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先前向女皇帝出手那人,你认识的吗?”

    短暂震撼之后。

    婵红衣很快便调整好了情绪,转而问道。

    作为曾经的一宗之主,怎么说也是从死人堆爬出来的,何况魔道本身就沾点百无禁忌,她心态自然没得说。

    因此。

    尽管内心底依然压抑,存着诸多对那位帝尊的疑惑与忌惮,但起码不会在外人面前,失了分寸,乱了阵脚。

    “没印象。”

    闻言。

    易清岚也是愣了半晌,似乎陷入了回忆。

    只是被天道意志投影鸠占鹊巢后,受冥冥天意的影响,道一气机也随之发生变化,跟前世有了很大的出入。

    就连她这个小师妹都认不出来了。

    “派人去打探一下呀,我感觉他应该还没死。”

    婵红衣左右环顾一圈,压低声音讲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看他实力不弱,多个盟友,多分胜算嘛。”

    “女皇帝是谁女人她们不清楚,你还不清楚?”

    易清岚瞥了她一眼,没好气道:

    “我们跟她再怎么斗那也是我们自己的家事,关起门来随便怎么折腾,让个外人掺合进来,出了事你负责?”

    她们虽然没和东云月见过面,但双方都是聪明人。

    也知晓对方的底细。

    事实上。

    无论是东云月也好,她们也罢,不需要相商,彼此之间早已经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约定,那就是点到为止。

    说白了。

    所谓的侵略战争,无非就是她们双方的博弈,东云月攻,她们守,赌注则是未来的家庭地位,以赢家为尊。

    而这场斗争最终的结果。

    遭受苦难的注定只有蓝星和神羽的底层修士,至于她们,顶多给对方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不会伤及性命。

    倒不能说她们丧尽天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