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我李余的学生只有我李余能欺负,旁人谁要是敢欺负,我可是会犯病的。 ”李余冷笑一声,声音里带着几分冷意。

    听到李余这么说,李景隆松了一口气,“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说实话,李景隆是真担心自己这个状元内弟还没来得及光宗耀祖就死翘翘了,不过此时有李余这句话,李景隆的心才是真正的落回肚子里了。

    现在整个大明,谁不害怕犯憨病的李余啊?!

    陛下对犯病的李憨子都是又爱又恨还得哄着呢,其他人……呵呵……你还不都是渣渣啊。

    “李余,明日袁容琼林宴上,陛下又得一番考校,你可得多帮衬帮

    衬。”袁氏兀自担心的问道。

    “搜夫人想多了,琼林宴我可去不了,再说了,这琼林宴估计要泡汤了,估计只有殿试了。”

    朱元璋要发大招,殿试后估计这琼林宴就变成了杀人的骇事了。

    ……

    暴风雨前总是宁静的,是夜,上榜举子呼朋引伴,酒楼茶馆,唱诗说书,欢声笑语,谁都不会想到明日会有一场围绕科举开始的腥风血雨。

    刘三吾作为本次考官,又是南方士子的领军人物,科举榜单一出,他的府门就没断过人,陆陆续续学子、官员拜访。

    因为这些天忙于科举,阅卷结束后,自然就捞得两日休息,而这两日也正好是他接待学

    子、宴请亲朋的时间。

    刘三吾很喜欢同乡晚辈的拜访,尤其是肯定会走上仕途的同乡举子。

    当然,不仅仅只有同乡学子,还有同在京城为官的同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