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老爷的埋怨声戛然而止,差点从地上跳起来:“不可能!你们搜到什么了!”

    孟奇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二老爷,见旁边一直带笑的燕锦也皱起眉头,便问道禁军:“发现了什么?”

    禁军道:“花园假山里另有玄机,疑似有一条密道!”

    二老爷怒容一愣:“……”

    燕锦的神情也变得微妙了,眼底隐隐闪过一丝嘲讽。

    孟奇皱眉:“只是密道?”没有别的了?

    禁军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不止,属下发现密道后,便派人下去查看,不料进密道后没多远,竟发现密道里有人,而且对方自称是祁将军麾下的护城军,现在……正在花园里对峙呢。”

    二老爷、燕锦:“……”

    孟奇:“……什么?”

    他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了,眼底立刻闪过质疑的冷光:

    “在侯府的密道里,发现了护城军?身份确定了吗?不会是别有居心的人假冒的吧?”

    一说到这个,禁军的神情更尴尬了:“这个,应该是真的,他们人数不少,且都穿着护城军的盔甲,兵器和腰牌也都对得上……大统领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这名禁军似乎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书房这边已经搜查完,孟奇毫不犹豫,大步往门外走。

    “走,去看看!”

    二老爷和燕锦对视了一眼。

    燕锦低声道:“二叔,我们也过去看看吧,不用担心,侯府出不了大事。”

    二老爷立刻听出了他的意思:“真的吗?”

    “您放心。”燕锦一语双关地道,“我自有办法。”

    密道被禁军发现,早在燕锦的意料之中。

    他在纸条上也看到了霍岩被镇北军活捉,作为人证招供出了侯府密道一事,昨天晚上就被抓进宫中,成了君长渊剑指侯府的“四件大案”之一。

    燕锦也是这时候才得知霍岩的去向。

    霍岩此人,本就是他身边的小厮心腹,本事不强但胜在机灵。

    在昨夜侯府被镇北军包围后,燕锦为了弄清楚府外发生了什么事,派霍岩从密道离府,结果他却一去不复返。

    要不是大长公主送来的消息,燕锦都不知道他已经成了君长渊手里的人证。

    孟奇这趟过来,除了是来找“勾结土匪”的证据,也是要搜查密道,验证霍岩所说的是否属实。

    燕锦对此并不慌乱。

    相比起镇南军勾结土匪这种大事,一个密道算不了什么,顶多是被陛下申斥而已。

    二老爷虽然不明就里,但他知道燕锦的头脑一向好用,而且燕家人向来护短,坑谁都不会坑自家人。

    “好,二叔信你。”二老爷放下一颗心,拍拍燕锦的肩膀,也不再多问。

    叔侄二人很快跟了上去,与禁军一起赶到后花园。

    后花园里的情况着实有些微妙。

    不少禁军都包围在假山旁,神情略带戒备,隐隐包围着中间七八个身穿盔甲的护城军,双方僵持对立着,身上看起来还有些狼狈。

    “大统领来了!”禁军一声高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