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已经知道了。”

    蒋瓛点了点头。

    京城内发生这样的事情,锦衣卫不可能不上报回去,他又说道:“陛下很关心殿下,让我马上派人去查,尽快把着火的原因查清楚。”

    按照他的专业判断,以及从专业的角度分析,大概查不出什么,朱棣一定有问题,这场放火的背后水很深,没有那么简单,但是必要的流程还是得走一遍。

    把这个流程走完了,再等朱元璋的指示。

    朱棣听着心里便是冷笑,什么很关心自己,听得出来那是蒋瓛的客套话。

    朱元璋或许过问一句,但肯定不会到关心的程度。

    只不过,朱棣也需要礼貌一下,拱手道:“那就麻烦蒋大人,我也不知道为何有人放火,唉……近段时间都没得罪过任何人。”

    蒋瓛连忙回了一礼,低声道:“我们会查的,还请殿下回去休息。”

    他们锦衣卫的人,很快就给朱棣安排了另外一个住所。

    此时,天已大亮。

    太阳从东边天空升起,把大地照亮。

    朱棣站在阳光之下,看着锦衣卫给自己临时安排的宅邸,笑了笑道:“锦衣卫的安排,还是挺好的。”

    他们锦衣卫没少抄家,旗下的房产也不少。

    这个宅邸,就是抄家了某个倒霉蛋官员得来的。

    徐妙云紧张地拉住朱棣的手,在耳边轻声道:“夫君,昨晚……”

    以她对朱棣的了解,可以肯定昨晚的失火很不简单,朱棣绝对有什么事情瞒着锦衣卫。

    也瞒着了她。

    “昨晚失火,确实麻烦啊!”

    朱棣回了一句。

    这种事情,不太方便让徐妙云知道。

    何况他能猜到身边肯定还有锦衣卫盯着,就算有什么要和徐妙云聊一聊,现在也不是时候,姚广孝给自己的书信,他还不敢打开来看。

    “我们休息吧!”

    朱棣轻声说道:“基本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过,一定很困了。”

    “好!”

    徐妙云只好放下各种想法。

    他们一起进了屋内,锦衣卫还安排了几个下人伺候,简单地收拾一下东西,就能正常地休息。

    徐妙云确实很累,没多久便睡着了。

    朱棣坐在房内,沉默片刻,小心翼翼地把姚广孝塞给自己的书信掏出来,埋头在被子里面,借用微弱的光线看完了上面的内容,内心顿时惊慌不已,不敢相信自己不在的时候,北平发生了那么多事情。

    怪不得每一年回来,朱高炽都有点奇怪。

    原来是这样!

    朱棣感到很难以置信,又是很愤怒,尽管姚广孝的书信里面没有详细写明下毒等,能让朱棣怒不可遏的操作,但是也写了朱高煦兄弟二人,控制朱瞻基的事情。

    “那两个混账!”

    朱棣不由得大怒,把书信揉成一团,攥在手心里面。

    他也没想过,那两个混账的胆子如此之大。

    不仅他们,还有姚广孝,这个妖僧竟敢做得如此大胆。

    本以为放火已经很大胆,特别极端了,但还有更极端的。

    只不过,以朱炫对姚广孝的了解,能做到如此一点也不意外。

    姚广孝差不多就是个疯子,一心想着造反,想要屠龙,但他朱棣又偏偏很看重这个疯子,认为姚广孝就是自己的知己。

    并且,在姚广孝的书信里,写明了一切都是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