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了杨秀文的遭遇,连一旁的银杏也忍不住抹了眼睛,她觉得自己的身世够凄惨了,跌得了病死,娘就带着弟弟跑了,留下她一个人孤苦伶仃。

    没想到这世上比她苦的人还更多!

    柳小文倒吸一口凉,没想到杨秀文的遭遇那么惨,“陈耀祖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真的该死啊,送他下十八层地狱都便宜了他!”

    杨秀文再度磕头,“求夫人替民妇申冤,民妇别无她求,只想让爹在九泉之下也能安安心心。”

    “我会帮你的,你放心,这种人渣就该死,之前只想着她与你成婚还欺瞒她人,只有你站出来还能给她定罪,如今才得知她手里竟然还有人,那更好,这辈子就休想从牢里面出来!我定然会让她要么死,要么一辈子都在牢里蹲着!”

    柳小文义愤填膺,替眼前的女人感到不平,即便生活如此磨难,她那双眼睛也坚定无比。

    “杨夫人,你受苦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你的冤屈我绝不能坐视不理。”柳小文亲自把她从地上拉起来。

    同时又有些疑惑,“你为何不与陈耀组和离?”

    “我再等一个机会,他想攀上有钱人,想要娶

    别人家的女儿就得回来休我,只要他敢回来我就敢跟着他找到他要娶的那家人,把他做的事公之于众!”杨秀文眼中流露出极大的恨。

    只有恨极了一个人才会做出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

    “这样做就不怕陈耀祖榜上的那家人把你害了吗,或者陈耀祖亲手把你害死,他能傍上有钱有势的人,手里肯定也有点手段的能力,你怎么能跟他对抗。”

    “我无所谓,孩子我都托付好了,我没什么可怕的,要么我死要么它死,总要做些什么才能对得起我九泉之下的爹,如果不是我,我爹也不会四十多岁就被人害死。”

    杨秀文哭了,很是哀伤。

    她的心难过极了,握着她的手安慰,“这不是你的错,这一切都是陈耀祖的诡计,她连跟你相遇都是计划好的,这种是她都已经做的得心应手了,难怪骗过了方家大小姐跟许家小姐,一件事做的多做的熟出错的几率就会小,可惜人在做天在看,恶人自有恶报,老天绝对不会放过一个作恶多端的人!”

    柳小文深知自己没有本事帮杨秀文解决这件冤案,当下她便做了一个决定,带着杨秀文母子二人去了

    京城,上了许家。

    连着几天到许家,许大人都猜到她来肯定又是有新的发现。

    柳小文把杨秀文带到跟前,复述了一遍杨秀文的事,请求许大人替她申冤。

    许夫人在一旁听着,气得浑身颤抖,“真的受够,这个世上怎么会有一个男的把恶事做尽,杀人偿命啊!”

    “简直罔顾朝廷律法,我身为朝廷命官,岂能坐视不理,这是我来解决,我倒要看看这清水县的县令有多大的能耐,连杀人犯都能包庇。”许大人听完,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当下就要去清水县。

    一位四品官员,根本轮不到她去做这种小事,却说要亲自去一趟清水县。

    柳小文觉得可行,“正好把这事提上日程,三天后就是方家的生辰宴,还来得及,咱们正好把陈耀祖的罪证带上,三天后把她打入大了,她的好日子也该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