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路过的哨兵看到这一幕,面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他赶紧跑去训练场上找陈建国。

    他着急忙慌赶来,跟陈建国说了情况后,陈建国一时脑子嗡的一下。

    训练场一帮人都朝着孩子们玩闹的小土堆跑去。

    陈建国跑来的时候,看到两个孩子趴在炮弹旁边,一时紧张的额头全是汗水。

    只见,龙龙一手石块,一手铁棍,正在徒手拆弹。

    一旁的人想冲上去,被陈建国拦了下来,他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

    田文君这边,也听到消息赶了过来。

    她来的时候,现场就剩下她的两个孩子。

    甜甜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看着龙龙轻轻敲击着炸弹的接口。

    田文君面色惨白,双腿都软了。

    她一时受不了,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陈建国伸手扯住她的胳膊,将人抓得紧紧的。

    田文君紧张得都快忘记呼吸了。

    时间一分一秒走过,龙龙敲松接口的位置,逆时针轻轻转动起来。

    几圈之后,一旁的田文君身体更软了,只见龙龙仔细观察后,仔细观察撞针的位置,轻轻松松取出撞针后,陈建国这才松了一口气。

    陈建国松开田文举直接从山包上冲下来,一把夺过龙龙手里的撞针。

    他两个腋窝下夹着两个孩子往田文君身边跑。

    这会儿,田文君双腿发麻,瘫坐在一旁的小土堆上,整个人动弹不得。

    陈建国将两个孩子放在田文君身边,田文君抱住两个孩子,哇的一下哭出声。

    一旁的工兵已经在处理现场了。

    两个孩子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看到田文君哭,两人围在一旁给她擦眼泪。

    陈建国蹲在田文君身边,帮她擦掉眼泪。

    “好了,别哭了,孩子这不是安全了嘛,还是先带孩子回去吧。”

    田文举这才反应过来,她将两个孩子紧紧抱在怀里,好半天才撒手。

    陈建国给赵勇和王亮安顿一声,两人牵着孩子先回去了。

    一回来,田文君就瘫坐在沙发上动弹不了了。

    陈建国这会儿恨不得给龙龙屁股上几个巴掌。

    但他到底还不到六岁,还是个孩子。

    只是,龙龙能把炸弹上的撞针取下来,这真的是不简单。

    就连陈建国自己都不见得顺利取下撞针。

    陈建国忍着心里的怒火,深吸一口气,蹲在龙龙面前,双手抓住龙龙的双臂。

    “儿子,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要拧下那个撞针的?”

    龙龙淡定道:“二蛋叔叔说的,他说炸弹的原理很简单。

    就是拧开撞针,小心翼翼拔出撞针就行了。

    他说只要小心拔出撞针,炸弹就不会炸。

    这不是很简单吗?”

    陈建国一时愣住,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次算是幸运的,万一要是那个炸弹炸了,那就真的麻烦了。

    陈建国深吸一口气,严肃叮嘱道:“儿子,以后不能再这样了,你知不知道今天有多危险?

    你和妹妹要是受伤了,我和妈妈以后该怎么办?”

    “爸爸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陈建国现在想想,整个人后背都发凉。

    田文举被这么一吓,在大院缓了一两天才缓过来。

    这几天,龙龙徒手拆弹的事,在大院就传开了。

    几天后,田文君带着两个孩子回城。