的?”

    侯飞擎当即严肃下表情:“我喊当然不管用,可他却有一个秘密在我手上,拿它喊人,便绝对管用。”

    秘密?

    见侯飞擎一脸神神秘秘的自信模样,蒲甲狄满头雾水,将信将疑地问道:“他真会来乌堡?”

    “他已经在路上了。”

    他笃定的话让蒲甲狄一愣,十分诧异。

    这是个什么重大的秘密,能让平日里连国君的命令都爱答不理的公输即若随叫随到?

    这……这也太特么的叫人羡慕了吧。

    蒲甲狄抹了一把脸上的大胡子,咧出白牙凶狠道:“若有他助阵此战,无论那宇文郑氏耍任何手段,都休想在器械兵种上占得便宜了。”

    ——

    一条人迹罕见的小巷子里,一名包裹严实的人影正与一名小乞丐接头。

    两人站落在树下,小声说话。

    “怎么样,效果如何?”

    “贵人放心,按照您的吩咐,咱们都在这附近传扬开来了,我瞧着各处的人都在津津有味的讨论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