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平公主上下打量绘千墨一番,“你真会有这份好心,会求的父王放了姐姐吗?”

    绘千墨白她一眼,“公主,你要是信不得我,那就大可去向大王问上一问了。”

    “哼……”

    易平公主回瞪绘千墨,“我可是不信。”又向楚清颜道,“姐姐,我这就去问问父王,看他会耍的什么花样。”说着已是径直跑了出去。

    “绘千墨,你让大王放我出去,就是想让我下嫁于你,是不是呀?”楚清颜的声音中,已然有了几分不满。

    “不错!”绘千墨点了点头,“清颜,我真是不明白了,为什么你就这样讨厌我?”

    青梅有些忍不住,只向绘千墨喝声道,“你对清颜都那样无礼了,她肯定会讨厌你。”

    “你给我住口,这里可没有你说话的份。”绘千墨听的极为不满,只向青梅好一番斥责。

    “绘千墨,你还是走吧。”楚清颜掩身过去,似乎连多看他一眼,也觉的会是一种煎熬。

    “清颜,你当真不想和我走吗?”绘千墨不冷不热的问道。

    “当然!”楚清颜连头也是不肯回的。

    “哈哈哈……”绘千墨忽是大笑起来。

    “你为何发笑?”楚清颜只觉有些诧异,不得不

    回身过来,只用蔑视的口气问道。

    绘千墨有些得意,“清颜,孤城王已是给风白羽书信一封,若是你不肯和我走的,那你可曾想过后果?”话中已然带上了威胁。

    楚清颜心中一凛,“绘千墨,你倒底想要怎样?”话中也是软了不少。

    “风白羽对你痴情几分,若是让他知道,你已是身陷囹圄,想必会独来孤城国,到时候我肯定不会放过他。”绘千墨的话中,已然多带几分冷漠和恨意。

    “你……你……你想趁势对付白羽?”楚清颜只觉声音中,已然有了不少颤抖之音。

    绘千墨一笑而过,“清颜,我虽然恨风白羽,可是你若是应允,肯来下嫁于我,说不定我还可放他一马,否则的话……”

    “绘千墨,你真是一个无耻小人。”楚清颜在也难控情绪,劈头盖脸就来大骂道。

    绘千墨并不生气,“清颜,若是能让你开心,那你就来好好骂吧。”

    楚清颜有些无语了,面对这样的一个无耻男人,她真是有些无能为力,可是一想到风白羽的安危,只觉心中纠乱的生疼。

    “绘千墨,就当我求你了,不要为难白羽好不好?”楚清颜的声音很低。可是语气却很明显,那

    就是希望绘千墨能够开恩。

    “清颜,你不用求我。”绘千墨深呼一气,“本来我是也当风白羽为兄弟,可是他却要和我来争你。”他说到后话时,竟是忍不住咬牙切齿。

    楚清颜只觉有些苦笑不得,“我本来就不喜欢你,这和白羽又有什么关系呀?”

    “够了,你不要说了。”绘千墨的脸上凝出重色,“清颜,我现在就来问你,倒底肯不肯应的我?”

    “我……我……”楚清颜觉的左右为难,支支吾吾了半天,“难道你就非要逼我吗?”

    “清颜,并不是我来逼你。”绘千墨苦笑一声,“只要你同意下嫁于我,那风白羽不就会安然无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