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刃上沾满亡灵浓腥黑色的血,一层黏稠的石墨凝结在刀身上。

    恩特一次又一次地划破浓雾,空气里留下透明的刀痕。

    拳爪并用地砍杀随便哪里钻出来,厮扑的亡灵。

    期间,还要留神防备时不时从头顶砸来的曲棍。

    “有点麻烦呢,”

    乍一看,恩特就像是在纵横交错地临摹书法一样。

    “啊吼——”

    被砍掉半截身子的亡灵形体扭曲,分成两个。

    像是从地上跃起的长蛇,磨着自己锋利的爪子,趁其不备,一口狠狠的咬向恩特的右肩。

    “唔…”

    右手汩汩流下的血珠洗去了刀身上的墨色,恩特脸上微微一颤,克制疼痛苦楚。那双摄人心魄的眸子缓慢的一张一合。

    道道迅疾如闪电的魔息搅动全场,来回穿刺,击溃一大波亡灵。

    “好累呀,”形成习惯,霍金斯毫无慵懒之意的打了个哈欠,眉眼中透着诡异,

    “让这场战斗,结束吧。”

    霍金斯抓住空挡,全力起跳,从天心一点洒落,电磁光弹轰向恩特。

    恩特一拳破开黑影浓雾,直接对轰霍金斯。

    猛地后跃,他避开重重棍击。

    交手过程中,恩特面对体术上能跟自己拼个旗鼓相当的霍金斯,暗施催眠。

    认真的闲鱼对上恩特的惑心双瞳,大脑突然开始缺血,意识混乱,目光渐渐模糊。

    霍金斯眼角微微抽动,对准恩特头部的攻击劈下没有命中,恍惚变招曲棍抵向喉管。

    一瞬间的破绽,恩特俯身直冲,反手钳制住他的手腕,两根腕骨同时折断。

    一脚踢向霍金斯的腹部,飞出去,摔了个七荤八素。

    异变徒生,还未缓口气,他却又被突如其来的数道铁链横扫。

    哗啦啦的噪声不断,冰铁链结结实实地抽打在背部,留下漆黑的痕迹,隐约有骨骼断裂的声音。

    五脏六腑顿感错位,胸部血浆和胃液热辣辣的一齐翻涌。

    恩特心下一惊,狂飙一口老血:“尼玛!不带这么欺负人的,那条疯狗这回…怕不是亲自出手了?!”

    负伤的他赶紧瞬移,消失在原地,藏匿于回忆场景中,亡灵的数量还在成倍剧增。

    观战团——

    贵宾们啧啧称奇,惊叹于大赛通过读取选手信息来构建重现他们记忆场景的技术。

    “不要以为自己高高在上就很安全,龌龊的观战者们。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们一个一个拖出来,彻底抹除!”

    彼时,画面躲在角落里的帕洛斯嘁了一声。

    冲天的雷光霎时刺向观战者的双目。

    转过一场场比赛角逐的视角,雷狮爆锤王座的片段,让雷蛰盛怒而起,拍桌大骂:

    “雷狮,你混账!”

    吸引了一波热度,观战人员发癫吐槽:“有意思,就算以前是雷王星的继承人,现在也不过是一个参赛者,竟然还敢跟我们叫板?”

    “哎呀~好一个霸气侧漏的三皇子啊,惊得人家心肝都扑通扑通的直跳呢~”

    打趣说笑后,光族亲王注意到影军统领的位置上空无一人,转而又看到一个被亡灵霸屏的赛场:早听说斯兰德曼那狗东西与漂流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今日看来,并非是空话…

    “老夫今天算是开眼了,”超能研究所所长笑道:

    “这般强缚肉身,这等拘魂愿力,确实能令困者无从挣脱,只能乖乖血战至死。”

    之前,影军统领斯兰德曼悄悄的离开了观战席,贵宾们交换眼神,会意一笑。

    “喂,真是奇怪,他不挺能打的嘛,看看,弄得满身狼狈~”虫族总督幸灾乐祸笑。

    “是啊,狼狈到…只身一人,曾经一度能杀进你们虫族老窝里。”不知道是谁接的,硬怼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