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确定要当街作恶吗?”

    周浩宇眯着双眼,严厉地呵斥道。

    然而,他这话却是惹得范老汉一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范老汉更是一指周浩宇,无情嘲笑道:“小子,老子我就当街作恶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这丫头可是我花了钱明媒正娶的媳妇,你告到哪里去都一样,占理的都是我!”

    “至于你小子?哪怕我们把你打一顿,到头来吃亏的还是你,你信不?”

    说这话时,一众人都是趾高气扬的,仿佛是有着什么依仗似的。

    “我还真不信。”周浩宇摇了摇头,正气道:“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可不是谁人多谁就占理的。”

    此言一出,惹来了范老汉一众人更加放肆的嘲笑。

    一人向前一步,狠狠地朝着地上唾了两口。

    “小子,说出来也不怕吓死你狗日的,我们在衙门可有人!你有种试试你报官后会发生什么!”

    听到这里,周浩宇可算是明白了这些人哪里来的底气。

    的确,衙门有人的话,他们欺男霸女还真就不用承担什么后果。

    不是说衙门不好、官府不好,主要是有那么一些蛀虫,的确是污染了这么一个圣地。

    尤其这个年代监管手段还不充分,这些蛀虫的数量更是异常的多。

    在这些蛀虫眼里,理也好,法也罢,全都是偏向于钱的。

    也就是说,谁掏了钱,他们便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谓是同流合污、沆瀣一气。

    范老汉一众人眼看周浩宇沉默不语,还以为他是被吓到了,一个个更加嚣张更加放肆了。

    一人缓缓走向周浩宇,吊儿郎当道:“小子,乖乖拿钱出来破财免灾,否则今天绝对没有你好果子吃!”

    周浩宇:“……”

    这人更是以为周浩宇被吓傻了,神色更是嚣张至极。

    丫头也是忍不住喊道:“老板,你快跑啊!这些人不是东西的!”

    这话给丫头赚来一记重重的耳光。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了?”

    看到这一幕,周浩宇双眼紧紧眯了起来,心中的怒火也是沸腾起来。

    难以想象,在龙京居然还有如此嚣张的人,他们这跟黑恶势力有什么两样?

    “小子,拿来吧你!”

    靠近周浩宇的人已经探了手,打算搜周浩宇的身了。

    然而,不等他开始,胳膊却是被周浩宇瞬间抓住了。

    “你他妈想干啥?”

    这人刚骂出口,下一刻便如同一口破麻袋般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周浩宇动了真怒,这一记过肩摔也没有留情,当然了,也没有全力以赴,否则这人当即就要被摔死了。

    饶是如此,这人也是痛得宛如虾米似的,一下子便蜷缩成了一团,惨叫声更是连绵三里,可谓是撕心裂肺。

    范老汉一众人也是吓坏了,万万没想到周浩宇这看似文文弱弱的,居然还敢反抗,而且一出手就如此狠辣。

    “这家伙居然敢动手!”

    “兄弟们一起上,弄死他!”

    “别怕闹出人命!”

    短暂的呆滞过后,范老汉一众人仿佛疯魔了似的,一个个嘶吼着冲了上来,甚至连丫头都不看管了。

    他们嚣张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比他们还蛮横的主,自然是眼里容不下沙子了。

    面对冲过来的一众人,周浩宇眼中充满了厌恶,实在不想再让这些社会渣滓脏了自己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