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

    小琴低呼了一声。

    “压痛你了?对不住对不住,我,我是不小心的……”

    大磨惊慌失措,挣扎着要从小琴身上爬起来。

    女人修长柔软的手臂从他后颈脖子绕了过来,“别起来了,就这样……”

    帐子里陷入了短暂的静默,静默得连空气都开始紧张起来。

    紧接着,淅淅索索的声音响起,一件接着一件的衣裳从帐子里往外扔,扔到地上……

    天地分阴阳,阴阳调和,万物方能滋长。

    这一夜,守了二十七年的阳,终于遇到了与之调和的阴。

    这一夜,干涸了三年的寡妇再次得到了语录的滋润,枯木逢春,久旱逢甘霖。

    虽然事后已经立冬,可是今夜这屋里,却是春风几度,欢好无数。

    隔天,小琴醒过来的时候,浑身的骨头都在酸痛啊。

    帐子没有挂起来,帐子里面还残留着昨夜的气味,小琴面红耳赤。

    幸好身旁大磨的位置已经空了,外面院子里传来笤帚扫地的声响。

    小琴捡起衣裳一件件的穿好,然后下了床。

    大磨进来了,手里端着一盆水,上面还搭着一块干净的帕子。

    看到小琴起来了,大磨咧嘴一笑:“媳妇儿,院子扫好了,早饭也煮上了,就等你洗把脸咱吃饭了!”

    小琴诧异了,看了眼外面的天色,

    “哎呀,日头都起山了,我咋睡过头了啊!”她有点懊恼,更多的却是自责。

    作为新妇,成亲的第二天得起早来为夫家人操持早饭的。

    可自个……

    竟然还让男人为自己做了早饭,这要是传出去,别人肯定会说她不懂事!

    “你咋不喊我起来呢?”小琴问。

    大磨咧嘴一笑道:“你昨夜累了,我想让你多睡会儿。”

    “可是……”

    “没啥可是的,咱是两口子,不在乎这头一顿早饭谁来做,往后日子长着呢!”大磨又道。

    小琴只得点点头。

    再次看了眼大磨,心里都是感动。

    “大磨,你对我真好。”她道。

    大磨道:“你是我媳妇儿,我不对你好对哪个好?”

    小琴垂下眼来,脸红了。

    看到她这副脸蛋娇红的样子,大磨忍不住想起了昨天夜里……

    大磨有点口干舌燥。

    “小琴,你先洗把脸,我再去往灶膛里扔把柴禾。”

    丢下这话,大磨匆忙出了屋子。

    两口子面对面的吃完了早饭,然后一起带着礼品来杨华忠家这边请他们晌午过来吃酒席。

    杨若晴带着小琴的两个闺女过来了,俩孩子一宿没见着娘,都急了。

    小琴俯下身来,伸出手臂将一双闺女全部搂入怀里。

    亲亲这个的额头,又亲亲那个的额头,大丫头懂事一些,稍微腼腆一点。

    小丫头抱住小琴的腿,使劲儿的蹭。

    大磨站在一旁微笑着看着,眼底都是欢喜和宠爱。

    杨华忠和孙氏他们也都是微笑着看着这一家四口,大家如斯重负。

    而杨若晴却一直在偷看小琴,感觉今日的小琴,整个人比过去的那三年都美艳了很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