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妍蹙眉,看着顾臣彦。

    这是……终于要说出真相了吗?

    顾臣彦冷漠的看着程虎。“顾家人?他是哪门子的顾家人?”

    顾哲宇也愣了,蹙眉紧张的看着程虎,小声开口。“别说了……”

    他不是顾兴业的儿子,亲子鉴定还在那摆着呢。

    程虎抬手,示意顾哲宇别说话。

    程虎哼了一声。“顾臣彦,你爷爷,不是只有顾兴业一个儿子。”

    顾臣彦的脸色越发暗沉。

    “当年,你爷爷作为一个出山村闯荡的年轻人,在老家早有妻子和儿子,那时候的山城老家风俗落后,夫妻二人只要拜了天地就是夫妻了,根本不知道还需要领结婚证来绑定这段关系。”程虎冷笑了一声。

    “后来,你爷爷好高骛远,不满足于山村的贫困,就想出来闯荡,留下他已经怀孕的发妻,独自离开。”

    “他的妻子像是傻子一样,日日夜夜盼他回来,可惜啊……那个负心之人,再也没有回来过。”

    程虎冷笑起身。“妻子独自抚养孩子,收到了你爷爷的死讯,她伤心欲绝,却也没有选择改嫁,而是一个人艰苦的待着孩子长大。”

    “很多年后,妻子生下来的儿子得了重病,脑膜炎,在那个年代,是要命的病。”

    程虎在说这一切的时候,眼底满是恨意。

    “是那个妻子,背着生病的儿子,挨家挨户的磕头,祈求,借钱,凑够了治疗的费用,带着儿子前往海城求医。”

    “为了能留在医院照顾儿子,能让儿子好好住院,妻子选择在酒店打工,在超市当收银员,她一个人打很多份工作,可突然有一天,她在那么高端的酒店看到了一个长相酷似自己丈夫的男人,穿着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被人簇拥着。”

    “一开始,妻子并没敢认那是自己的丈夫,问了名字,也已经不是丈夫的名字了,她没有多想,继续打工,照顾儿子,直到有一天,两人在酒店偶遇,男人先认出了女人,以为女人是来要钱的,让人给她一笔钱,带着孩子回山城,就当从来没有在一起过。”

    妻子是男人的污点,因为男人这个时候已经有了新的家庭,自己的儿子。

    他为了让自己创业成功,娶了当年家世显赫的会长女儿,得到了很多的便利和一手的资源。

    “妻子悲痛欲绝,孩子病好后就带他回家,想着断绝关系,从此以后再不往来。”

    “可惜好景不长,傅家作为顾家的死对头,查到了你爷爷的把柄,就去山城把母子两人以你爷爷的名义骗了出来,以此要挟。”

    “你爷爷坚决断绝关系,甚至想要除掉这个让他成为污点的女人和儿子,傅家看母子两人还有利用价值,就把人留在了身边。”

    “傅家老爷子……秘密资助妻子和孩子成长,给了他们新的身份,后来这个孩子就进了顾氏集团,成了顾兴业的助理,成了他最信任的人。”

    这就是程虎口中的来龙去脉。

    许妍一直安静的听着程虎讲。

    他居然是老爷子的儿子,和顾兴业是血缘关系的亲兄弟。

    呵……还真是讽刺啊。

    所以从一开始,算计顾家,算计傅家,算计一切的人,就是老爷子的这个儿子?

    也就是程虎?

    所谓的先生,根本不是程虎背后的人,而是程虎本人。

    一直在谋划,一直在算计一切的人,也是程虎。

    可程虎今天突然自爆身份,是胸有成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